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门关前走一趟

巨浪翻涌,一切发生得太快,小木船不断被海浪冲击撞向搜救船船身,碰撞时发出吱吱声响。木船上有人在尖叫、在呼喊、有人慌忙把行装拋出船外,有人则默默地紧抱怀里的婴孩。两艘快速救生艇靠近木船,众人合力抓住船身,好不容易才把木船暂时稳定下来,搜救队终于能把木船上的人带上搜救船。

蓝色小木船在大海中摇晃不定,两艘快速救生艇需合力稳定木船船身,同时派发救生衣及安抚船上的人。 Natasha Lewer/MSF

这个惊险的场面,正是无国界医生的护士弗拉妮根(Catherine Flanigan)在地中海一次搜救过程中的亲身经历,而类似的情节亦经常在地中海上演。一直以来,非洲、中美洲、中东等多地的难民和移民,为了远离战乱、暴力和极端的困境,或是寻找更好的生活,纷纷逃往欧洲国家寻求庇护。投奔怒海往往经历险象环生,甚至不幸遇难。



汹涌大浪阻挡视线

某天晚上10时许,弗拉妮根搜救队乘坐快速救生艇“Easy 2”进行海上搜救。漆黑中,天与海混为一色,猛风刮起汹涌大浪,阻挡救援人员的视线。

我们搜索了一会,浮浮沉沉之间,终于看到一艘蓝色小木船!这艘挤满人的小木船在大海中颠簸,我们万分着急,担心它随时被大浪冲翻。船上的人都没有救生衣,他们有的站着、有的挥动双手求救、有的激动呼喊,令船身摇晃得更厉害。

我们远眺估算船上的人数,那一刻,我的心紧张得快要跳出来!

搜救队评估情况后马上定好营救的计划,负责搜救行动的副项目统筹用扩音器叫各人冷静、坐下,并听他的指示。这时快速救生艇“Easy 1”已开近木船,并向船上的人分发救生衣。



搜救船“Ocean Viking”被拒靠岸后,生还者和救援人员继续要在船上等待,各人身心俱疲。Natasha Lewer/MSF

弗拉妮根和其他搜救队员抓住人们湿透的衣服,用力拉他们上救生艇并送上搜救船。他们整个人都在抖,需要别人帮助才能爬上搜救船。花了好一番力气,双脚总算能踏在“实地”,这些在鬼门关前走一趟的人们,总算暂时安全了。

完成整个救援过程已是凌晨一时多,大家都身心俱疲。登上搜救船的50人中,有十位孩童及一名婴儿。搜救队立即为所有人安排位置休息,分发衣服及救援物资。当中部分人出现低温症、晕船症状或身体有损伤,医疗队于是为他们治疗。

弗拉妮根(Catherine Flanigan )是一名护士,也是搜救船上无国界医生医疗队的其中一员。MSF

无奈的是,搜救船被以天气状况不佳为由不许靠岸,他们经历了生死关头,理应到岸上好好休息,现在却被迫在船上无了期的等待。

弗拉妮根得知消息后非常愤怒,“随着肾上腺素作用逐渐消减,这群人开始崩溃,有人留在船舱,亦有零丁几个独自坐在船舱外头,但那里又大风又湿滑!”

抵受烈风寒冷

弗拉妮根留意到一位个子不高的男士,他跟其他人没有眼神接触,只用毛毯包裹自己,卷缩一团坐在一旁。弗拉妮根把热水递向他,他抬起头说了声谢谢。“此刻他仍在颠簸的甲板上,抵受着烈风和寒冷,我们还未带他到安全的地方,我实在不能回应他说‘不客气’。最后,我跟他说:‘庆幸我们找得到你们。’”他听后笑了笑。

虽然这些难民移民暂时脱险,获得医疗护理,但距离安全安稳地生活这个目标,面前还有艰辛漫长的路要走。

无国界医生“SOS Mediterranee”自2015起在地中海进行搜救工作,至今已救起和协助了超过8万1000人。双方之前共同运作的搜救船“Aquarius”,于2018年6月开始多次被拒靠岸,更遭撤销注册和被指不当运送废料,在别无选择下于该年12月结束搜救行动。去年8月,两个组织共同运作的另一艘搜救船“Ocean Viking”重返地中海,再次展开搜救行动。

www.MSF-seAsia.org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