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走上4年路程

(照片由作者提供)
(照片由作者提供)

5月10日早上面子书出现一年前的贴文与图片,提醒历史性的一天。照片是去年5月9日晚上拍摄,5月10日凌晨3点半上传面子书,贴文写道:“5月9日午夜11点左右,林冠英非正式宣布,马来西亚变天了,不过要等SPR正式宣布。5月10日凌晨3点半,SPR还是无法宣布变天成绩,哈哈哈。我要睡了。”

那天晚上,漫漫长夜,大家痴痴地等,等一个已经知道但是要官方证实的天大喜悦消息。在等待的过程中,大家也看尽了一个失去民心的政权,不肯立刻承认败选的窘境。类似做法对民主国家而言,显然是反面教材,凸现一个败选政权耍赖、拖延、输不起(民主国家须遵守民主选举规则)。



后来国阵还是和平移交政权,不过这个反面教材之举,将永远留在历史,而一年后,这页历史也翻过去了。

去年5月10日凌晨,观看Astro Awani新闻台等待选举公布,有关节目在陆续接获及播报各个选区成绩的同时,也邀请不同领域或政党的嘉宾畅谈509选举,嘉宾之中也包括经常批评国阵的时评人(这点倒是不寻常)。

两位节目主持人向来宾发问与讨论多项政治课题,其中一项是希盟2个大党,公正党和民行党,对马来族群的冲击。当时他们谈论的是如果希盟执政,那么在我国历史上将首次出现不是单一族群政党治理国家(国阵的巫统、马华、国大党是典型例子),公正党和民行党是多元种族政党,2个大党偏向“自由主义”(liberal),那么马来社会如何面对变革。

社群之间设有无形高墙

对于“自由主义”,马来保守族群是非常抗拒的,甚至视为洪水猛兽。这一点,恐怕是华社难以想象,甚至懵然不知。我国是多元种族国家,不同族群对政策秉持不同看法是无可避免,不过比较难过的是不同社群之间设有无形高墙,沟通受到阻碍,而高墙是谁建设的呢?



国阵执政年代,3个单一族群政党各自负责3大民族的事务与利益,说得好听是各自为政,说得难听是各怀鬼胎,因此常常出现政党舞动捍卫民族利益的大旗当民族英雄。在一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家,类似政党捍卫单一民族利益的行为是零和博弈,一方得利,一方损失,没有双赢,结果是双方冲突不断、加深互相猜疑。如果人民尚不自觉,后果不堪设想。香港评论人梁文道曾经说过,我国种族政党的政治模式,在民主国家是无法走下去的,因为没有范例可循。

509后,这一切思维与做法,有了转变的机会和改变的可能。

一年以来,希盟政府推行多项改革措施,确实值得称许。不过某些政策与措施,引发不同族群的不满,反对的喧嚣也逐渐响起。这些政策,对于华裔社群来说,不够开放、也不够开明,应该要马上拨乱反正,可是对马来社区而言,则过度开放,已经威胁民族的利益与权益。两个族群的不同看法与感受显然要把希盟推向左右不是人的困境。

11年前308槟城与雪州变天,至今已经走过11年。两州的子民应该感受到州政权改变后,希盟政府执政时推行的各种改革所带来的焕然一新(505与509国州大选成绩说明一切)。今天希盟政府正在努力处理国阵留下的沉疴,止住流血经济,开铡伺候贪官,调整行政运作等种种动作陆续执行。平心而论,治国大方向是正确的,方向对了,接下来的路途就清楚了,大家还要走上4年的路程,方才知道当初的抉择是值得或不值。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