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过年

过年期间报馆休假,年初一初二两天无报,年初三一早读完报纸,想起前几天的报纸因忙着为过年作准备,一直没空翻阅。读报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两天没读报,心中一直记挂着这件事。读报的本意是想多知道点新闻,然而世事瞬息万变,莫说几天前的报纸,即使是隔天的也已经是旧闻了。但我的读报心情却不受瞬息万变所影响。

进书房取旧报纸,前脚才踏入,突地眼目一亮,对于那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书桌很是惊吓,不由止步倚门伫立——这罕见的整洁让我突然惊觉,原来我是一个拘守的人,干的也是遵照拘守的事。过年,就该吃喝玩乐,就该高床软枕,再无所事事也不该工作,更无需用脑(有谁是真的爱工作呢?)



名正言顺休息日

过年嘛,是名正言顺的休息日。除了睡觉,就是吃喝玩乐,嘻哈瞎扯,看电视——如今电视频道那么多,再加上网络上的,真可谓要什么有什么,节目那么丰富,不看白不看。《圣经》上说的:“若有人不肯工作,就不能吃饭”。而过年,所有的人都不用工作,却能名正言顺大吃大喝,世上竟有如此美好的事,谁肯放过?

我当然不肯。因此拿着遥控器乱按,这里看10分钟,那里看5分钟,然后转台,再看半小时,再转台,总会按到可以从头看到剧终的。看累了睡一会,醒来觉得有饿了,去找点东西吃吃或喝点什么,吃饱喝足了再看。反正过年就这么回事!

晚上与女儿联手放烟花,但觉世上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此。

回忆小时候过年,此起彼落的爆竹声恍若仍在耳际。那时还没有禁放爆竹,过年就等于是放爆竹。爆竹屑可以从门前一直铺到马路上去;从年夜饭过后到午夜前的接财神,那爆竹声一直此起彼落。



最难忘的是大年初一的早上,大门一开,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层铺在马路上的红红的爆竹屑。但觉那红色的喜气,是无限制地一直在伸展,红得那么耀眼,那么欢畅……

幸福都是先苦后甜

然而,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不是凭白的,而人生的所谓幸福,大多都是先苦后甜。而过年,身为主妇,必定会有许多传统的劳作。年卅前的那几天,更是忙得昏头转向,忙完了家务,又到忙我个人的文字劳作。当把稿子交足,又写够了“存货”,不由欢呼一声,合上电脑,马上清理书桌——人生苦短啊,世上没什么是凭白的,即使全都是先苦后甜,也都必有它的准则或曰传统,从历史的角度去看,人生总得作有时息有度吧。

的确,我喜欢过年,重视这个属于团圆的日子。在吃喝的当儿,却想着去放烟花。烟花有创造性的美丽,热闹而繁华。虽然是短暂的,但那刹那的灿烂,不也是先苦后甜吗?

人生,恰如烟花,是热闹的,也是无常的,并且会骤然消失。

“贺新年,祝新年,新年啊年连年,爆竹声声催着想幼年……”隔壁忽然传来新年歌:“岁月悠悠,光阴似箭,回首往日如烟,痛苦辛酸,期望从今万事如意……”依然是那首唱了数十年的贺年歌,像个打拱作揖的小人儿,年味虽浓,听着仍觉得有点感慨。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