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约二时半,收音机里传来信息:‘10名病人正被送往医院’。警报声随后响起,救护车抵达,伤者陆续被抬出—— 一名年轻男子的脖子以绷带包扎着,可能是被子弹碎片割伤;一名男子头部被橡胶子弹击中,要躺在担架上;还有一名脚部中弹的青年,一小步一小步地单脚跳,走进帐篷求助——这些情况在整个下午不断出现,多名痛苦的病人抵埗。”

无国界医生自2018年初以来,倍增其在加沙的应对措施,除了每天照顾过百名病人的诊所和外科团队外,另加设住院部,以应对庞大的医疗需求。 Heidi Levine/Sipa Press

这是2019年3月30日加沙的情况。无国界医生在耶路撒冷的前线传讯经理布恩斯解释:“3月30日是加沙的每周大游行1周年,当地的整个医疗系统处于戒备状态,准备好在数小时内接收数以百计的伤者,就像去年春夏之间发生的最恶劣情况一样。



无国界医生的医生和护士协助卫生部和其他非政府组织评估伤势和治疗。很多伤者的脚部受枪伤,绷带都被染成一片红色。护士以夹板固定他们的胫骨,防止骨折。有些人在呻吟和哭泣,有些则沉默不语,亦有人因为受催泪弹影响而在颤抖和呕吐。”

加沙人们脚部受伤的情况在当地随处可见,他们多为在参加“回归大游行”时遭以色列军队射击所致,部分人甚至永久伤残。Simon Rolin

大游行遭枪击

去年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围栏附近举行的大游行,大批民众遭以色列军队枪击,超过190人丧生,6800人受伤。今年3月30日依旧有每周大游行,造成4人丧生,64人遭实弹射击,较事前预计的200至300人少。

但这并不代表加沙已逐渐恢复正常。过去一年间的加沙“回归大游行”改变了不少当地年轻人的命运。很多人身上多了复杂和严重的伤口,大部分是在脚部。他们正在等候接受综合治疗,但痊愈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

虽然伤者到无国界医生的诊所和医院求医前,可到当地卫生部门的医院接受紧急护理,但医疗服务供不应求,不足以应对数以百计的病人对重建手术和治疗感染的需求。Heidi Levine/Sipa Press

阻碍医疗援助



以色列十多年来对加沙进行封锁,阻碍加沙人们对外寻求医疗系统上的援助。另一方面,由于巴勒斯坦的政局陷入僵局,加沙的医疗需求成为次要议题。数以千计的人们仍承受着难以磨灭的伤痛,在其他地方难以想像的事情,在加沙都变得寻常。

即使卫生部的团队和一些医疗工作者已加入应对加沙可能面对的危机,但无论在医疗、人力或财力方面,当地情况都非封锁地带内的人所能够处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都有责任采取具体行动以改善加沙的局势。但当局现时并没采取行动,数千人的命运未明。

尽管已付出沉重的代价,暴力事件持续在围栏附近发生,该区的局势近来再次升温,医疗需求必须获得回应。即使无国界医生多番呼吁要求支援,但国际社会没有采取行动,对此我们表示失望。

扩大救援工作

无国界医生于2018年初已扩大在加沙的救援工作,团队在当地3间诊所工作,为烧伤和创伤者提供专业护理,包括替换敷料、物理治疗和职业治疗。

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统计,去年3月30日至8月底期间,共有5866人在回归大游行中受伤,当中3117人由无国界医生医治。此前一年,无国界医生在加沙治疗的4900名病人,大部分是家居意外导致烧伤,62%的病人未满15岁。

www.MSF-seAsia.org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