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1毫米极简风

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之下,导致消费者的视野逐渐变广之后,“口味”也逐渐在产生变化。他们不再轻易满足于大众品牌提供的主流趋势和文化,反而逐渐转向小众品牌或独立设计师,以追求更与众不同的“新奇感”。而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摒弃“主流”的潮流趋势,运用更富“主见”的思维去创作,用双手去制作出更具“人情味”的商品。

在我国市场较显独特的“极简风格”,让“The Straits Finery”更显与众不同,当然也就更受本地消费者的喜爱了。

本期要给大家介绍的“The Straits Finery”,由两位好友一起创办,即胡嘉真和阿米菈(Amira Yahaya)。在“网购风气”日益盛行的年代,虽然“电商”的起步快捷又方便,但要累积到一大班的固定消费群,好让品牌能够稳定发展却不容易;尤其,她们还局限在较小块的首饰品项里。



但她们就看准“市场需求”,以三大特色吸引“潜在消费群”,成功带动新创品牌的销量,让它由创立至今都一直发展顺利。首先,最明显的一个特色是“极简风”,她们摒弃一切繁杂的元素和造型,仅采简洁的线条和形状来做设计;无论是戒指、耳环或项链,每一件都是精致高雅之作。

对此,胡嘉真说:“根据我们观察的结果,目前有两种主流趋势,正主宰着首饰的市场。第一种是价格昂贵的‘高级珠宝类’,第二种是价格低廉的‘流行饰品类’,这两块市场都已足够饱和了,我们没有必要再投入去竞争,因此才选择极简风格的首饰设计,填补两块主流趋势之间的‘空白’。”

她们的首饰设计,从来都不盲目追求潮流趋势,反而是在“永恒经典”的基础上,发挥微妙且恰到好处的创意。

纤细耐操

正因极简风格的首饰设计,在我国的首饰市场不普见,所以她们也很担心消费者的接受度;因此,她们就在国家迎宾馆(Carcosa Seri Negara)举办的市集先测水温,没想到销量是格外好,让阿米菈和胡嘉真更有信心能把品牌做好。

阿米菈说:“你知道吗,我们有很多消费者都是极少,近乎没有在佩戴珠宝首饰的习惯,但绝非她们不喜欢或不看重,而是找不到一个符合自己需求的珠宝首饰;多数都是工作的关系,较主流的设计和品质,均不适合做日常佩戴。”



“这种极简又精致的设计,且只有1毫米的纤细度,即能让你看见它(但又不会太高调),穿戴上去之后却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最重要是也兼备‘耐操度’,能让你毫无顾忌地做任何事情(包括家务),因此非常适合做日常佩戴。”

对她们来说,首饰是要衬托佩戴者,突显佩戴者的自然美,及提升佩戴者的气质,而不能太喧宾夺主,抢夺佩戴者的风采。

身兼两职学习平衡

但两方合作,总会特别容易意见不合或起冲突吧?

胡嘉真说:“确实,但刚开始决定要做时,我们就已分配好各自的角色了,我专注做创意构思的部分,阿米菈就会负责业务发展的部分。当然,我们偶尔会互换角色,以确保双方在每一个过程都能参与到,毕竟每一个学习过程,都是一起努力完成的。”

没错,两人都没有相关的背景或经验,胡嘉真在大学时期是主修广告系,但后来却投入市场营销的领域,目前是全职母亲(除了经营品牌之外),阿米菈则是做市场调查相关的工作;目前,两人都一样是身兼两职,所以要学会拿捏平衡点。

“初时我们其实都只是想做生意而已,完全没有一个要做什么的概念,偶然去上了一个银匠课程之后,才开始对经营首饰品牌感兴趣,所以我们也花了蛮长一段时间去筹备和学习;但整个过程中,我们都很享受,是一个很有趣的学习过程。”

而在跟消费者接触的时候,亦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譬如在不少法国籍的消费者身上,她们就看见一种挺有趣的态度,看似毫不费力或毫不刻意的装饰,其实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尤其是购物时,她们对自己要买的东西会很小心谨慎。这让胡嘉真和阿米菈更看重品质的问题。

因黄金含量不高的关系,所以色调会较一般的金柔美,不只任何肤色都适合穿,跟纯银材质的色调也很融合。

提升造型体现品位

对现代的女性来说,“佩戴首饰”不只是能提升造型感,而是一种生活态度和品位的体现。若想当一个精致的女人,你再不喜欢繁琐又累赘的装扮都好,也不能放弃首饰的装点,那要怎么办?你只需要记住一个原则,也是“The Straits Finery”一直秉持的精神,那就是“Less is more”。

当然,如此纤细精致的首饰,难免会令消费者担心,会否轻易损坏的问题;而这就牵涉到,紧接着要给你介绍的第二个特色了,也就是她们两人一直提的品质问题。原来啊,她们的首饰都采纯银或14K金打造,但一般都是较常听见18K金或以上,为何会坚持选用14K金呢?

阿米菈说:“简单来说,14K金的质地硬、韧性高且弹性强,最重要是不容易生锈或腐蚀,而且光泽度的保持性也较高,因此逐渐成珠宝首饰的热选材质;可惜啊,在我国却很少见(几乎没有),所以我们一开始也担心消费者不接受,毕竟对14K金的认识较浅嘛,但没想到反应却很好呢!”

这样的叠穿概念,能给你佩戴首饰的体验多添一层乐趣,仿佛每一天都在佩戴新首饰般的新颖。

增加硬度韧性

没错,黄金的克拉(Karat)越高,代表纯度越高,也就是指黄金的含量越高,但坚硬度低是黄金的特性之一;因此,若黄金的克拉或纯度越高,它就无法满足耐操性和多样性的需求,并制成纤细又精致的首饰。然而,在添加其他的金属材质之后,无论是硬度或韧性都会增加,并能打造成各式各样的金饰。

所以像“The Straits Finery”般,即简洁纤细,又有不少精致细节的首饰设计,若不采只含50%黄金含量的14K金来打造,它就会轻易被折断或弯曲。胡嘉真说:“我们的宗旨之一,正是要打造实际又耐操的首饰,好让消费者能够毫无顾忌地,不需担心会损坏地去佩戴它们。

“我们有一个经营餐厅的客户,她就告诉我们,终于找到能让她毫无顾忌地做厨房工作(包括清洗碗碟),完全不需担心损坏或褪色问题的首饰了;我们听到之后,当然也很开心。”除此之外,14K金还有另一个特点就是,因黄金含量低,所呈现出来的色调也较柔美,各种肤色都会适穿。

Jewellery单独来看的话,虽然都只有简洁的线条和形状,但当你把它们配搭在一起穿戴时,它们就会呈现各种不同的造型,非常有趣。

单独或叠穿?

最后一个特色,其实就是单独穿戴,或要叠穿都没问题。

你或许会觉得,即简洁又纤细的首饰,佩戴起来就会缺乏一种造型上的分量感,那会有多单调无趣啊!其实在做任何设计时,她们都会把能叠穿的概念考量进去,好让消费者能自由地发挥创意,毫不费力地把它们搭配在一起穿戴。

没错,这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但有很多品牌都无法做到能让它们完美融合的程度。

阿米菈说:“看似很简单的设计,做起来却非常挑战,为让消费者能够毫无顾忌地佩戴及毫不费力地去配搭和叠穿,那我们就必须顾忌和考量到很多因素,而不能说喜欢怎样的设计就去做,尤其很多细节更要小心且精准地拿捏。”

虽然目前只有纯银和14K金的材质,但阿米菈不排除未来会加入宝石做装饰的可能,只是会需要更多时间去瞭解和钻研,毕竟是一个极复杂的元素。

Jewellery

专业工匠铸造

当然在生产方面,她们会先自己把设计原型手制出来,经过数月的亲身试戴,以确保即好看又实穿,同时也能跟其他设计完美融合之后,她们才会把设计送去给专业工匠铸造;毕竟单靠她俩的力量,实在没办法大量生产。

胡嘉真说:“我们是希望能找本地的铸造厂做,好方便我们能常去现场监管品质,但却碰到太多的阻碍了;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他们较少接触小规模的品牌,所以他们会把跟大公司合作的模式套在我们身上,让双方都很难要继续沟通及合作。

“没办法之下,我们才去海外找,并在巴厘岛找到合适的铸造厂,他们都是一个一个用手工去完成,且特别小心谨慎,以确保毫无误差。早前,我们在越南找到更合适的铸造厂,虽然是打模完成,但很多后续细节都要手工来完成,以求能有更好的品质。

你一定很好奇,这样的首饰要价多少吧?目前的纯银首饰是在150令吉至600令吉之间,14K金的首饰是在260令吉至1800令吉之间,贵不贵就要看个人的价值观了;至少对她们的固有消费群来说,阿米菈和胡嘉真的用心,品牌的独特风格,及精致细腻的手工品质,确实值得她们为“The Straits Finery”买单。更多详情可浏览www.thestraitsfinery.com

报道:洪诗迪 摄影:谢德煜 (部分图由受访者提供)

反应
副刊

【新春·新视野】疫情下,用我的故事来激励你的人生·系列四:守护

报道|吴梅珍、游燕燕   
摄影|受访者提供
剪纸作品|阿涵(苏稙涵)

守护着因为病毒而离去的人的梦想;守护着尚未出世的小baby。无论是谁扛起了责任,都将面对未知的结果。抗战道路,有人陪伴,有人孤军作战,有人因此战死沙场,无论怎样,是要选择与亡者的精神同在,延续梦想,还是把病痛转化为力量,与宝宝共同为其它确诊者守护着生命,都是一股不能渺视的力量!

张慧鸣:守护爱的力量

生日本来对每个人而言都是开心的事,但对现在的张慧鸣来说却是悲痛欲绝。因为她的丈夫曾志江,就在她生日的当天清晨不幸染疫离世了。于是,2021年7月24日,她的生日,丈夫的忌辰。

是我先感染冠病病毒的,当时只是轻微发烧,初步检查以为是骨痛热症。怎知两天过后,发烧依然不退,隐约觉得不妥就与全家人一起检查。一验,除了大儿子,全家都染疫了!我是重症之一,其他人则只是轻微症状。

当时丈夫志江很担心我,日夜照顾着我,4天后,我逐渐康复,却没想到恶梦开始!志江先是发烧,数天后出现呼吸困难,7月12日紧急进院……当时是全国抗疫最艰辛的时刻,确诊人数破万,看着他的病情一日一日严重,医生也告诉我,志江的肺部已被感染了75%,我坚决要求亲自照顾他,被拒。我很内疚,帮不了他。

“守护你的梦想、事业与家庭。毕竟,我们曾经拥有过14年的爱情,当了19年的夫妻,我很幸运,也很幸福。”

一直活在悲痛中

7月22日,为了舒缓他的不适,医生建议采用昏迷治疗。就在昏迷治疗的前一天,我要求与志江视频通讯,只见他艰辛地坐了起来,我俩默默对视。我能感受他的痛苦,他打手势表达,安慰我、鼓励我要放心,要我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并表示一定会好起来、一定会回家……没想到7月24日,就被病毒夺走了生命。

我无法接受他的离世,长达7天一直活在悲痛之中,忽然想起志江的遗言,按捺悲伤,毅然辞去了喜爱的服装业工作,接手他的生意。我知道位于双溪毛糯的稻香鸡饭是他的心血,我不只要帮他守我们的家,我还要守着他的梦。

有人问我,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力量,支撑着我去经营、管理一份完全陌生的行业?是的,我完全不熟悉饮食,连煤气炉怎么开都不懂,但我总感觉他一直都在身旁守护我,不管我遇到什么困难,冥冥中仿佛总会有人给我指引、给我方案,一次又一次的问题,总会迎刃而解。

我会好好地努力、用心去经营鸡饭店,因为这里有着太多属于我与他的故事。我相信志江给予我,一份守护的爱的力量,不知你们相信吗?

有一种爱人,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不论存在与否,仍感应得到。

有一股力量,发乎心,源于爱,生而不息, 源而不绝,一直守护直到终老。

以前的我对死亡很恐惧,现在不懂为何恐惧感消失了!原来呵,当你参透了生死无常的道理之后,你会发现,死亡,也没那么可怕。

感恩我们走过了14年的爱情路,当了19年的夫妻。我很幸运,也很幸福。

 

吴诗谨:用爱扶助确诊者

吴诗谨是一位工业设计师。去年8月,她一家三口到槟城出差,不幸全家染疫。丈夫和儿子很快就康复了,而她在医院待了18天与病魔搏斗,当时她还怀孕了4个月,既要抗病毒也要守护小baby,但她转换另一力量,并散发出去扶助更多确诊者。

坦白说,我一开始最担心的不是肚里的宝宝,而是我那1岁大的儿子。儿子连续几天一直发烧,食不下咽,一直要人抱。由于我初期的症状并不明显,所以我就一直专注地照顾他。

来到确诊第三天,我开始严重咳嗽,身体感到很疲累。丈夫发现我的状况很不对劲,后来救护车才来送我进院。

戴上氧气罩插管

进院后病情严重,医生告诉我丈夫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戴上氧气罩还是没有好转,就要插管了。当时我非常辛苦,甚至失去了生存意志,脑海里全都是负面想法。

在被病魔折腾时,一位中医师教了我可以帮助氧气上升的呼吸运动,尝试后果然感觉好多了。稍微有精神后,我做了一件事,这件事可以说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确诊不是一件可耻的事,于是我决定把确诊经历发表在面簿上。想不到的是,贴文引起了很大回响,很多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留言及私讯关心与鼓励,让我得到许多正能量,重新振作起来!接下来,我的病情开始好转,每天也会发文“交代”治疗进展,发文已经成为了我每日的治疗日记。

可是,好转不久后,病情又再度恶化。那时,非常地沮丧,也没心情发文,结果引起了很多网友的追问。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小网红,有很多网友会像追剧一样追我的贴文。

当我的病情逐渐好转和稳定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康复是很有意义的。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好起来,而且也要帮助别人好起来!

在我康复后,有一位确诊者的妹妹突然联系我,希望我能帮助他的哥哥振作。我们通过电话和讯息联系,我一直鼓励他,并分享我的经验,最后他终于康复出院。那次的助人经历印证了我的康复是很有意义的,不仅为我自己,也能为别人带来正能量。

“别人的力量让我重生,我也要与宝宝一起把力量散发出去。助人的经历印证了我的康复是很有意义的,不仅为我自己,也能为别人带来正能量。 ”

目睹生老病死

治疗过程中,我并没有询问医生关于肚里宝宝的状况,以免更加担心。我能做的就是好好养病,祈祷宝宝能健康出世。回到吉隆坡后,我到妇产科做产检,所幸胎儿一切正常,现在也平安健康地出世了。

住院时,我亲眼目睹了生老病死,看到婴儿的出生,也看到人的离世,所以现在的心境也有很大的转变。走过鬼门关,已学会看开很多事,懂得放下和原谅。当时,我曾问过自己:为什么我要生存下来?得到的答案是:人生还有很多精彩的事情等着我去经历,我想活下来好好的守护着爱人和被爱。

以前的生活太忙碌了,经常忽略给身边的人更多的爱。经历了这一切,我学会爱要说出来、多珍惜身边人,并且对生活和家庭投入更多热情。

现在我依然持续在面簿发文,让蛮正能量的力量散发出去,并保持了我的热情。因为确诊冠病,我收获了很多正能量的朋友,我的文字也能够帮助处于低谷的人振作起来;因为确诊冠病,我体悟到没有任何坎是过不去的。

真心觉得,确诊让我的生命更精彩!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