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享舌尖食旅

亲自拿起广告人丁一的著作《慢宿——在旅馆中发现秘境》,在文字中漫游或者翻着游读,然后,慢慢的就会透过与其文字的接触,讶然问说道:“这个丁一,到底读了多少本书呀!”

丁一的古代书生造型融合了泰国和汉族的元族。

丁一说现在的自己是自由工作者,只接一些特别的企划,正职是全职的旅行家。很多人不懂,他其实是马来西亚柔佛州笨珍人,但,现在的他很多时间都游走在泰国、不丹和尼泊尔。



十八世纪法国美食家布里雅萨瓦兰曾说:“告诉我你吃些什么,我就能说出你是个怎样的人?”同样的推理,从一个人长期停歇的国家,你可以看出那一个人的境界或者际遇。

重视饮食阴阳调配

譬如,那一年,丁一搞创意,他就走出去了泰国。因那是一个公认亚洲创意、包容度最丰沛的国家。而近年来,居住的空间搬到不丹和尼泊尔,让我想到,他在专访中被问及在书中提到“慢食”这一块,注重饮食轻描淡写地提到:“受到《皇帝内经》的影响,我会对食物的阴阳调配、何时吃饭?这些我都很重视,因我们用很大的脑力,所以食物对我们很重要。”

不丹和尼泊尔都是一个“宗教”色彩浓厚、人民性格本质纯厚善良朴实的一个国度,从丁一涉足这两个国家的次数,不难发现到,他身上的禅意渐浓。当然,说到他“身上”这两字,不得不说一说,丁一的招牌服饰。布衣和布巾,台湾某杂志曾用“行脚四方的书生”这个很古意的造型来形容丁一的衣着。

丁一说:“头巾是泰国传统的头巾,衣服我穿的是台湾一个很著名的布衣职人设计的作品,他的设计主要是选用棉麻材质,我和他是很熟的朋友,他的衣服穿起来很舒服自在,后来也不懂怎的,穿久了这个形象就成了我的注册商标了。这种设计是属于汉服的一种。”



异于一般人的“民族风”的服饰让他常被误认为马来人。丁一说:“我来马来西亚很多人以为我是回教徒,都和我讲马来话,其实我的祖先是回族来的,还有我的头发也是卷的。”

10年内,丁一推出了3本著作,分别是《我行·我宿》、《在旅馆房间里旅行》及2019年7月推出的最新著作《慢宿,在旅馆中发现秘境》——除了第一本有收录大马的房间故事,其它两本,大马的房间故事缺席了。

书里70%的图是丁一亲自拍摄的。

狭隘观念拒于门外

对于这个结局,丁一不毫无遗憾的说:“我曾经想要推广大马酒店,可是他们对于媒体这一块,怀着一种好像我们要去占他们便宜的心态,觉得我们是去骗吃骗喝,他们还是存有这样的观念,所以除了第一本书有介绍本地一家酒店,接下来我原要找另一家,对方竟表态不需要。本来,我是抱着我是大马人,有这责任,至少每一本书都应该收录一间大马旅宿的故事,可是没办法,居然你们不卖账,我也就算了!”

被大马酒店拒于门外,丁一直觉:“他们崇洋吧!我是以中文做媒介体,可能他们觉得英文媒体比较适合他们,我在想,这是非常狭隘的一种观念,因我书中的六、七星大酒店,他们反而觉得中文媒体是现在的趋势,中国旅客已经成了他们的客户主流,所以一见到中文杂志都非常欢迎呢!”

潜心一想,怎么可能?很多星级商业酒店是非常欢迎媒体到访的。

“我要找有个性的,非主流的。一些连锁大酒店还不能走入我的范围内,基本上我在找旅馆的条件上,标准是放得蛮高,在亚洲可以满足我的只有泰国、峇厘,日本我还没有涉入,中国就属上海、成都那里的旅宿文化比较有性格。”

由于搞广告设计,丁一入住旅宿必然说的是与设计相关的美的故事,一定是建筑的故事。第一和第二本也许是,但第3本《慢宿》更像是“生活禅”。推荐序有一段文字:“……巧妙的引经据典,描绘出旅行当下的意境与心情。”

丁一新书发表会上吃的不是味道,是一种精神。

自修中文 多读多写

丁一的文字中,可以遇见他听过的音乐、艺术、电影、佛学、灵修、美食、设计,随便乱翻都可以找到一段让人有感的文字,譬如这一行——“我闲坐于中庭大厅,细细咀嚼大师级设计细节,想起法国设计界鬼才史塔克从不去自己设计的饭店或餐厅用餐,因为他受不了再次目睹先前所犯下的设计盲点。不知道皮耶罗是否回来过这里?晚午的天光自然散泻在大厅每一处角落,犹如雏菊般金黄。偶逢周末,唱诗班师徒常受邀在大厅献艺。天籁音声注满了偌大的玻璃中庭,歌声打通记忆的脉络,古人今人仿佛在历史原址相遇了。”

对于这样的文字功力,他笑说:“15年在泰国物以稀为贵,我特别珍惜华文。我只受过小学6年的中文教育,我是国中生,我不是独中生,一切都是自修的,多看多读多写。

“我喜欢玩文字,因我做广告,对它们的发音,文字的结合,尽量不要用太多老套的方式。我喜欢在文字中加进很多的想象,形容一些菜,我给你看一小段,你才知如何去把美食写得更有趣味。”

文摘“厨房作曲家”……学习烹饪是让自己与物理、化学法则,还有生物学和微生物学发生密切关系,无奈的是,如今有成千上万的人花在看《主厨餐桌》的时间,多过自己动手做菜。

久闻泰式烹饪的精巧细致,尤其是如何将烟当成第六味运用,利用木头的香气为芒果糯米饭调味,烟香并非融入糯米饭中,而是相偎共存,形成完美的平衡。

善用食材 物尽其用

与“不丹王太后”多杰旺姆旺楚克的缘际是始于2017年末。王太后召丁一入宫,委托他,在不动用任何资金下,重新设计旅馆套房的格局,并赐于其新生命。

很多去过不丹的都说,不丹很美,可是食物太单调了。即“房间”之后,丁一会不会投入帮不丹设计食物风味呢?

不丹很多菜都不是我们一般人可以揣摩得到的,光是帮王太后做设计就耗去不少时间。吃,讲究需要有当地的文化底蕴做背书,要配合当地口味,像是当地人最爱的国民料理“辣椒芝士”(Chilli Cheese)他就暂时适应不来。

要他套过“辣椒芝士”对不丹做联想——“我觉得在一个高海拔的地方,只有牦牛,菜的选择也不多,所以你要懂得生存,就要善于利用牦牛,毛、大便都可以被有效的利用。

“大便是最好的燃料,也可以做房子,毛制成衣服,所以我觉得物尽其用在不丹是很重要的。在不丹,牦牛和辣椒是他们拥有的最大资源,所以他们很多菜都会见到。芝士和辣椒就写出了不丹人的餐桌和生活写照了!”

不丹物质资源不多,牦牛和干辣椒是当地菜肴爱用的食材。

下厨变嗜好 飨宴也讲究

丁一根本就是一个“慢人”——讲话都是慢条斯理的,所以他说他会煮,真的不意外。

“我会煮,以前还差一点成为厨师,本来要读烹饪的,当时家境不是很好,厨艺课程光是买一套刀子都很贵,后来就打消念头选择去读设计,也是我喜欢的,没有后悔。下厨变成我的嗜好。一个人时我都煮简单的意大利面,餐皿要很考究,食材要选最好的,一顿饭煮下来,比外面卖的还要贵。”他失笑的打趣自己。

新书分成:慢宿秘境、慢活建筑、慢食探索和慢疗天地。新书发布会还搞了一个“舌尖上慢厨寻旅”是以丁一在旅程中邂逅并记录在书中的9道菜,还原出来,分享他舌尖上的食旅。

吃靠舌头还有鼻子

他直言:“这场飨宴你要带什么观念来吃?若徒填饱肚子、大鱼大肉你可能就会失望,因它不是满汉全席的那一种,它是概念上的一种飨宴,就譬如米其林三星你吃的是一种概念,一种精神。好像很多人今天是冲着我在东方快车上遇到的东炎卡布奇诺而来,人们好奇,到底我们都很熟悉的味道,但从来没想过可以撞在一起的味道,要如何拼出火花成为餐桌上的汤饮呢?”

丁一以这道汤叙述中庸之美。但要尝到汤之味,丁一说:很多人喝汤都用错方法了。用汤匙一勺勺的入口和凑近碗的边沿,接近鼻子和味道的距离,都会让一碗汤,呈现两种不同的味道。所以发布会上,为了礼仪,这一碗汤是装在杯子里的。

“吃不只靠舌头,还有你的鼻子。没有鼻子你尝不了食物!”他强调。这么多年来,在设计之外,也有人邀约他用笔写食,他不肯就范。一句话:“食物,太主观了!”

一个面包有故事后吃起来都别有一番意境。
东炎卡布奇诺,两者熟悉的味道如何拼凑在这一块,这陌生的领域让尝者充满了期待的喜悦。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