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的马宁抱着的孩子,是他的长子。

30年代,马来亚英殖民政府要求舞台演出融入通俗歌舞,剧团申请的演出执照才获得批准。因此,一些进步人士只能够在一系列歌舞的演出中,穿插具有进步思想的戏剧。

当时的歌舞团,包括林子文(闽侨)创办的“美化歌舞团”;王庆澜君率领的“星加坡东亚牡丹男女歌舞剧团”;杨炳森、吴慕珍、杨炳元、吴丽丽等人组织的“吉隆坡蝴蝶歌舞剧团”;以及“彭亨星洲东亚影片公司”、“南国歌舞剧团”、“南洋歌舞团”、“时代歌舞团”等组织。



《谁先死》,是歌舞剧团演出的剧作。它是一部带有强烈的喜剧效果和讽刺社会的荒谬性。

马来亚华侨学校的话剧活动,30年代也相当蓬勃。根据笔者的调查,能够找到具体的演出日期、时间、地点、剧目名称和演出宗旨的记录,至少有50所学校。在那个时代,校园戏剧能如此活跃,这是一组非常令人兴奋的数字。

由于马来亚社会环境的压迫,促使马来亚各民族精英分子组成了“马来亚反帝国主义大同盟”。马宁则接受了马共宣传部的委任,担任“马来亚反帝国主义大同盟”宣传部长职务、《马反》反帝刊物主编,同时,成立“马来亚艺术联盟”(亦称“马来亚普罗文学艺术联盟”,通称“普罗艺术联盟”,简称“马普”)担任主席,也为“马普”出版了一分公开的文学刊物——《南洋文艺》。“马共”应用文艺,在政治上反对帝国主义和争取民族自觉运动。(参见朱德模编著,《作家马宁传奇》,福建教育出版社,1989年,第261页)

1932年5月1日,《南洋文艺》发刊销售,收录了马宁的一篇独幕剧——《女招待之死》。

成立“马来亚艺术联盟”



在马共领导的支持下,仿效中国“左联”的“马来亚艺术联盟”在马来亚成立了。马宁的一篇《英属马来亚的艺术界》,透过丁玲,于1932年7月20日,在中国左联机关杂志《北斗》刊登,结束语写道:“……但最值得报告的,是马来亚已经组织了马来亚普罗文艺联盟、普罗美术联盟、普罗剧运联盟、理论与批评联盟等等,要向学校、工场、十字街头夺取群众鼓舞群众了!看吧!这联盟将要成为马来亚各被压迫民族的喉舌而成为向反动势力(各民族的资产阶级;英帝国主义)作战的有力集团了!”(马宁著,《中国“左联”在南洋的影响》,收录于卓如编选,《马宁文集》,海峡文艺出版社,1991年,第664页。)

马宁带着任务来到马来亚,并成功开展计划,证明在马来亚社会上,需要中国“左联”作家传来不一样的声音。新兴戏剧运动在舞台艺术方面的建树,集中表现在1931年6月17日,在槟城福建女校游艺会中上演的《寄生草》(由英国作家戴维斯氏的作品编译)。

《寄生草》是新兴戏剧运动的一次实验演出。这次的演出,完全扫除了此前存在于马华剧坛上的文明戏作风,纯粹遵循着新型话剧的表演原理。譬如,演员对话严格按照剧本的台词,关心对手讲话,不得调头去看观众;灯光方面,演出时只有使用舞台上安置的灯光,观众席的灯光则熄灭,使观众的视线能集中到舞台上。这些尝试的结果,都很成功,往后的马华戏剧演出,渐渐地循着这一条正确的途径发展了。(参考方修编著,《马华新文学大系(八)》(1919-1942),剧运特辑一集,香港世界出版社,2000年再版,第8页)

(大众若有话剧史料提供,如剧本、演出特刊、剧照、剪报、剧团书信或徽章等,欢迎邮寄至8, Jalan Mas 2/10,Taman Mas 2,Batu 9, Cheras, 43200 Selangor。询问电话016-2322693,电邮[email protected]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