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来临之际,我在佛光山东禅寺开始了与国内60位缠绕画家合作了跨界的画与舞的合作。当各种不同的黑白相间笔触,以圆形、方形、花卉、大树、竹子、蝴蝶、传统山水以及现代都市等等,以重复的线条反复在画作上,形成意象万千的缠绕关系,在层层缠绕中笔触清澈明见,如在闻风不动的水池中看见明月,只要风不吹皱一池清静,仿佛就岁月安好。



可惜,所谓人生,往往注定就是一场在朦胧水池中捕抓水中月的游戏,最终搅破一池春水。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搅动了层层涟漪,水中捞月,最后自然是徒然无功。水中寻月的悲苦,缠绕芸芸众生的命运。

成人生道场

60位缠绕画家在偌大的白布上以黑白笔触宛如太极密码把文字以图像呈现在上面。当所有白布用以包裹空间的概念设立起来时,现场瞬间变成“另一个样 ”。我看见的是一个美丽和谐的缠绕画展览区,也看见是一个杂然拼凑的缠绕画世界,我更加惊喜看见是一个“人生道场”,禅觉无限,是芸芸众生最佳自我韬光养晦的地方,如莲华在水,等待彼此开花,心田筑获真善美的缠绕佛地。



《缠绕禅舞》的创作也正是以这个方向及信念出发。舞蹈动作的设计是从这些繁多的缠绕画图案线条中提炼出来,像是从静态苏醒的缠绕画世界,舞姿的启动与观众一起在黑白缠绕太极世界中,禅观当下。

结合6男舞者

这场演出结合了马金泉、叶忠文、林弘捷、廖添益、陈顺业及林建宾6位男性舞者。同时元宵节当天也邀请了古琴演奏家黄德欣老师参与演出,以古琴《荷语》开始,点题春水无痕,岁月安好。随后的《缠绕画姿》,一众舞者开始吹皱一池的春水,舞作中也设计了舞者与缠绕画互动共融的《缠绕听禅》,从缠绕画作花卉舞开的《缠绕丽冠》,舞蹈家马金泉与叶忠文诠释黑白颜色相融于空间的双人舞《缠绕双间》,以及现场与观众互动的《缠绕方圆》,以原住民的音乐为背景,探索人与人之间互动的自然性。续以舞作《锦簇莲华》作为无框无间的生命融合,作为整个演出中最高点值的芬芳花季。最后以《缠绕禅舞》作为结束,舞者全数在观众席寻找空间一起坐下,或与观众配合造型,点题你我皆同,我你皆一的含意。

缠绕画始于近代美国。是近年来因为社会环境极速变化后产生的高值生活压力,忧郁情商人数的增加,缠绕画随趋出现,配合解缓心绪,成为集中精神心灵的新画风。

《缠绕禅舞》的创作启心动念,在纷纷扰扰的极速变化中,寻找生命线头,在缠绕中解铃,看清系铃人的自己。

禅意,生活处处皆有,等候的是,一颗看见的心。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