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呵

母亲呵

你不作武装



坦然彳亍在贫血症候的橡胶莽林

一分晕厥  一寸昏眩的步履

一寸冷漠  一分不安的痛楚阅历

三十年  对峙

毒蛇阴险的唾液



山蠍眈眈的虎视

蚊蚋轰轰烈烈的要挟

雨林病毒的然的挑衅

魑魅换魍魉尖酸的触角

死神阴沉沉的谋略

三年八个月黓黑的硝烟血腥

还有紧急状态冷冽的刀锋

从肌肤尖叫划过

而你温馨护念的福音

如偈

那样慈蔼地解读人生

那样纯朴地勾画人情世故

那样干实地实话实说

那样坚定地审视岁月流逝

那样从容实在地过生活

父亲却病了再病又病又病

无奈地收拾好药方走了

日子无声无息地破旧了

你也偷偷地老了

眼花了  脚没活力了

就这样  母亲呵

你一手文盲  招着父亲仁慈的苦灵魂

一手劳谦  挽着童年稚嫰的草色

安祥地步入温婉的斜阳

徐徐地谢幕而去  离我们而去……

六年了  母亲呵

母亲

后记:母亲于2013年9月23日早晨九时安然地离去,享年93岁。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