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旅行搭飞机,如果是长途航线,首先要面对飞机餐。用上“面对”二字,好像暗示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其实人们对飞机餐的接受或抗拒程度,因人而异。有些人极爱飞机餐总是吃个片甲不留,有些人却宁愿饿肚皮绝不碰飞机餐。曾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说飞机餐吃不得,主要是怕万一在飞机上食物中毒无法快速治疗。

其实在飞机上食物中毒的机率非常低,这个已经有专家研究过了。飞机餐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安全体制,从航空厨房选购食材,到飞机上的加温机制都得遵循非常严格的规定。航厨通过了国家食品安全标准,还必须达到航空食品安全的规范。细节就不在此多说了。



近来乘搭卡塔尔航班到希腊旅行,中程在多哈转机飞雅典,就吃了卡塔尔的飞机餐。这是第一次乘搭卡塔尔航班,多年前曾搭阿联酋航班,印象极好。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机位宽敞飞机餐好吃。这回登机后才发现是波音777,座位设置3+3+3,明显是较狭窄的机身,走道上摆了一架餐车就无人能通过了。服务人员明显不足,大概都集中在前边的商务和特等舱了。

石油国的航班提供大堆豪华舱,据说常常客满。这个区域超富和土豪想必很多,经济舱难免就有点像是附属品。我们坐比较靠后的位子,餐车来到到时候,鸡肉餐没有了。空姐问我是否可以改为牛肉餐,我说我不吃牛肉。后来就吃了平常不吃的猪肉香肠,还加送一客素食餐,幸好还不错。其实素食者登机前早有特别选择,其他荤食者有些人基于宗教信仰是不吃牛肉或猪肉的。因此在牛肉、猪肉或鸡肉之间,一般选择鸡肉的人较多。航厨对此应该也有统计,为什么不多备鸡肉餐呢?

从不抗拒飞机餐

如今越来越多人乘飞机出游或出差,航旅已成为很平常的事,有些人搭飞机就像搭公共交通那样频繁。于是就有飞行达人在社交平台上提供选择飞机餐的秘诀,这类资讯看多了有点受影响。比如飞机餐应该选择吃饭还是吃面,据说吃饭较好,原因是面食加热后会硬化。说真的有些飞机餐还真不赖。我从不抗拒飞机餐,尤其是在等待起飞前已经空腹到胃酸过多了。

国际航班提供完整餐饮,登机后还未起飞就先送上湿毛巾让你摩拳擦掌。起飞后飞至安全高度,系上安全带的讯号灯灭了之后,就是众人等待的用餐时刻了。卡塔尔航班饮料方面不错,餐前酒除了红白葡萄酒居然还有白兰地和威士忌,当然我向来都是爱尔兰甜酒。餐前酒之后有时还会有一阵好等,看你坐哪儿而定。餐后一样要酒有酒,还有各式饮料伺候,爱喝多少喝多少。



经济舱是最不舒服场所

人们对环境的可塑性,从吃飞机餐这件事可以看出来。小小的托盘上堆得满满的,有时用餐同时还得应付飞行中的湍流。经济舱其实是世界上最不舒服的场所,这个我想没有人会反对。飞行时间越长越不舒服。然而就是大胖子也能够在世界上最狭窄的空间,双肘内收腹腔吸起目不斜视以困兽之斗志,用最短的时间吃下最多的食物。

多年来的经济舱经验,对困兽之窘境感受深刻。但每次飞机降落脚踏实地之际,马上就把每一次飞行的不舒服忘得一干二净,尔后就有下一次的空中奋斗。当然每次登机后陷入圈套之际都跟自己斩钉截铁说:以后凡是逾10小时的飞行,非坐商务舱不可!人生而不平等,登机的过程就是提醒。老幼残弱首先登机无人异议,接着是商务舱特等舱乘客,再来是航空集团飞行常客金卡会员等等,最后才轮到经济舱一众。经济舱乘客有时也会自我阿Q一下:反正花的钱少得多,必须忍受些许不舒服啊。

国际长途航班两餐之间会调暗灯光让大家睡觉倒时差,有人能睡有人永远众睡独醒,如我。干啥好呢?以前乘搭国际航班,总会带几本书在身边看。现在手机里头也有很多阅读材料,设置了飞行模式随时可以看,只是出外游玩心思懒散没心情阅读。

近年来养成在飞机上看电影习惯,有时从登机到降落连看四、五部电影是等闲事。身边的人两杯白兰地之后就睡着了,睡醒了看到我在看电影,问我看什么?我说:刚看完《幸福绿皮书·Green Book》,就要看《玛丽女王·Mary Queen of Scots》了。他戴上耳机,也开始看《幸福绿皮书》,得奖作品呢,岂能不看?等我们看完电影,第二顿飞机餐的时间也到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