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坊里的故事
——野玫瑰与豆腐

侘寂食坊是如是禅林里,一个接待有缘人前来聚餐的空间。它可以算是早在10年前我和母亲经营的一家小餐馆的延续。这里目前只提供提前预约的私房料理,不像当时的“轮回小馆”,每天开门经营。



想起当时的“轮廻小馆”, 只有我和母亲两人共同经营,小小的空间,却装载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在记忆里烙下了好多人物和他们的故事,更结下了许多善缘,一些已暂时失去联系,一些依然保持友好,直到如今。

袓恩居住在“轮廻小馆”正对面的单身公寓,个子不高,瘦巴巴的,样子长得一副邻家女孩的清丽秀气。别看她个子瘦小,点起餐来,份量可不少,超爱吃,却得到上天的厚爱,吃再多也不怕胖,天生丽质。

她平时一个人来吃中饭,人特别随和,可能同样是福建人的关系,我和母亲煮的食物都合她的口味。对独自一人离乡在外的她来说,到“轮廻小馆”来用餐,就像是回家吃饭一样的亲切和温暖。

她平时一个人独居,经营好几家脚底按摩院,她的爱人只在周末和她见面,其余的时间,她就忙着打理按摩院的生意。听她自已说她小时候因为叛逆,和家里闹翻后就离家出走,跟了些混混,也经历了一些不为人知的过去,之后才遇上当时候的有妇之夫,打本给她做生意,从那时候开始,成了人家的小三。

人的故事无从预测



要她自已不跟我和母亲分享自已的故事,以她那般清丽脱俗的外貌,任谁也想不到她有那样的故事和经历。可是,人的故事好像无从预测,也无法预知会是怎么样的结局……

有一段日子,没见她来用餐,我和母亲心里有点掂念,也到忧心,毕竟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认识,已将彼此当成朋友和家人一样看待。母亲腰酸背痛的时候,她还特关心买了些好的药送给母亲。

祖恩在我们和街坊的眼里就是一个心地善良,大气大方的女孩。平时遇到佛诞或观音诞日,她都会到一家百年的观音庙去添油烧香,还捐了好些钱供养当时庙里的老师父和维修寺庙。

不见她的踪影好些日子,过了大约两个多月,有一天下午,她忽然出现,身著白色衣裳,顶了个光头,把大伙给吓了一跳。她看上去显得格外安静,没有了平时的活泼,只淡淡的告诉我们她短期出家去了,我们当时也不疑有他,心想她平时那样虔诚向佛,会想去体验短期出家也不足为奇。

可是,在那以后,我们开始察觉她神情恍惚,总是特别安静少话。后来,有一天她自已主动找我聊天,说自已中了邪降,有人存心要害她。她说晚上总难于入眠,我和母亲猜想那可能是患上忧郁症或精神分裂症的症兆,劝她去看医生,她当时也听话照办,用了一段日子的药,她的精神状态好转了许多,话也开始多了一些,心情也变得比之前开朗。只是,她依然相信她是被人下了邪降才变成那样的。

她四处寻找解降的方法,最后找到了一家兴都庙,说是那里有一位师父能帮她解降,常常在她身上解放出一些毒针,令人听了感到不可思议。每一次去了以后,她总觉得身心比较舒坦。于是,她每一个星期都会按时到那家兴都庙去。

在感觉自已中了邪降,精神状态也没那样好以后,她决定要过些比较悠闲和宁静的生活,她结束了按摩院的生意,选择在“轮廻小馆”的楼下开了一家花店,很用心经营,生意蒸蒸日上,我们都为她感到放心。

毫无音讯像人间蒸发

就这样过了一段看似平安的日子,她忽然之间又再次失踪,不知去向。过了好长的日子,至到今天,都不曾再见过她。家人也报过案,可是都没找着,毫无音讯,像是人间蒸发,未知生死!

每个生命,总有个别的故事,在“轮回小馆”,我们得以见证各色人等,不同国借,不同种族,不同背景的人的故事。故事当中,有的快乐,有的伤感,有的平淡,有的离奇,有的怪异,有的纠缠……

忆起当时在“轮回小馆”的日子,联想起日剧《深夜食堂》里面的故事和情景,真让人感同深受。在那样狭小的空间里,装载了,也发生过很多的故事,值得一一回味。

后记:

前阵子在侘寂食坊即兴为顾客准备了一道料理,我把它称为“野玫瑰和豆腐”,借此记念祖恩的故事,记念她的纯洁善心,和她一度的叛逆狂野。不管她现在身在何处,为她献上无限的祝福。

如是禅林:苏悦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