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几岁的妇人马拉说,近一星期来,颈部有麻麻的感觉,而更奇怪的是,这个感觉会慢慢爬到脸上来,弄得她有点晕眩,很不舒服。我一听到这个不合情理的症状,一双细眼突然睁得大大的,看来问题不简单呢!

“其实,这个感觉在我怀孕生子之后就有了,只是没那么明显。”



生活奔波劳累

为什么是在生孩子过后呢?我尝试从不同角度像侦探一样套问,但马拉生活作息蛮正常,她是个职业妇女,家里有个9个月大的孩子,每天早上送孩子去保姆家,下班后再接回来,丈夫工作也是朝九晚五,和一般家庭似乎没什么不同。

“你怀孕期间有什么问题吗?”马拉话匣子慢慢打开,说起了当初医生诊断她很难受孕,结果奇迹发生了,6个月后她真的怀孕了。

“过后我生产坐月都蛮顺利的,只是过后,事情就慢慢复杂了……”我嗯了一声,等着她自己开口说出“案情”。

原来马拉每天奔波劳累,家里、保姆家和工作地点相隔几十公里,她要每天早早起身载送孩子,过后赶在车龙中到公司上班,下班后又要急急赶回来接孩子,然后回家煮饭做家务,再哄孩子睡觉,非常疲累。



“先生没帮忙吗?”

“如果我要求,他是会帮忙的。”马拉欲言又止,意思即丈夫不会自动帮忙。

结婚生子后,马拉的生活有天翻地覆的改变。从一位被原生家庭万般宠爱的女儿,变成了别人的太太和妈妈。丈夫总觉得照顾孩子和家务是女人的事,不止要求家里要打扫得一尘不染,还要求她不用洗衣机,而用双手搓洗衣。

心理问题引起

最近,丈夫看着马拉蜡黄疲惫,油头垢面的样子,开始不断嫌弃和冷言冷语。和丈夫感情生变,马拉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万般委屈却说不出口。近来哄了孩子睡觉,她自己却失眠了。驾车时,会感觉身体无缘无故颤抖,还有窒息的感觉。

“其实我在生他的气,几天前我们吵架了,我也感觉自己身体总是不舒服,才来见你的。”

真相大白之后,我看着她说:“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这些症状是心理问题所引起的。你身体和心理不胜负荷,发出了一些讯号要让你知道。”最后马拉愿意先见见心理医生,再尝试劝服丈夫一起进行婚姻辅导。

在此声明,我是脑神经医生,不是精神科(心理)医生。经过这次转弯抹角的“访问”,我更清楚知道,自己比较适合当脑神经医生。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