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是湖北中部一座小城市,距离武汉170公里,人口不到100万。小时候总是看着地图,幻想我们省市在未来会像所处地理位置一样,成为中心,受人瞩目,不曾想到会以今次疫情的形式实现。虽然唏嘘,但在疫情中实实在在地经历了一次“回家”之旅。

1月初从北京外出开会,期间偶有看见高中好友群里分享,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的新闻,但当时并不在意,看新闻里措辞总觉得应该没事儿。到了1月17日,由出差地准备直接返回老家过春节,需在武汉中转,记得很清楚,从下飞机到乘地铁去汉口站的途中,没见到一人戴口罩;到了汉口站,看见人很多,还心想这是熟悉的春运。



说实话,近几年我对武汉是越来越有好感的,所以到了汉口站,见离开车时间还有几个小时,我还特意去吃了一碗热干面和一份蛋酒,这算是湖北人吃早餐的标配,接着还饶有兴致地在汉口站转了一大圈,看看变化,当时好像没看见有人戴口罩。

后来回想起这一段,不禁感谢主的保守,也在之后李文亮医生的事件中,意识到我和那些曾经无视他,甚至举报他的人本性无异。回顾我最早在好友群里看到提醒的新闻,是在12月31日,之后在1月3日、1月9日、1月11日、1月14日、1月16日接连收到朋友的提醒——但我在1月17日回家时还是选择了无视。

“我想到施洗约翰也是耶稣时代的吹哨人,而耶稣是整个世代的吹哨人,他们更为完全,更为无私,所传的信息更是救命的信息;但除非人愿意敞开自己的心,认真听听这声音,并真的关心自己的生命,才能接收到这信息。”

武汉宣布封城

疫情在接下来几天的新闻报道中陡然严峻起来,从20日确定人传人我也开始意识到严重性,我开始劝说家人停止一些聚会,但那时家里的长辈们就像之前的我,觉得应该没什么大事,还想照常安排过年的事情。我很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但很快在23日凌晨武汉宣布封城,接着我们的市封城封路——一切改变来得让人来不及反应,我们家就这样被分割在三地准备过年。



心里的许多负面情绪在除夕夜爆发,那晚本是陪妈妈看春晚的节目,但我的手还是停不下来,继续刷新闻——看着一条条爆出来的新闻,联系起来时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我们被骗了!电视里喜庆的红色和刻意的笑容,都让我感觉怒不可遏。那时看着若无其事的妈妈,我也觉得难以忍受,不知为什么心里充满一种对全世界不满的怒气,那一夜我几乎无眠。

两天后一个弟兄关心我,问我在家的情况,当时我依然感觉愤怒并加进了一些论断,但还是如实说了自己的感受,他的回应让我看见神的光照了进来。他是这样说的:

“不要让社交媒体里面各种消息和意见,构建你对现实的认知框架,那是一个陷阱,现实远远比这些复杂和多维度。今天上演的各种世相,在神的话语里面都有非常清醒的判断,但是神的话语却能一直给我们力量和盼望。我们住在地上,不知道在天上发生的各种争战,但是我们当以耶和华的信实为粮,又要依靠他而行善。我们要做的事很多,前面要走的路还远,保守好自己的内心!”

神在召我回家

看见这条信息我一下反应过来,是啊,停不下来的手将我引向的并不是一个真相,而是试图在爆炸的信息量当中找出食物,填补我心里愤怒的口,我发现这愤怒,掩盖的是内心深处的不安、软弱和恐惧。而此时我知道神在召我回家,回到有祂同在的家中会有平安、力量和盼望。

随后我踏入公园向神祷告,因为封城公园里几乎没人,我一个人就看着天向神开口,那时一段当天读过的经文在我心里回响——

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做裙子。天起了凉风,耶和华神在园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听见神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神的面。(创世记3:6-8 和合本)

我愤怒,是因对许多信息梳理后,认为,在事态发展到难以控制前,本有几个重要的时间点,可以用更合理的态度来提醒大家注意防护,然而事非如此。回想之前他们的一系列决定,让我感觉被欺骗,被忽视。继而我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出来——如果换作是我,会比他们做得好上百倍!

然而回响的这段经文让我看见,人类始祖亚当夏娃在吃了分辨善恶树的果子后,第一反应是羞耻,第二反应是躲避。他们吃果子是觉着它好看,更是能给他们带来智慧,他们想要更聪明,以为这对他们会更好,但结果却是感觉羞耻和想要躲避。

“羞耻和躲避”——这不正是在我犯错之时,通常的反应吗?若我果真在他们的位置上,回到一个个做决定的点时,我会果断承认之前的错误,再做出明智的决定吗?我心里诚实的回答是:不一定。

这段话带我到神面前悔改,我的愤怒,是因我自认比他们更好,更配得;我心里因他们的错,恨不得咒诅他们。然而,细想他们的做法,就是罪会带来的正常结果啊,这罪就是悖逆神,以自我为中心。而我从前就是陷在这罪中,就是如今还是如此,若不是神用慈爱吸引保护我,用真理引导释放我,我只会成为一个越来越“高级”的犯罪者。我悔改求神饶恕我的骄傲和自义,神却挪去我对他们的愤怒,像主祷文所写:祂免了我的债,我也免了别人的债。

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马太福音6:12 和合本)

真的平安与人相连

接下来的日子,我停止了刷手机,定意安静住在神的家中,也越发感受到祂所说的真平安。疫情之下众人都在迫切地求平安,我不知大家对“平安”的认识是否一致,只是是舒适时的安逸?而安逸的状态下心里也不见得有平安——平安是相对于危险而言的,疫情是强行将众人带到死亡的危机面前,没人愿意面对死亡,所以迫切想逃离,祈求平安。但假的平安会只求自保,一旦安全,便会事不关己;真的平安却是与人相连,即使在危机中有害怕,但因对永生神的确信,可以忍耐,生出盼望,并愿意与同在危机中的人一起哀哭,不吝惜爱心。我便在这疫情中见证了许多有这真平安的人,他们的爱心体现在:不怕麻烦,持续地帮助受困的人。

这期间还经历了我们省领导换帅,我为新上任的领导祝福,求主赐给他们智慧和谦卑的心;也为因为疫情被免职的人祈求,求主怜悯他们,用光带他们出黑暗。

有人说疫情是一场灾难,在灾难面前没有人是胜利者,愿神带领承认自己是失败者的人,找到回家的路。

也有人坚信这是一场必会得胜的战役,我认为也对。这的确是一场必胜的战役,然而战场不在这地上,是在天上。世俗化物质化的潮流咆哮着,将人裹挟着朝死亡而去,人的心变得越来越刚硬,但神并不会眼睁睁看着这计谋得逞,祂的哨子依然吹响着,那愿意放下自己听祂声音的,祂要进到那人心里去,死亡不能做主,祂已向死亡夸胜。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