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有机”当道,有机食品专柜遍地开花,即使售价是普通食品的几倍依然不乏拥趸。

相比之下,有机花树的增幅无疑较为缓慢。郭景文与黄彩霞,一个是种植者,一个是零售者;一个在金马仑有园圃,一个在昔加末有园艺中心;两人都在搞“农药革命”,拒绝对花草树木喷洒农药。



花草拒绝农药,有这个必要吗?这样的决定又带来哪些影响?

肥美农作物背后,往往花了不少心思在打理,喷洒农药是其中之一。据估计,在花圃和田间喷洒的农药,只有1%是真正对付害虫,45%则落在花树或农作物上,其余54%则落在土壤里。大雨冲刷后,农药就会流入溪流,河海或水库中。

这或许能解释三不五时出现的农药残留新闻,例如去年中金马仑农作物被农业局抽样检查后指农药含量超标并勒令在未来6个月减低农药的使用、2015年时我国的种植胜地金马仑高原就曾被报道水质被检验出含有毒农药、出口蔬菜因为农药超标被新加坡农粮兽医局拒绝的新闻也非头一遭。

若非从事农业的人,恐怕不了解“农药”的威力何在。有机食品需求上升突显人类对食品安全、健康的重视。

赏心悦目背后



除了吃进口里的农作物,供欣赏用途的花树当然也会遭遇病虫害,按照传统/主流的耕种方式,同样需要以喷洒农药来控制,尤其是人见人爱的玫瑰,赏心悦目的背后是由农药所成就。

曾经有一段时间,柔佛昔加末99植物乐园东主黄彩霞疯狂爱上玫瑰,她不假手员工,亲自打理。她种的玫瑰长得比别人的高也更娇艳,为了栽种出美丽的玫瑰她更是勤力的研究如何配搭各种农药使用,制定好时间表,照表操课,每星期至少喷2次农药。

“有种过玫瑰的人都知道,玫瑰的病虫害太多了,需要使用大量、多种的农药来维护它。”

那段期间她一直有皮肤痒问题,而且严重到需要医生开药控制,但当时她并没有意识这是拜农药所赐。

郭景文 ·大马环保农销合作社副主席

·金马仑第一位种植无化学农药“环保花树”农友

为下一代而改变

郭景文、黄彩霞并非在事业的起点就拥抱环保花树。和大多数人一样,刚开始他她都是采取惯性种植模式,也就是定期喷洒化学农药,毕竟这是主流而且迅速见效。

两人起心动念要有所改变虽然不一定相同,但园艺界品牌Baba举办的活动无疑是个引起他她深思的关键点。(Baba自2010年开始在全马推动有机环保种植)

因为对多肉植物的喜爱,郭景文在25年前放弃工作,把兴趣当成事业来经营,到金马仑高原投入种植行业。

深思环保大胆尝试

约莫是5年前,他出席上述组织举办的活动并观赏环保相关影片令他很有感触,又加上联想到自己与2女儿之间曾经一段有关环保课题的对话,令他开始深思,大人是否应该也为地球做点事?适逢Baba也在鼓励农友尝试种植环保花树——用有机的方式种植观赏花树,他便大胆尝试。

“那时我在想,这可能也是个商机,因为这是新的产品,别人没有做过,值得考虑啊。如果拿园里10%土地来做环保花树,也就少打10%的农药,拿20%土地来做,农药也少打20%。”

而原本在吉隆坡上班的黄彩霞厌倦了朝九晚五的工作,2003年回乡小休之后便留在当地发展,后来更与先生开设园艺中心,一做就是16年。

园艺中心使用农药和化学肥料来让花树长得更好更美并控制病虫害,也是众所周知的事,这种情况在她怀着老二参加上述活动时,开始有了转变。黄彩霞说,返家后她和先生商量,决定为了下一代和保护土地而改变,决定不再喷洒农药。

【坚持】

有机种植从来不是一条简单的路,多少人曾经心怀希望的开始最后却是满心失望的离开。

在开始种植环保花树时,郭景文没有冲动到把整片园地都拿来赌一赌,而是划出一小部分土地,选择了10个品种开始施行。

明知道当时的认证机构设定的条规规定不可施打化学肥料、化学农药,但他抱着“好”的心态去尝试,但这个决定也著实让他吃了一些苦头。

辛勤付出全军覆没

打个比方,在当时不能施打化学肥料和农药,这就如同一个人生病了却不可以吃药般,“你想像一下,这样子花树可以生长吗?”

而且当时市面上可供选择的有机资材(如肥料、土壤改良剂、植物保护剂(病虫草害防治剂)……等)少之又少。

如果用惯性种植模式,一般上花树成品在第3个月至6个月之内可以出售(胥视品种而有所不同)。但郭景文不打化学农药的花树在第1、2个月已经可以看出有些不对劲,到了第5、6个月时甚至连标准规格的50%都没有达成,他的的用词是长出来的花根本不像花,草不像草,最漂亮的是花盆,可以说辛勤付出是得来“全军覆没”。

有了坚持就有出路

所幸,后来当时的认证机构改变其中一项条规,允许环保花树使用化学肥料,“他们有考量到,可能因为我们把花树种在盆里面,浇肥是浇在盆里而不会污染土壤,所以我们被允许使用化学肥料。”

再加上新的有机资材开始陆续面世,以及自己坚持下去的决心,经过了将近一年的尝试和摸索,他总算能推出第一批的产品,然而若是与惯性种植模式的作品比,只能达到其标准的70%。

回想当初,他直言学会了坚持就有出路,倘若当初半途而废就不会有如今的成果。

黄彩霞 ·园艺中心东主

·获得环保园艺中心认证

【收获】

黄彩霞和先生在2011年开始接触无农药种植,逐步矫正花树的种植与护理方法,2015年成功转型为环保园艺中心并取得认证。

这次转型带来不少改变,包括他们的园艺中心开始出现该有的生态环境,会有蝴蝶、蜻蜓、螳螂、蜗牛、瓢虫、小松鼠、鸟类……来拜访,昔日施打化肥喷农药时,这种画面绝无可能。

远离农药与化肥也让两人找回健康,更有了农药检测体质——只要经过或进入有喷洒过农药的种植场,他们就会感觉眼睛痒、皮肤痒……等状况出现,“我们就会想为什么以前这么笨,把自己的健康拿来做赌注,现在会更注意这些状况。”

夫妻俩也有更多时间与孩子的相处。以前黄彩霞担心小朋友接触喷洒过农药的花树,从来不带长子来园艺中心。

转型成功后,园艺中心成了孩子玩闹学习的乐园。

教育客户社会责任

在不断学习和提升的过程中,两人也认识并重视社会责任。她直言,知道农药化学肥料种种危害后,不可能再继续向顾客销售有害的产品,并决定扛起把关者的角色,帮顾客过滤有害产品并推荐有机资材。

此举固然是出于一番好意,但立场不同解读不同。顾客会认为这是为了赚钱而推荐有机产品并倾向于选择能快速见效的产品。通常,她会反问对方种蔬菜水果种给谁吃,倘苦是吃进自己和家人的肚子里,用化学药物和肥料来守护蔬果,与巴刹卖的蔬果有何不同?还不如直接在巴刹购买就好了。被问的顾客通常都会愣了一下,恍然大悟自己为了求快速见效而。

“对吗?!如果你要种蔬果,你是为了下一代,为了自己的健康,可是为什么你要选择化学肥料呢?就是在这个行销肥料药水的环节,我觉得我们有责凭和义务去教育客户。”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