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鹰狩猎

在中亚闯荡期间,来到吉尔吉斯斯坦东部的大湖伊塞克湖之滨,在小村庄波肯巴耶沃落脚。那儿海拔1800米,深秋季节,天寒地冻,吾等摸索到那游人罕至之地,不为名山圣水或珍稀美食,只求一睹享誉放鹰人塔尔伽及其爱鹰屠玛拉的芳容。

早上,塔尔伽驾了旅行车依约来到我们的民宿。穿着传统服装的他年约40,英姿飒飒,和我们打过照面后便径自带领我们前往10分钟车程外的山区。他从车厢内取出只白兔放生,然后一手托着金鹰屠玛拉,走到30米外的山坡上立定,揭开套在屠玛拉头上的皮眼罩。



只见屠玛拉即刻腾空而起,然后急速俯冲直下,说时迟那时快,小白兔已被其利爪按压在地上,似乎没有了生命痕迹;傲立战利品旁的屠玛拉随即发出胜利的尖锐啼鸣。塔尔伽蹲在它旁边,把死兔提起,屠玛拉才开始以强而有力的喙撕吞兔子,大片肌肉连皮带毛囫囵咽下,不到一分钟便只剩下头颅、肠和一滩血迹。

带回家豢养

塔尔伽告诉我们,8年前他在村郊的鹰窝里找到只雏鹰,把它带回家豢养,命名屠玛拉,是只雌性金鹰。虽然捕猎乃金鹰的本性,塔尔伽却得花长时间训练屠玛拉,培养及巩固他和鹰之间的主从关系,使屠玛拉愿意为主人捕猎并以猎物交换酬劳。这村子每年举办一次放鹰比赛,通常以狐狸为猎物,最先捕捉到狐狸的金鹰成为冠军。屠玛拉已两次荣登冠军宝座。可惜有一次她尝试捕捉一只狼时伤了只爪子。

塔尔伽也告诉我们,他家族的驯鹰和放鹰传统始于其曾祖父,一代代传承下来,如今其儿子才7岁,等他12岁时塔尔伽便会开始把这门技艺传授给他。金鹰寿命一般长达50年,雌鹰比雄鹰大。再过12年,屠玛拉20岁的时候,塔尔伽会把她放生,让她找个伴来传宗接代。金鹰对爱情坚贞不渝,伴侣两相厮守,永不分离。

一般相信,中亚乃驯鹰狩猎的发源地。猛禽如鹰、隼、鹞、鸢、鹫、鹘等都可以被训练来捕猎各种不同大小的猎物,而这种狩猎方式开始时只在宫廷及有钱又有闲的达官贵族之间流行,后来才流传到民间去。游牧民族传统上比较多采用这种狩猎方式。



合法猎鹰都有护照

如今还可见到驯鹰狩猎的国家已不多,除了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大概就只有中东诸国包括沙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以及蒙古和中国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等地。以猎鹰狩猎原是中东游牧民族贝多因人的传统,如今猎鹰已摇身一变成了个人身分和社会地位的象征。为了杜绝走私身价奇高的猎鹰,每只合法猎鹰都有自己的护照呢!不久前不是有个沙地阿拉伯土豪包租了整架飞机载他的众多猎鹰去一个合法狩猎区吗?

唐代诗人王维在《观猎》一诗中如此描述放鹰:“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宋朝大文学家兼书画家苏东坡在《江城子?密州出猎》一词这样写:“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黄即猎犬,而苍则是苍鹰。由此可见,早在1300年前,放鹰已盛行于中国唐朝,并且至少一直流传到300余年后的宋朝。

我们除了在吉尔吉斯斯坦看了场难得的放鹰示范,也在哈萨克斯坦有过类似的经验。十分遗憾的却是,塔尔伽告诉我们,再过两天便是当地一年一度的放鹰比赛,而我们偏偏基于各种原因未能在那小村庄多逗留两天,以致和那机会难逢的盛会失之交臂,真令人扼腕又唏嘘!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