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性

插图:NJ Lim

你等过日出吗?像泳池痴等戏水的人。

有段时间爱上晨泳,每个周末早上7点报到,独自霸占偌大的泳池。50米长奥利匹克规格的泳道,20次不间断来回为必修基本功。半个小时内脑袋呈放空状态,眼中只有前方的墙、口里吐出的气泡,还有泳镜内面凝结的水气逐渐模糊视线。几番憋气与吐气,足够厘清一些思绪,或者把它遗忘。



那段时间生活得极简,不上班的日子被泳池的水位漫过时光的界面。

水花因我而存

千年虫来临前的最后一个圣诞夜,不知是泳池还是我被世人所遗忘。池面上漫开的水花仿佛因我而存在。不知哪来的气魄想单凭一口气游达对岸,几次尝试,仅有一次近乎完成壮举。那次手脚在池底滑动的同时,心中默念心经,心跳的律动当下变得缓慢,眼下白色磁砖一格一格往后退。眼看就快碰触到终点,一尾鱼狂跃出水面。

那晚特别想你,原来就算化身为一头鲸,我还是得浮出水面,像人一样呼吸。

SJ,我们不断错过在水中来回相遇。所以我一直写一直写,写出一道伤口一个秘密,写出一道痂绽开成一朵花,而你站在出口处,安安静静地看着我流血就好。然后我会自行痊愈,年复一年守望第一道映在池面的晨光。



那道光——如你,喜欢水花然而此生不谙水性。

〈答案〉

一双翅膀

剪去多少片天空的尾翼

土里探温的鸵鸟

在臆测大雁与麻雀飘浮在风中

飞行的流向

夏天已开出

一朵朵沾满汗水的刺青

一定有人

不畏晒伤而来

不为戳破比较完整的天空而飞

再不而坠,如羽毛

轻轻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