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想,如果我不是在马来西亚,我的艺术之旅会是怎样的结果。

人生,没有如果,所以无法接驳文字形成的更多故事。



2020鼠年的到来,特别有意义,是十天干及十二地支循环走完60年一甲子的记录。

高兴,就在这个庚子年的时间点上,也是我在本土成立共享空间专业舞团22年后,最终重新踏上舞台演出的时令佳节。

过去,我上上下下舞台许多次,因为每次都机缘不具足,上了台不久,就要考虑下台乖乖在行政上积极作业,左右开弓在舞团财务与市场开拓上卯力图强。

22年时间,共享舞团陪伴我经历欢乐与眼泪,更多的是,深层式的体会,让我最终明白为什么许多华人在教育、文化、艺术上面临的问题,不是他们不要变的更好,而是四面楚歌的政策困难,还有本土资源援助贫乏的困境。

困境,每个人都有,每个领域的行业也有着相同一本难念的经书。



客观立场看待事情

我很感恩在本土22年的旅艺经历,也因为这样,我的艺术视野也多了许多层面的思考,特别是在大环境里看时代,里面的事件,人物,博弈,精神,都给了我极大的学习与启发。

我开始从个人主观立场培植出更多客观立场看待事情的角度,也更多包容自己和舞蹈家叶忠文老师联合创办的共享空间专业舞团,面对许多人认为共享舞团因为全职就应该如何发展成宛如外国舞团一样,他们可以不理会不同国度在土壤上的养分差异,反而加强了手上利器狂击舞团,故意制造课题离间舞团与艺术界的关系,更令人心寒的是,他们可以联合串谋排挤共享舞团不在本土发展艺术文字书籍的记录里。

嘴是别人的,但心在自己身体里,保持脉搏的继续跳动,才是我应该关注的事情。

他们的认为是立场,众多得赢的游戏,可以用在一场以单数评审票数的裁决里,2对1;3对2;4对3票,但艺术发展不是票决,而是一场在长时间上坚持的比赛,一场如何运用自身能力,智慧与资源的较力赛。

从每次我上台又下台的过程中,看见更多舞团缺失的情况。我让自己继续各思其位,发挥职位上的功能,配合台前幕后的团队可以继续向前迈进。

以时间换取空间

这次重新的上台,也意味着自己每天可以上舞蹈课练功,之后通过排练,形成作品,育养舞蹈家的身体,还有深层的艺术演出觉知。

22年的坚持,脚踏实地一步一脚印写出足迹,文字泛驳的故事,串连出“以时间换取空间 ”的美丽结果。我相信这次我的上台,身上的舞衣及脚下的足姿,不再需要卸下停止。多年里,培养出的新一代新晋年轻全职舞者,他们将是大将人物,可以为共享空间专业舞团继续书写本土表演艺术。如莲华在水,共享美丽的河流已经开拓形成,我也像河流上的一朵莲花,闻着芬芳,开手立足、舞跃其中、顺水立姿、逍遥游舞。

22年之后,在2020庚子年,时间一甲子的圆满,我也圆满新季开花的起舞,在与琵琶演奏家沈得信老师的《雨碎江南》中,在东禅寺与20多位缠绕画画家的《缠绕禅舞》中,还有更多的起舞,在2020年开始的《旅舞日记》中,继续写下新页一章。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