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追着罗志祥被前女友怒爆外遇劈腿不断的八卦时,正好收到一个久未联络的外国前同事突然发来讯息。相互问候后,她问了一句:疫情期间我可以出去社交吗?



接着她说:昨晚听见邻居家里开派对了,一定请了好些客人参加。听其语气,不像是对邻居未遵守禁足令而不满,倒像是邻家开派对未邀请她而有点委屈。我猜想,与孩子遥隔两处而独居的她,大概是憋不住苦闷了。

这位同事虽年过50,外型仍然耀眼,性格也显年轻,热衷社交人群,有时会难耐孤单,对陌生男人有浓厚性趣。记得有个周末,我们与几个都上了年纪的同事外出聚餐,餐后转去喝啤酒,到近午夜时,她建议大家驱车几公里去一个老外酒吧区去再喝几杯。当时我们这些伯伯阿姨早想回家睡觉了,她却兴致勃勃说the night is still young。结果,她还真的独自一人继续泡夜店去了,最后大概也是一贯地到天亮才回宿舍。有时,比如圣诞节,她会很怕孤单,有强烈找人聚会的社交需要;有时,大概是想找人上床的性交需要。大家自然心照不宣。

竞争追女孩剧码

两年前我曾到某国参加课程,4个星期里与一群外国男女学员一起上课与生活,不久就出现某女生恋上某男生,某男生同时撩几个女生,甚至男士们暗地里竞争看谁最先追到女孩的剧码。课程尾声时,每天风骚撩妹却似乎一无斩获的英国男孩好像有点泄气了,负气地说,其实他脑子想着的,也不过是找个人上床罢了。

按理说,身边常需要朋友围绕的高社交需求人士,会比起那种独来独往的孤僻者更重感情。但事实未必如此,可能正好相反。像罗志祥事件,就让人看得很清楚,一些越是需要不断换床伴的人,反而越是不会或不要真正的与人谈感情,即所谓的“爱无能”。



常有不同外遇

上述女同事曾透露在她跨越30年的两段婚姻期间,也常有不同的外遇。在中国工作的最后几个月,她身边出现了一个40出头的中国疑似男友。后来,知道她有离开中国回澳洲的打算,一次聊天问起她即将离开的心情,以及要与中国男友分开可会难过,她洒脱地扬眉回说:“我并没打算告诉他我要走了呢!”至于难受,她说:“不会啦。我的心早就像冰块一样又冷又硬。”

经历了许多次身体亲密而内心没有真正交流的男女关系以后,可以明白她早就把心封紧,只是在感到空虚寂寞时,就找个短暂对象来驱散寂寥,相信彼此也清楚,这各取所需,并不是在谈感情。

疫情迫使人人保持社交距离,这时想要热闹的会若有所失,平日需要很多亲密接触的也许会饥渴到抑郁。身边没有别人的此时,往内心深处问一问,渴望饥渴的背后,是怕寂寞,还是真心珍视感情?能梳理好两者差异,那被寂寞孤单煎熬几个月,应该也值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