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医学时代
中西合并即将实现

虽然现代医学取代传统医学近百年,成为全球多数国家认可及采用的正规医疗体系,但传统医学依然风行。随着世界卫生组织从九十年代开始定义和拟制传统及现代医学的整合方案,越来越多的先进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根据各国的情况而拟制整合医疗政策,作为“替代医学”或“辅助医学”。

蔡高茂:将传统医药最优化地融入国家医疗保健系统,作为实现全面改善健康和生活质量的方法。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国政府在2000年之后就开始投入整合医学政策和策略方案的拟制工作,迄今全国其实有15家政府医院的门诊获准提供传统医疗,作为正规疗程之后的辅助或后续治疗,包括针灸、草药、马来传统按摩术和印度传统疗法。



身为世界卫生组织(WHO)成员国之一的马来西亚,在整合医学方面的积极度其实不落于其他国家,从2001年开始即根据我国的情况,拟制和修正适用于我国的整合医学政策,并在全国部分主要政府医院实践,努力克服和解决诸多的障碍和挑战。

优化传统医药融入系统

卫生部传统及辅助医学组、整合医学院单位政策及发展组高级助理主任蔡高茂医生(Dr Chai Koh Meow)透露,卫生部早在2001年已推介“国家传统医药政策”,其中一项目标就是将传统医药最优化地融入国家医疗保健系统,作为实现全面改善健康和生活质量的方法。

他说,这项政策在2007年进一步修正,阐明传统医疗“应该”或“必须”成为国家医疗保健系统中的重要部分,“它将与既有的现代医疗体系共存,并有助于提高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健康和生活质量”,同时开始在部分政府医院的门诊部提供传统医药服务,去年进一步推介“传统医疗蓝图”,拟制或倡议“2018-2023年整合(医学)架构”。



蔡高茂早前出席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2019年整合医学研讨会”时,汇报了卫生部在推动整合医疗方面的策略和进展,同时也发布大规模及深度的马来西亚整合医学发展和民调报告。

使用普遍率占30.17%

这份由卫生部于2004年所做到的“国家健康调查”,其中有关传统医药的问卷调查,69.4%的人坦言“有”或“曾经使用过至少一次/一项传统医药或产品”。

10年之后,卫生部与全国健康和发病率调查的2015年综合调研,多达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或占总人口的29.25%反映“咨询专业医师之后而使用传统医药、按摩、针灸等服务或产品”。

调查也显示,马来西亚城市和郊区的传统医药普遍性达29.5%,令人意外的是,城市地区的传统医药使用普遍率占30.17%,乡镇地区则为26.58%。

综合卫生部传统医药第四期报告及2015年国民健康及发病率综合调查数据显示,传统医药使用的普遍性,以巫裔和华裔居多,印裔最少,性别方面则以女性居多。

调研也显示,在1年内经过专业咨询而使用传统医药的原因或理由,三分之二或67%人表示基于保健理由,15%人是为了治疗,18%人同时为保健和治疗。换言之,有三分之一或33%人选择传统医药作为治疗选项(15%+18%=33%)。

至于采用传统医药作为辅助治疗的目的:

■40.44% 属于初级治疗,即在使用常规治疗之前,采用传统传统医药作为一线治疗,之后才寻求常规治疗。

■41.18%以传统医药为辅助治疗或补充治疗,即同时选择两种治疗方式。

■18.38%将传统医药作为替代治疗,即独自采用传统医药治疗,没有使用任何常规治疗,这类病患也是传统医疗的中坚分子。

这项调查所得结论,我国有大约18%至20%的人坚持采用传统医药而非常规医药,其余80%则作为补充或替代治疗。

传统医疗4大级
欠缺监管框架

蔡高茂说,世界卫生组织“2014-2023年传统医药策略文件”在收集各成员国的传统医药及症额医学调研结果和回馈之后,分析人们采用传统医疗的原因和情况,主要有“一般模式”和“特定因素”。

他进一步解说并举例,一些国家的传统医药普遍性是受到文化和历史影响,比如韩国和新加坡,而一些国家则用于辅助治疗,比如北欧和美国,在一些国家,传统医药甚至是主要的医疗保健管道,比如非洲。

他以乌干达为例,根据该国的调查数据,医疗人员与国家人口比例是1对2万人,而传统治疗师(该国对传统医师的称呼)与人口比例则是1对600人,差距甚大。

另一种治疗选项

此外,相关研究指出,一些特定因素推动病患寻求传统医学作为另一种治疗选项,这些特定因素包括现有的各种治疗方式失效、常规医疗效果不显著、病患已经历其他治疗方式的不良反应、对既有的医疗保健服务不满意、对传统医疗的醒觉提高、传统医药着重于身心治疗(当患者无法治愈时,需要关注生活质量的需求)、“自然/天然就是安全”的观念、传统医药通常着重于”整体护疗”和预防疾病的益处(预防胜于治疗)。

纳入改革体系

从2001年至今,我国的整合医学和传统医药现有情况或进展,主要集中在公共医疗体系,私人医疗体系则为纳入改革体系,原因在于仍有许多有待解决的障碍。

首先是现有的法律仍未允许任何主流私人医疗机构采用或实施传统医疗服务,其中一项就是“1988年私人设施法令”。

他透露,就目前而言,只有隶属卫生部管辖的公共医疗机构有小规模的传统医疗服务,全国各地共有15家政府医院的门诊部,有3到5名传统医疗实践员。

其次是传统医疗始终未有健全及完善的审核制度及监管系统,虽然“2016年传统医药法令”的执行目的就是为了管制占绝大多数的初级传统医药人员,但整体上仍难以制定一套完善且通用的规章。

各存问题和障碍

在我国,传统医疗共有4大级别——自我护理、初级医疗、二级医疗和三级医疗,每一个级别都有不同的问题和障碍。

根据官方所获的非正式记录,全国大约有1万5000名至2万 名传统医药实践人员,99.9%是属于初级医疗人员,这些医疗人员都有私人诊所,一些是独立运作,一些是合作形式。

“至于二级和三级的普遍问题则是医药服务不足,以二级保健违例,在马来西亚,全国只有一家正规的传统医药医院(TCM Hospital),那就是同善医院,但也只有大约100个床位。”

综合而言,初级传统医疗欠缺适当的监管框架,二级传统医疗服务则不足,自我护理的情况更是不在话下。

15家政府医院提供
6传统疗法获采用

真正追溯马来西亚的整合医学的发展阶段,最早是在郑和下西洋到马六甲时,就有传统中药的实践者了,到了18世纪开始有更多的传统医药建设与发展。

蔡高茂透露,1972年至1981年间,随着中医学针灸疗法在全球传播及闻名,我国卫生部也曾派出医疗人员前往中国学习这门受到认可的传统疗法。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马来西亚)已开始行动或着手进行传统医药的建管政策工作,而后在15家政府医院提供传统医药服务。”

不过,他强调,这仅限于门诊部病患,不能用于内部专科和病房患者,并且仅作为辅助或补充治疗用途,目前共有6项传统医疗方法获准采用:

●灌顶疗法(Shirodhara)——帮助忧郁症、失眠、焦虑症及压力的病患 。

●外敷巴斯蒂疗法(External Basti Therapy)——帮助下腰部、膝盖或颈部有僵硬或疼痛问题的病患。

●印度传统瓦玛治疗(Varmam Therapy)——帮助下腰部、膝盖或颈部有疼痛问题的病患。

●传统按摩或是马来传统按摩——帮助慢性疼痛及中风后的患者。

●针灸(Acupuncture)——帮助慢性疼痛及中分过后的病患

●草药治疗(Herbal Therapy)——帮助接受化疗及放射疗法的病患减少副作用反应(比如口干、昏睡及恶心)

“所以,整合医疗共存其实已有数百年历史。虽然我不知道最终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及落实新的医学模式,但我相信接下来的几个世代必然会有新进展和成果。”

灌顶疗法

报道·陈绛雪 摄影·黄亮晖、 互联网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