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著名耳鼻喉(打鼾及睡眠终止)专科医生陈川谷

罗里、长途巴士造成的车祸频频,百姓受到牵连、家破人亡,让人触目惊心!你又是否想过,这或许与“睡眠呼吸中止症”有关!根据统计,单单雪隆地区,就有44%巴士司机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Sleep Apnea),亦即日间渴睡,夜间随时呼吸中止,不省人事,或造成意外发生!

研究显示:未接受适当治疗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开车的肇事率与酒驾的肇事率是相仿的。



孩童也有患病风险 

深受其害不自知

国民肥胖指数趋高,睡眠呼吸中止症风险也随着提高,但多数人却轻视打鼾这“小问题”,将肥胖聚焦在各种慢性文明病,“以为”睡眠猝死是“好死”,心脏猝死英年早逝是“天命”,就是想不到“睡眠呼吸中止症”!

耳鼻喉(打鼾及睡眠终止)专科陈川谷医生指出,睡眠呼吸中止症主要有3大类,分别是阻塞型呼吸中止(Obstructive Sleep Apnea,OSA)、中枢型睡眠呼吸中止(Central Sleep Apnea,CSA)及混合型睡眠呼吸中止(Mixed Sleep Apnea),其中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最常见,有95%患者属于此类型。

另有罕见类型包括主要见于小孩童群体的皮尔罗宾氏症(Pierre Robin Syndrome)及小儿猫哭综合症(Cats Cry Syndrome),尤以脸部及下巴瘦小的孩童几率偏高。



基本评估及测试睡眠呼吸中止的症状,主要有4大问题——

1. 打鼾(Snoring)

许多人将打鼾和疲惫及呼吸系统敏感划上等号。陈川谷指出,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打鼾和一般不同,最明显的是长期性、每一个晚上(只要一进入睡眠状态)彻夜不停,而且有不规律的呼吸暂停模式,间中呼吸暂停超过10秒,有者一个晚上甚至暂停呼吸数十次,每次暂停长达1、2分钟。

“这与过度疲劳或喝酒过多而打鼾完全不同。这类患者的打鼾,就像汽车或摩哆引擎阻塞、难以启动的声音,尔后有一两分钟的呼吸暂停,之后再咳嗽式的继续,就像突然恢复呼吸的情况,而且打鼾节奏不规律,呼吸不顺畅,尤其鼾声很大,干扰旁人。”

2. 日间渴睡/疲惫(Sleepiness/day time tiredness)

即使睡眠充足,但这类病患在白天依然渴睡。陈川谷有一病患,曾因为此症发生了3次交通意外!

“即使在交通灯前只停下一会儿,也会很快睡着,难以自控的渴睡也导致涉及交通意外的几率大增。”

3. 观察/目击(Observed,是否有观察或发现到有呼吸中止的问题)

美国著名篮球员沙克欧尼尔(Shaq O’neal)因妻子观察到他有“缺氧发作”(weakness anoxic spells,WAS),即呼吸“呛咽”的情况,因担心他会在睡眠中猝死,强迫他咨询医生确诊,如今他是美国睡眠协会的代言人之一,积极推动睡眠呼吸中止症醒觉教育和资讯。

4. 血压(Pressure)

当患者在夜间睡眠呼吸暂停时,会造成血压持续上升,出现“夜间高血压”,若不及时确诊治疗,久而久之(往往拖延长达数年)则变成永久性高血压。这是因为睡眠呼吸中止时,会造成间歇性的血压浓度下降,心血管收缩、交感神经亢进,心脏细胞缺血缺氧。

“若有上述两项或以上,就有可能患上睡眠呼吸中止,必须咨询耳鼻喉专科,接受睡眠检测及确诊。”而我国前首相敦阿都拉曾被揶揄“睡觉首相”,因其常被拍摄到在国会、内阁会议及嘉宾活动时睡着,直到出席一场有关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医药座谈之后,才醒觉有相关症状,经确诊后证实为最常见的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他在许多媒体的访问中,多次提到应该推广国人对此症状的认识和醒觉,因为自己就“深受其害”而恍然不知,深刻体会此症所带来的影响。

睡眠测试

陈川谷说,睡眠测试是诊断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最主要检查,通过机器检测血液氧气指数、呼吸模式、血压、呼吸中止次数和时间。凡出现两项以上症状者,应接受相关测试。在多数情况下,他建议病患在家接受测试,因为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能自然入眠,测试也较准确,在医院的环境,人们往往会不自在,影响睡眠素质,降低测试的精准率。

睡眠测试诊断包括睡眠多维图及滴定测试(CPAP Titration),另外还有多项生理睡眠检查(Polysomography, PSG)同步检测患者睡眠状况,在家测试者可使用血样记录的方式,使用血氧计检查睡眠血氧浓度,也可有效测试中度或严重的睡眠呼吸中止患者。

他特别强调,在测试之前,须避免喝酒、咖啡或服食安眠药,并且要有至少4个小时的失眠,否则将影响测试的准确度。

肥胖也是高风险群

比起女性,男性患上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几率高出3倍。年龄、肥胖和脸部轮廓结构也是增加患上此症的风险因素,其他因素包括扁桃腺肿大、小脸部或小下巴者,以及遗传因素。

陈川谷说,人体随着年龄增长而老化,软腭组织因逐渐软化而下垂或塌陷,阻碍呼吸气流道,继而造成严重打鼾及影响睡眠时的呼吸,有6%的病患正是出现“软腭悬雍悬雍垂平面坍塌”(palate collapse)。

男性的肌肉较女性多,包括喉部呼吸道的肌肉,赘肉的几率自然增加,当肥肉越多,就越阻碍呼吸道气流。

而马来西亚的睡眠呼吸中止症几率偏高,年龄和肥胖是主因。“越肥胖就越有呼吸系统疾病的风险,包括睡眠呼吸中止症。”

陈川谷指出,我国约有20%的60岁或以上年长者,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而全马估计有20%人患有此症。随着国民指数趋高,尤其孩童超重和肥胖率日趋严重,有关数据或将持续上升。

此外,亚洲地区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比欧美地区来得高,相信脸部轮廓较小是其中一项因素,而这也牵扯遗传因素。

陈川谷说,脸部结构瘦小,尤其是下巴很小的人,患上此症的几率增加,因下巴狭小,软腭及舌头位置空间有限,对口腔及喉部的结构皆有一定的影响,而脸型轮廓有家族遗传的因素,追溯这类小脸部、小下巴的家族史,往往有长期性严重打鼾的问题。

扁桃腺肿大者也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风险群,即使是年轻人,也有严重的打鼾问题,而且说话咬字不清,即俗称的“大舌头”。

一些有鼻窦炎、鼻敏感者,若打鼾情况严重,也有患上此症的可能,须格外注意。

儿童患者

睡眠呼吸中止症不是肥胖者及年长者的专利,孩童也有患病风险。

陈川谷说,这类病童主要有两大类,一是典型患者,即肥胖群,导因和成人无异,另一类是亚型患者,即身材瘦小的孩童,可能因扁桃腺肿大而增加患病几率。

调查指出,儿童患者的智商发展将受影响,未来患上糖尿病的风险也大大增加。

打鼻鼾的大影响★婚姻

许多夫妻因另一半的眼中打鼾而选择分房睡,互不干扰,一些甚至因长期分房睡影响性生活而离婚,一些则因受不了打鼾影响睡眠而离婚,在美国,这样的案例已非新闻。

★社交

旅游时被其他同行者拒绝安排同房,或因严重打鼾干扰他人而遭投诉。长期困扰而影响社交及心理,有可能恶化成心理疾病,比如忧郁症。

★交通意外

在英国,有强制规定商用车辆司机(巴士、罗里)在获取执照或受聘之前,接受睡眠测试,以确定是否有睡眠呼吸中止症。但在交通意外率越来越严重的我国,迄今仍无这项规定。

陈川谷透露,国大医院近期针对300名司机所做的一项调查指出,雪隆地区有44%的巴士司机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而患上此症者的交通意外率增加7倍!

将近一半的司机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的严重情况,是个人生活习惯及至整个体制所造成的恶性循环。“巴士司机因薪水偏低,须长期加班开车赚取收入,在休息站仓促吃饭,且是不健康的三高食物,喝高糖饮料保持清醒,导致病情恶化、肥胖,提高糖尿病和心脏病等其他并发症风险,这些同时也是患上睡眠呼吸中止症的高危因素!”

★睡眠中猝死

有严重睡眠呼吸中止症者,睡眠中心脏猝死(Sudden Cardiac Death)或早逝(Premature Death)的几率比一般人高出两倍!

陈川谷说,许多人对此症缺乏认知,更没察觉到其危险,睡眠呼吸中止时,心电图不正常,造成突发心脏病或心脏衰竭而英年早逝,这类死者之前没有心脏病征兆,却在40岁至50岁之间即猝死。

“所以,不要轻视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危险,一个人缺氧4分钟就会死亡,所以这4分钟也是医疗人员拯救脑缺氧者的黄金时间,一些情况严重的病患,一次睡眠可能呼吸中止90次!”

★对身体的影响 

●罹患心脏病的几率增加23倍。

●中风几率增加3倍。

●50%的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未来罹患糖尿病的风险偏高。

关于治疗★持续正压呼吸辅助器(Contin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Machine,CPAP)

面罩式高氧机器,输送氧气到呼吸系统,每一次睡眠时即佩戴,须永久治疗,虽有疗效缓解呼吸中止、日间渴睡、血压和心脏功能不突变等问题,但超过50%的病患在一个星期之后就因感觉不自在而拒绝继续治疗,另外50%患者也在一年后放弃,选择手术治疗。

“政府为减轻病患经济负担,两年前批准动用公积金第二户口,购买CPAP,辅助器价格约5000令吉至1万令吉。”

★手术

主要是软腭支架手术或扩阔上呼吸管道手术(lift up the palate),还有正腭手术、悬雍垂咽腭整形手术、切除肿大扁桃腺、增殖腺等等,鼻窦炎或鼻敏感而导致睡眠呼吸中止症则进行放射频率手术(Radiation Frequency),抽掉鼻窦炎组织,效果比高热度的镭射为佳,属于微创手术。手术疗效显著,解决70%至90%的打鼾,虽有大约10%仍打鼾,但缓解许多。

改变生活方式是长久良方

●减肥。

●运动。

●尽量侧睡或在脊柱以枕头支撑(有助呼吸顺畅)。

●避免服用安眠药、喝酒、咖啡、抽烟。

●改变饮食习惯,减少服食高糖饮食。

报道:陈绛雪 摄影:王宥文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