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物写生

我喜欢静物写生这种形式的画,虽然它是物的模拟,但是却有种形而上的存有精髓。

物,且让我依据名词的两种分类,专有名词与普通名词,粗略的分成两种。



“鞋子”是个普通名词,这意味着世上每一双人们穿上以便在步行中保护脚底,类似脚的形状的物,都可以称为“鞋子”。

而一个专有名词,假设你喜欢的话,替你那双整年没洗,鞋底就快穿洞,原本洁白无瑕但此刻暗灰色的帆布球鞋叫做“大雄”,那么全世界千千万万的鞋子,唯有这双鞋有了一个独特的身分,它从“鞋子”这个混沌无序的集合中脱身,它在一片会吞没光影的雾气里实体化,没错,专有名词是有魔力的,名字是神圣的。

形而上学,一门从古希腊思想家留下来的学问,是谈论何为“存有”,也探讨超越感知所能回答的问题。

存有,我用一个简单的说法但不概括完整的概念来解释,我们用语言的“名词”来指涉世上真实存在的实物,但是世上是否真的有“名词”所谓的实物,还是名词背后的只是种“概念”? 

再说,“概念”,它是从何而来?



为何有“概念”让我们叙述,如果“有”概念,它是和实物一样的存在吗?

形成形而上学

古希腊大哲柏拉图与他的弟子亚里斯多德在两千多年前问了这些问题,探讨这些问题形成一门学科叫做形而上学,许多人可能觉得这些问题是不切实践的空想假说,但是对某些爱思考的人说,这是人类思想体系的垫基石,在这长达两千多年的探索中,催生了许多影响巨大的思想体系。

静物写生,比如说梵高的这幅木椅子,它的出现像是暗喻了“存有”的真相。

画中木椅是当时下层人家常见的家具,是用几根经过粗莽岁月抚摩过的木条,加上灯心草织成的坐垫,简陋的拼合一起的椅子,我想坐下还可嗅到些来自沼泽,湿润泥土的芬芳气息。

椅子静静地靠着角落,屋子里的人不会特别留意它,除非想要坐下,椅子才会被知觉,而人坐下后一段时间,椅子彷佛会和坐着的人融为一体, 这时候它又好像没有了存在感,大部份时候它成为一间屋子的一部份,一个身体的一部份,它的存有似乎只能依附在知觉而无法自主,这是它作为物的悲哀,然而当它被梵高画下之后,它的“存有”就凝固了,因为每一分每一秒,世界都至少有个心灵在知觉它,不管是现场还是印象里。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