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环食

2019年12月26日早晨,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笔者身处柔佛州龟咯岛,与一行13人的高中生天文团队准备日环食观测。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一个大马典型的早晨天气。除此,在同一个镇上也聚集了不少日食追逐者,有者认识多年,在前一晚,我们还高谈阔论一番,甚是热闹,仿佛农历新年提前到来。

日环食在龟咯岛。这是一张日环食胡芦串多重曝光照片,显示了日环食的变化过程与在天空中的相对位置。 (江宇康摄)

日环食当天,那是个奇迹且丰收的一次观测,根据10年来天气统计,大马在每年的12月26日云量都特别多,有90%的可能性会被云层干扰观测。但很庆幸的得到老天的眷顾,月球的伪本影在扫过大马的每个观测点(注1)时都是晴空万里,大家的手臂上都晒出了两种不同的肤色,笔者的网络社交账号首页,连续3天的资讯都是马来西亚各个观测者的日环食成果分享。



2019年的日环食,这是在马来西亚天气很好的情况下形成。它不止在柔佛州龟咯岛是如此,马来西亚的各个观测点都是在晴空万里的情况下,大家都看见日环食了,可谓大丰收。 (黄柏捷与林立翔摄)

朝思暮想情有独钟

笔者对日食现象有种潜意识的情有独钟,在1995年第一次亲眼观测日偏食后(注2),脑袋便一直在想,大马何时迎来日全食或日环食现象呢?结果发现1998年8月,日环食在马六甲能观测得到,自此朝思暮想,迫不及待的等1998年的到来。

那是一次晴天霹雳式的观测,环食发生于早晨8时20分左右,在3小时前的清晨,天边还挂满星点,但在太阳升起时却乌云密布,还下起大雨。环食过后30分钟方见太阳倩影,此时已是日偏食了。

1998年8月22日早晨,笔者的第一个日环食。当天太阳升起时,天空已布满乌云,然后还下起大雨。当天早晨有很多学巴载着学生前来一同观测,但天气让大家败兴而归,虽然较后还是能欣赏到日偏食现象。

2008年开始,笔者学会了往国外追日,就算是大年初一也要去追,尽管在2013年开始身兼中学的天文导师,每当有日食现象在笔者能及的地方发生,都会狠狠的抛弃指导学生观测,自个儿飞往月球的影子底下。

2019年的日环食,笔者发现那是大马在本世纪能见的5次日环食中的第一个,也是阔别21年后再次有日环食降临大马,都已经来到门前了,还有往外跑的理由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弥补自己一直没有亲自指导学生进行日食观测的遗憾。



2019年的日环食,这是在马来西亚天气很好的情况下形成。它不止在柔佛州龟咯岛是如此,马来西亚的各个观测点都是在晴空万里的情况下,大家都看见日环食了,可谓大丰收。 (黄柏捷与林立翔摄)

个人在大马第一次日环食的措失,在21年后换来13个成果。当时随行的友人都希望笔者带领学生进行日环食观测的活动过程好好的记录下来,有一段要求我们集体来张大合照,在这之前,笔者认为当天最美的画面,就是日环食形成的那一刻,可是在大合照的时候,笔者瞬间有悟,当天最美丽的画面,才刚出现。

环食形成前后,是一段长达约1小时半的日偏食。1998年的日环食形成时,天空都是云层,直到环食结束后的半小时,阳光才透过云缝间渗透出来。虽然只是日偏食,但那是笔者第一次拍摄日食现象。 (陈伟伦摄)
1998年的21年后,2019年12月26日,笔者终于成功在马来西亚观测到日环食现象。这是马来西亚的日环食形态,当时所处的观测点颇有趣,月亮并没有在太阳正中心掠过,而是稍微偏移。但这个偏移,也让在场的每一位观测者们看得赏心悦目。请留意照片的下方,隐约可以看见月球边缘因月表的崎岖不平而造成的阴影。 (陈伟伦摄)
日食发生时,除了使用太阳滤光镜抬头观察日食过程外,如果没有滤光镜的朋友们,是可以透过树叶间的缝间,看见许许多多的日食影像,这是最安全的观测方式之一。右图看起来,像不像一幅水墨画? (吴书航摄)
这是马来西亚寻星天文学会精心制作的日食观测小卡片,卡片上有一片经过安全验证的太阳滤光膜,提供给学会的会员观测日环食之用。笔者与一众学生有幸的得到该学会的赠送,以示鼓励。大家可看见,透过卡片上那滤光膜,日食的倩影呢?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