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疫情受控,首相近期宣布复工复产,不复学,让为人父母者暂且舒了一口气。面对百年一见的疫情,行管与松绑如有拿捏不当,必将哀鸿遍野。所幸马中邦交蜚浅,仅捐赠防护配备与呼吸器,中国医疗团队也不吝赐教,分享如何高效抗疫、安全解封,避免我方重蹈覆辙无辜送命。不幸,中国近日复学以来接连发生学生跑步猝死事件;15天内,已有3个初三孩子戴口罩跑步猝死。是巧合、身患隐疾、抑或口罩的不合理佩戴所致?

社交距离2米、勤洗手、咳嗽礼仪、 出外或密闭场所戴口罩乃疫情“新常态”。



那一纸薄纱真能挡住致命的冠病?世卫和特朗普的反复声明更把大家搞糊涂了。谁需要戴口罩?没症状需要戴吗?户外运动需要戴吗?心脏病或肺疾病患能戴吗?什么级别口罩才有效?会伤身吗?

坦白说,疫情爆发前,这根本是无聊的科研题,研究文献少之又少。戴口罩在公园跑步运动只有几种人:不是神经病,就是艺人(怕狗仔跟拍)。要是又穿上防护服,肯定是国盟部长“宣传运动”。

透气性低戴久中毒

冠病毒株体积介于0.02-0.5微米(Micron)。理论上,三层手术口罩能避免无症状冠病带原者把冠毒株散播出去,但无法保护未染者吸入冠毒株(因它只能滤掉3.0微米的小颗粒)。N95口罩则能过滤掉 0.3微米的微小颗粒,从而避免散播或吸入病毒株。

三层手术口罩当真“无用”?也不尽然。



口罩过滤测试证明:三层手术口罩能滤掉63%,而 N95口罩则能滤掉>95% 0.01微米的超微小颗粒 (比冠毒株小10倍)。日常生活或户外活动,三层手术罩已足够了,把N95留给曝露在高风险的前线医疗人员。更何况N95透气性超低,戴久了会因缺氧、二氧化碳潴留酸中毒,而感到困倦、头晕、胸闷;有者引发“过度换气症”、心脏病爆发、心衰竭、心律失常、哮喘、猝死等(尤其是潜在心、肺疾者)。

学生上体育课或成人羽球场猝死个案并下稀奇,当真口罩惹的祸?

常理上,倘若口罩引发窒息,人本能会奋力掀开口罩舒缓窒息,不至于猝死。但这3宗戴罩跑步猝死个案,他们都是瞬间倒地毙命。死因成迷,因为家属反对验尸。

猝死原因可说无奇不有:
1.脑动静脉畸形:

激烈运动令血压骤升,引发爆血管、脑溢血。

2.经济舱综合征:

疫情期间不常走动引发腿深静脉栓塞,运动时静脉栓塞脱落流往心脏,栓塞肺动脉,引发心源性休克。

3.未诊断心血管梗塞:

疫情期缺乏运动和锻炼,加上戴口罩运动,从而加重心肺负担。承压下冠动脉内壁斑块表层撕裂、形成血栓,造成急性心肌梗死、心律失常,引发心源性休克/死亡。

4.未诊断先天性心肌肥厚症、心律失常右心室病变:

戴口罩运动,造成缺氧、二氧化碳潴留酸中毒,引发心律失常/心源性休克/死亡。

5.未诊断恶性冠动脉移位:

激烈运动令血压骤升,导致升主动脉及肺动脉膨胀,压迫冠动;造成急性心肌缺氧。

6.自发性升主动脉夹层剥离:

激烈运动令血压骤升,引发升主动脉夹层剥离。夹层剥离若延升到:冠动脉(会造成急性心肌梗死/心律失常/心源性休克/猝死)、颈与脊动脉(会造成缺血性脑中风)。

当真口罩惹的祸?

孰不知,自1968年以来,95%的世锦赛和奥运会跑步冠军都曾在高空生活或训练,以提高他们的身体潜力。运动医学更匪夷所思研发高空训练面罩(Altitude Training Mask)来试图复制高空训练的效果(增加肺活量、提高乳酸阈值、增加血红血球质量和体积、及提升肌肉从血液中摄取氧气效率)。

科研文献显示戴罩运动加重心肺负荷,但不致于猝死,除非有隐疾。

前车之鉴,新加坡就明文允许户外跑步及2岁以下孩童出外无需戴罩。

中国卫健委公众戴口罩指南:居家、户外、无人员聚集、通风良好这些情况完全可以不戴口罩。运动量的强度应该因人而异、循序渐进、重在参与。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