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网对决

看了网球比赛这么多年,依然记得那些动人的瞬间,如今已经无法一一详述,但依稀那优雅球王费德勒在澳网再次夺冠的泪水,红土王纳达尔每次开球前摸摸鼻子抚弄耳际发鬓的小动作,塞尔维亚天王佐科维奇得胜后向全场观众送出大动作的爱心手势,这一切一切,仍然历历在目。

穆雷和佐科维奇同年,两人皆出生于1987年,穆雷只比佐科维奇大上一周七天,他5月15日生日,佐科维奇22日生日;都32岁了。纳达尔比他们年长一岁,费德勒最老,今年8月8日过生日后就38岁,人称老费。总之,曾经一段时间,这4人是网坛四大天王,长年占据ATP男子网球世界排名前四,一言以概之:他们玩晒。网球运动竞争激烈,又需要耗费极多体力且常有受伤的隐忧。费德勒以一个高龄球员而能保持如此高水准的演出,确是网坛一奇迹。



说回世代。每个世代都会交替,像上世纪的史蒂芬埃德伯格、伊万伦德尔、博里斯贝克是同一代;阿加西和桑普拉斯又是另一代;来到费德勒顶峰时期的同代人,则有安迪罗迪克和休伊特。费德勒出道至今经历了整整3个世代的更替,以前与他交手的阿加西、桑普拉斯当然早已高挂球拍,同一辈的休伊特和罗迪克等也上岸去了,甚至连年轻一辈的穆雷最近也宣布退役。老费却还是老而弥坚地存在着,屹立在每一个年轻球手面前像一座大山等待跨越。

看球赛的人并不一定会玩球。对于自己热衷的运动,倒是会尝试去摆弄摆弄。我爱看网球赛,自然也爱打网球。当你自己也下场手持球拍和对手隔网相对,青色的网球在空中旋转,着地后一个弹跳或许还加上偏歪的左旋,你大力挥拍迎向球去,艳阳高照而你汗如雨下,但是你总是打不好那粒上旋球,又一直把网前的短球抽出界:这时你不得不佩服电视上的专业球手,他们的姿势是多么流畅,手脚身体配合无间,每一下击球都劲道十足,充满着兴奋高昂的斗志,每一次击球落点准确完美的弧度——只能羡慕,无法临摹。

打出制胜球非易事

亲身下场,才知道打出一粒制胜球,并非那么容易。甚至要打好一粒简单的开球,也非易事。看他们在球场上大步流星,潇洒挥拍,高声叫喊,确是大快人心。当自己走上球场,手中转着球拍,等待对手开过来的球,心中所想,何尝不是回击一个正手抽杀,又或是一个反手削球,兴之所至,还能打出一个网前落点球,叫对手疲于奔命。可是看着球朝前飞来,一个准备的手势,一下脚步移动上前,球正击中球拍,顺势飞了出去——卟,中网,掉下。这一击,糗了。下一球再来,顺势抽高,球”嗖”一声,飞出界外。又失手了。网球,要打得好,心中一把尺,自己也过不了,可是那种渴望,确实是看了电视上的专业演出而来的。

两名球手的多拍对决,扣人心弦;一拍致胜的完美击球,让人称快。纳达尔每一声吆喝后的正手上旋球,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地后高高弹起再偏飞而去,隔网而立的佐科维奇机器人似的伸展肢体快步迎向开球极力给予回击,球从一个不可能的角度又被抽打回场内落在纳达尔的前场,这个壮汉几下踏步上前左臂一挥,打出一个inside-out的旁外对角抽击球,刚刚还远在左边半场外接球的佐科维奇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球飞去右边角落触底线成致胜球而完全无能为力。全场起哄。鼓掌声,吹哨声,吆喝声,混成一片。整个场馆沸腾了。西班牙红黄色的国旗纷纷扬扬在观众席挥动着,有人举着“我爱拉法尔”的标语。拉法尔是纳达尔的名字。在红土场上,他是一头永不言败的斗兽。



记录人生中最美好一刻

正如费德勒代言的劳力士手表的广告词所言:“It just not only tells time, it tells history.”(它说的不只是时间,它记录历史)。每一场球赛结束后,剩下的是一堆数字统计和影像记录。但是,在观赏这些球赛过程中,尤其是现场直播时的兴奋和心悸,它不仅仅记录了比赛分数和胜负成败,更是记录了每一位球迷的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刻。

这一刻,就像魔术般的在两个人隔网对决时迸发而出,他们是专业网球手,他们也是球迷最爱的魔术师。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