地摊和色情经济行得通/浑水

我没留意太多中国的国策问题,略略留意过最近李克强提倡地摊经济,然后又因政治理由低调撤回。隔了一阵,好像四川又说自己要开放色情行业。很有趣,妙得很。

有一个有名故事,大意如下:奥地利经济学派老祖宗米尔斯,没看过苏联的经济数字或做任何考察,但他单凭奥地利学派的原则做演绎式推论,如同福尔摩斯,坐在办公室凭观察和有限表证,推敲出共产主义反人性和经济假象的结论,为后人称道。

懒人看中国经济也当有此觉悟,说真的经济数字什么都不可靠。精选有用材料推敲,像史学家的推论方式比把玩数据和统计模式更精准。

以常识经济学原则去推论,更细致更细分的经济生产单位,是可以推动到大经济,把效率极大化发挥,地摊经济就是这类模式。

大企业和大公司要求的是管理和管治,当中必有内耗,地摊经济却省掉这问题。中国厂单不够,小型地摊经济如果做起上来,可消化部份产能;地区性地摊经济有内在生态规则,街坊之间的口耳相传比广告行销更有效率。

不计引入外资商业模式,任何发展中经济体都是依赖本土小经济单位做起的部份,然后经历行业重组、整合才变成支撑社区的行业。做地摊可消化生产线上游产能,又出到货。既可养活自己,给市民的人生和事业规划多条路。

色情经济也一样,每个社区都不能否认这类“黄色”经济圈存在,那是来自人性根本需求。把地下经济地上化,行业合法化,绝对帮到经济产量,只是社会能否承担道德问题、有伤风化等成本。

3大问题碍路

地摊经济无问题,但提倡地摊经济却是问题,尤其是政治问题。

第一个当然是格调问题。泱泱大国讲搞地摊成何体统,由领导人提倡走回头路难免令外人有感中国经济中干,才出此下策。

第二是牵动既得利益。财团和企业跟地摊经济多少有竞争关系,这点不必多说,大商户跟小商户的特殊互动关系也可见于香港。除政府外,提倡加大行业入场门槛和加强行业监管往往是现有玩家,那是因不想太多竞争对手出现。

最重要是秩序的改变和新既得利益者的成立,搞地摊经济一定涉及黑社会,城管又有特殊利益,如这些人勾结起来控制某些社会资源,自然又是另一个政治权力分布问题。

来源:《苹果日报》

免责声明:《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

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