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先投“知”,后投资/麦传球

在经济衰退期间,我们应该投资什么?

如果你是个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的人,这可能是你现在的问题。即使你现在不思考这个问题,一旦经济衰退在不远的将来终于到来时,届时你也还是得思考的问题。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卡罗琳·霍克斯比表示,虽然经济衰退期间就业机会减少,但学生对大学的兴趣却在增加。事实上,她说:“自1960年代以来的每一次经济衰退中,上大学的人数都有所增加”。

这陈述似乎令人惊讶。其实,上大学的机会成本(一个人在大学期间放弃的工作机会)在经济衰退期间会下降,因为找工作、保住工作或升职会更难的。因此,这将鼓励和触发一些以前没有计划升学的人,报名上大专或大学。

简而言之,即使在经济衰退期间,生活可能会因为收入停滞或下降而过得更加艰难,但有些没有计划的人确实是付费上学了。所以,在某种程度上,高等教育是一个反经济周期的行业。

在投资方面,本杰明·富兰克林说,“对知识的投资会带来最大的利益。”

对于股票投资,如果你不是来自财经、金融或商业相关的背景,你可能会发现分析一家公司很难。

如果是这种情况,你只应该投资于你了解的公司,特别是你现在工作的行业。要不然,你可以投资单位信托,让专家帮你投资。

也可投资家庭关系

但是,如果你有兴趣学习技术分析,则无论背景如何,你都可以慢慢学习掌握。但是,你必须知道所学的技术分析是否足以让你解答投资理论上的疑问,还是实际上是可以帮助你赚钱的。这类似于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之间的区别。

基础科学是旨在了解基本问题的研究。应用科学是应用基础科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那你可以问问自己,所学的技术分析,是基础知识还是应用知识?

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你应该有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因为自己的事业和工作不会像以前那么忙了。当然,如果因为经济衰退导致收入降低而要多做一份工作,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可能是与你所爱的人,尤其是你的配偶共度更多时间的最佳時期。除了投资于为财富积累的知识外,与你所爱的人建立更融洽关系是生活中最重要的投资。

你的配偶是能够直接影响你生活的人,他就像你在公司里的商业伙伴,你是否能像发展一个伟大的事业一样来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你的生活伙伴或配偶,都是可以成就或毁掉你未来的人。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个好配偶或伙伴。借此机会祝我和妻子在6月22日“结婚31周年快乐”。

经济不景更应精进

普通人总是认为,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个人和企业应该保持低调,保住我们的资金或资本,以度过这个困难的时期。

但是,这可能会适得其反,对我们个人职业或业务的未来发展产生反作用。事实上,在经济低迷时期,正是为我们个人或企业增值的最佳时机。

在此期间,个人和企业将有更多时间做我们平时繁忙的日程之外的事情。就个人而言,我们应该用新的知识或技能来提升自己。当经济复苏时,我们就能以更高程度的技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否则,我们将错过提高自己技能的机会,因为当经济复苏时,我们将回到繁忙的日程中。

同样的,在经济低迷时期,企业将有更多的时间培训员工来提高员工绩效,为公司完善整体运作,制度或自动化等等。

当经济复苏时,升级了的业务操作流程,提高了的员工技能,翻新了的办公室或店铺等,将能够进一步增加公司业务和利润。

否则,要么在经济复苏时没有太多时间改善上述领域,要么实际上业务可能无法恢复,因为那些有远见的公司可能会蚕食在经济低迷时期没有抓住机会改善的同行。

总而言之,无论你喜不喜欢,在经济低迷时期,对你个人或业务进行改进,都是明智的决定。当然,你可能会说,我没有钱,如何提高我的个人知识或改进商业整体运作?

也许你应该问一个更关键或更具体的问题,“是什么导致我没有钱为个人或企业增值?”

我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会让你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你不提高自己个人或企业的水平,你将面临更加艰难或挑战的生活。当为了在生活中生存或出类拔萃,那改进就是必须做出的。

教育股有看头?

你可能会顺便问一下,教育行业会不会是一种新型的防御性股票?我会说,有些是,有些不是。

对于那些根据社会与科技发展而提供大量在线和技术相关课程的教育机构,他们将在未来表现出色。对于那些只通过传统渠道提供传统课程的教育机构,他们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失去市场份额。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公司从线下课程开始,到现在提供在线课程的原因。展望未来,我们将不再只使用人工技术和分析工具进行交易和投资,而是采用自动交易系统,机器学习和其他科技进行算法交易。

我们做人做事应该像广州大学的校训:博学笃行与时俱进,才能在生活和事业上再创新高。

你想要个人和持股再创新高吗?

想的话,可以先阅读我之前写的文章:

●2021年12月23日:投资操作6大“金”忌

●2022年03月09日:做个股市好“识”之“徒”

●2022年01月05日:2022,“从心”出发

反应
国际

中国严打补习行业有用吗?

7月末,中国政府颁令不许补习机构营利、融资或上市。

目的是减轻家长和儿童的压力,以免他们被生怕在中国竞争激烈的教育体系中落后于人的情绪所裹挟。官员们希望,随着时间推移,更公平的制度将鼓励夫妻多生孩子、增加人口。

这些都是值得为之努力的目标。但政府误解了问题所在。补习班之所以盛行,说到底还是因为教育体系缺乏资源来满足有抱负的中产阶级的需求。

这项禁令很可能会迫使这个产业转到地下——富裕的父母将有能力聘请家教。而对未来感到焦虑的中产阶级家长将不再能够负担得起补习——他们眼中的将提高子女成功几率的少数几项服务之一。

在1990年代,中国政府判断其需要扩大高等教育覆盖人群。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里,中国大力投资发展新高校并取得了看似惊人的成绩:从1998年到2018年,中国大学生的数量从340万增至2830万。问题在于这些新校的质量有云泥之别。

寄望养儿防老

精英大学的毕业生,如今几乎可以肯定将谋得高薪职位。末流大学的毕业生求职艰难。这种差距在中国父母看来非常重要,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高养老金,只能寄望于自己的独生子/女在他们年迈时赚得够多、能给予支持。

更糟糕的是,政府通过高考来管理高校入学,这是一项竞争激烈且影响终身的考试。

其本意在于选拔精英,但成功往往取决于不受学生控制的因素。例如,顶尖大学通常会给北京和上海的居民更多入学名额,因此更偏远地区的学生必须取得更高的分数——而这些地区的资源,比如说教师,本就有限。

可以理解,多数家长期望学校教到高考为止,他们也确实如此。六岁孩子在教室里练习标准化考试技能的场景一点都不罕见。但是,当一个考试能决定一个学生和一个家庭的未来命运时,仅仅相信有缺陷的学校系统是不够的。

因此,一个活跃的培训和补习班网络崛起,培育出一个价值约1000亿美元(约4221亿令吉)的行业。最近一项调查发现,92%的中国父母给孩子报了课外班,每年花费超过1500美元(约6331令吉)。

这是一个几乎完全寄生在焦虑情绪上的行业,这也是许多父母对政府实际上的禁令感到高兴的原因之一。

他们松的这口气持续不了太久。我认识一位在美国的老师,他在网上给中国内地学生上英语课,时薪超过45美元(约190令吉)。

加剧教育黑市

随着中国政府继续整顿,她和同行的收费将上涨。由于无法获得合法的补习,而且很难支付更高的价格,中国不那么富裕的家庭有可能进一步掉队,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压力。

想要一窥未来,可以看看韩国。在1970年代,韩国中产阶级的焦虑情绪也引发了民营补习行业的快速增长。

1980年,全斗焕的专制政府禁止了这种做法。几乎是立刻,一个欣欣向荣的黑市出现,政府被迫改弦更张。

到1996年,韩国家长每年把250亿美元(约1055亿令吉)花在私立学校上,超过了国家教育预算。

与此同时,传统的学校体系仍然是"臭名昭著"的竞争激烈——包括“成败在此一举”的大学入学考试,被比作“虐童”。

如果不进行真正的改革,家长们会继续感觉自己别无选择,只能让孩子去补习。

如果中国走上类似的轨道——而且看起来很有可能,那么其减少焦虑和不平等的目标几乎肯定无法达成。

幸运的是,有更好的方法。政府应该采取这类措施:给收入微薄的农村教师涨薪、加大努力弱化考试重要性、扩大对低收入家庭的学费补贴,以及改革课程以减少死记硬背的内容、更注重批判性思维以及有市场需求的技能,而不是禁止补习。 

当然,这样的改革不会消灭补习需求,但可能会动摇许多中国人的信念,即他们的孩子没有获得成功的平等机会。对于一个迫切希望提高生育率的政府来说,这将是证明其变得支持家庭的方式。

来源:彭博社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