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肢、义手,时有所闻。

义眼,却鲜为人知,甚至“耸人听闻”。然而,不知道并不代表不存在,心有畏惧并不代表不需要。



也正因为缺乏这类的知识与醒觉,导致许多人走了很多冤枉路、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甚至无法继续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是很可惜吗?

烈日当空,一个割草工人在路边割草,突然一块尖锐的小石头“啪”的一跳就击中他的眼睛,严重割伤他的眼珠,他顿时血流如注。

他在高速公路上驾驶着,突然一辆重型罗里的物件从前方疾飞而至,他闪避不及,外来物冲破车镜撞进车里,直击他的眼睛。

休息时,一群孩子在玩乐,突然有人嚎啕大哭,原来他们在玩着的指尖陀螺叶片,不知何故,尖锐的叶片直接弹中其中一个孩子的眼珠子。



在马来西亚,车祸、工业意外、职业意外、孩子玩乐意外、糖尿病不受控制造成细菌感染;患肿瘤,如视网膜母细胞瘤、皮脂腺癌、鳞状细胞癌、基底细胞癌等因素,导致人们失去眼睛的问题,时有所闻。

眼科专科暨眼科外形整型(Ophthalmologist and Oculoplastics, Lacrimal and Orbit surgeon)外科医生何淑芬(Dr Ho Shu Fen)指出,因为缺乏醒觉,病人在寻医的道路上走了很多冤枉路。

“很多人即便装了义眼,因为缺乏照顾或病眼逐渐收缩的问题,过了几年又松脱易落,令他们失去信心。

“一些病人先前寻找缺乏此手术经验的医师求助,动了几次手术,导致眼窝损坏,也令眼科外形整型医生必须设法去获得眼窝重建的资源,耗费许多时间与精力。”

须知,眼科外形整型医生,是需要在获得眼科专科之后,再接受多3年的精专训练,大马并不普遍,全马仅约有20人,且未必全部会做眼窝重建手术,更何况是没有受过正统训练的医生了。

眼科专科暨眼科外形整型外科医生何淑芬:义眼可帮助病人重拾信心,如常社交。

两种手术重建眼窝 

简单说明,如果我们的眼球是“鸟蛋”,我们需要像是“鸟窝”的眼窝(Socket)来承载着它。一旦失去天生的眼睛,就必须由专业医生取出眼珠、在情况允许下在眼眶植入物及重建眼窝。在眼窝重建之后的6个星期,就能装上义眼,再由眼皮握着它。

何淑芬指出,眼窝重建手术分两种:一、首次手术( Primary Procedure),即眼睛坏了,须取出眼珠。

过程是这样的:保留肌肉与巩膜(Sclera),取出眼角膜(Cornea)、晶状体 (Lens), 脉络膜(Choroid)、视网膜(Retina)、眼睛玻璃体(Vitreous Body)等等,如果没有细菌感染,可放一个植入体(Implant),再缝合巩膜把植入体包在里面。“包”着的植入体让眼窝有体积,可以减少义眼的重量及减少下眼皮承载义眼重量的负担。

接着,医生会暂放一个塑料制成的义眼片(Conformer)进眼窝,协助眼窝定型或收缩。

6个星期后,将取出义眼片,义眼制造技师会根据眼窝量“眼”制造义眼,让他们戴上。

第二种手术是“再次手术”(Secondary),意指病人已戴上假眼一段时间了,可是发现义眼一直掉下来或戴不上去了,只好取出眼珠。其中原因包括病人因为排斥义眼有时戴上有时不戴,使到眼窝慢慢收缩,义眼再也放不进去、眼窝慢慢松宽义眼越戴越“重”容易松脱,或是之前医生因为细菌感染或其他因素没有放过眼珠植入体。

“此时需重建眼窝,这就极考功夫。基于眼窝在眼球取出后便会呈空洞状态,不久会结疤、收缩,要重建,必须从自体移植适当组织,如嘴唇、嘴皮内部的上皮组织(Epithelial Tissue)、肚子或臂部的真皮脂肪组织(Dermis Fat Graft )。

如果结疤太快导致无法置入义眼,重建手术可能需要超过一次。

重建眼窝置入义眼后,病人已可以如常生活与社交。

寻找完整上皮组织

她补充说,疤痕管理(Scare Management)对专科医生而言挑战极大,因为他们必须找到病人自体的完整上皮组织。

“最好的上皮组织是未曾使用、单层的,因为曾经割过的组织会结疤、渐渐收缩、不能扩张。一般医生只会移植嘴唇的上皮组织。由于一些病人的上皮组织曾被人取过,导致眼科外形整型医生必须创意寻找其他方案,包括嘴皮内部、肚子及臀部脂肪组织。

“即使上皮组织被取了,病人只会感觉嘴有点麻,只需在首一两个星期吃粥,之后便能复原。”

随着科技进步,近十年来,多数医生会采用以多以聚乙二醇(Metaphor)或生物陶瓷(Bioceramics)制成的植入体,这比早期的玻璃、合成珊瑚“天然羟基磷灰石”(Hydroxyapatite )更好。

上述手术没有年龄限制,一些孩子甫诞生便有特别小的眼睛也适宜。

需要一辈子跟进

何淑芬指出,凡动过眼窝重建手术者,需要一辈子跟进,因为他们的眼窝会改变,而义眼与眼窝会磨擦造成眼睛有时会流出一些粘液, 这些粘液会粘在义眼上造成敏感。至于配好的义眼,也需每半年回到医院让眼科造形整型医生检查、让义眼制造技师磨去粘在义眼的蛋白质粘液。

定期复诊重拾信心

“我们不需要清洗眼窝,因为眼睛有自动清洗的功能,若流出粘液,抹一抹便行。可是,如果流出青色的粘液,便可能有细菌感染;至于植入体,即便‘包’得好好,其粗糙的表面还是可能会暴露出来,须要用动手术用巩膜来遮盖所以必须特别注意。

“病人必须定期复诊,别等到出现问题时才回来。曾经有位病人术后不复诊、又卫生不足,结果须要动几次手术才能重建眼窝。”

何淑芬指出,凡需动手术的病人,医生都会预先让他们有适当的心理辅导,毕竟眼珠取出便不能再置回。

她说,眼科外形整型的目的是要协助病人重拾信心,如常社交。

目前意外失明而需要配上义眼的首次手术是可索偿的,手术费少于1万令吉;唯再次手术的1万8000令吉则被视为“美容”,不能索偿,加上大多数病人属中下阶层甚至没买保险,结果雪上加霜。

眼窝重建术后,医生会暂放一个塑料制成的义眼片(conformer)进眼窝,协助眼窝定型,不生长其他组织或收缩。

全马制造技师仅5人

何淑芬从2009年开始在先进国进行上述手术,然而由于先进国鲜少会有工业意外的例子,病人也不排斥配戴义眼,手术方案不多。相比之下,马来西亚的安全意识极低导致眼睛受伤的机率极高,2013年回马后,她碰到各种挑战,必须自行研究与找到解决方案,所累积到的经验远甚以往。

“未来的挑战,是除了移植嘴唇、嘴皮内部的上皮组织(Epithelial Tissue)、肚子或臂部的真皮脂肪组织外,再找出其他资源;此外,渐进改良,补得更好!”

很庆幸的是,目前吉隆坡一家眼科医院,她可以与义眼制造技师(Ocularist)莫哈末法依兹合作,让病人在术后可尽快配制“度眼而造”的个人义眼。目前,全马义眼制造技师都在雪隆一带,仅5人。

义眼制造技师莫哈末法依兹:义眼也会协助孩子的脸庞骨骼平均、正常发育;它也能随着另一边眼睛转运约15至40度。

制造与照护:

义眼制造技师(Ocularist)莫哈末法依兹(Mohamad Faiz B. Ramli)指出,为个人配制的义眼价格1000令吉,整个制造过程需耗时3天。配上义眼时,如果病人感觉不舒服,眼科造形整型医生会指示义眼制造师把义眼磨平到完全适合为止。

每月自行清洗一次

他说,义眼采用与假牙一样的PMMA不敏感材质(聚甲基丙烯酸甲酯,”Poly(methyl methacrylate)”,又称“Acrylic”)。病人可每个月取出义眼自行清洗一次——用普通肥皂、清水洗、抹干、像戴隐形眼镜般戴回。病人需定期回来复诊,技师会用特别机器帮他清洗、磨平,他们需一生跟进。

 儿童每年更换一次

义眼的时限是成人5、6年,儿童则可能需每年更换一次,视乎他们成长的速度,“孩子长大,眼窝会宽,容易长疤填补掉空洞,造成义眼不再适合”。也许很多人不知道,义眼也会协助孩子的脸庞骨骼平均、正常发育;它也能随着另一边眼睛转运约15至40度。

欲知义眼详情,可浏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fp2FFlMDh0&feature=youtu.be 

消毒双手
肥皂清洗
清水冲洗
抹干

知多一点:
认识义眼

什么是义眼(Prosthetic Eye)?义眼是一种植入眼窝以代替眼球的假眼。

义眼是由聚甲基丙烯酸甲醋(Poly(Methyl Methacrylate))的物质制成的,既生物相容性(Bio-Combatable),也对身体组织不敏感。

功能

●改善外观及美化

●防止眼窝组织增长以至于填补空洞部分

●防止眼窝变形

种类

制成品:可在当天配戴

定制:需3天制作时间

制作程序

●第一天:

采摘眼窝模型

制造蜡制模具

制造义眼

标记虹膜与瞳孔

●第二天:

配合另一边的正常眼睛,为白色丙烯酸塑料(acrylic)上色。

●第三天:

最后磨平,确保外观精致清晰,植入眼窝。

跟进

清洁:平均一至三个月一次。

磨平:根据病人保养义眼情况而定,一般一年一两次。

扩大:在植入义眼后,眼窝可能会深凹进去脂肪萎缩。

缩小:因眼窝结疤。

代替:5年,或因适合、舒适、美观因素出现变化时。

我们在进行危险活动时,必定要戴上护目眼镜,防患未然。

报道·陈品洁 摄影·陈奕龙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