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这个时候,心里都有些蠢动。热带国家没有四季转变的提醒,但是节令更递一样触动人心。换了日历,春节的脚步如外游归人的马蹄哒哒响起,各方面的提醒也就纷至沓来。再无感的人心里头一个隐秘的地带也会偷偷酥麻一下。

以前岁末惯性总结一年大事。已完成的工作打个像耐克球鞋符号那样的大勾,然后慎重列出新一年的计划并按重要性排列。如今觉得无需总结也不必有什么大计划,只要每天扎扎实实把日子过下去就可以了。书写的计划自然是有的,出游是要的,健身也必须坚持。但个人俗事随兴就好,再无死线箍制。



在职工作忙碌时,晚上才有时间上网看新闻。很累不想看就问老伴:今天世界上发生了什么大事?他总说,不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嘛,你没错过什么。现在有闲暇纵横网络追踪大事件,却常常觉得新闻真假难辨。感觉报导失真的时候就权当看小说,静待下回分晓。

无新闻即是好新闻

西谚有曰:“无新闻即是好新闻(no news is good news)”,确有道理。什么是新闻?有坏事才有新闻。网络拉近了时空距离,每天打开电脑,遥远的灾难即刻显现眼前。而今世界处处乱序,负面信息自然无处不在。

还记得那部关于世界末日的电影《2012》吗?结果玛雅预言没有兑现末日没有来。电影摄于2009年,但末日的预言更早就流传了。未进入新世纪的时候觉得2012年遥不可及,如今号称世界末日的2012年竟已经被我们抛在后头了。关于地球毁灭的说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如今我愈发觉得地球不可能消失。人类非常强韧,地球也很坚固,我们的地球与人文还能撑很多很多年。

近来好像全球高温的问题也被放得很大。其实已有科学家拿出数据来说明高温现象是周期性的,不是持久性的。但各国领袖一致不谈这个。当然很多现象一时三刻无无法辩证,一般人也无法理解。高温现象谈多了就成为事实,然后纳税人就得交碳税了。让你纳税你就乖乖纳税,当是为环保尽一份力吧。还有那隔三差五就会冒出来的关于很多沿海地区会被淹没的说法,说实在也是自然环境的问题。把大自然变化当成人为灾害来谈,就能制造一些危机感。如果没有危机你想国家是要来干什么的?其实如果真的有什么末日,我觉得还是国际上政治经济军事因素的杀伤力比较厉害。等着地理环境或气候变化来收拾人类还要等很久。



对了,岁末竟然水淹威尼斯,算是灾难了。其实威尼斯人早已习惯水灾,只是今年情况有点反常,恰好可以带出官员治水贪污的问题。想到前年我们还在圣马可广场畅意游走,如今广场汪洋一片游客纷纷逃离。当时就觉得威尼斯惊鸿一瞥感觉甚好,不可久居。真的,很多地方经过就可以了。

数月动乱至今没停

威尼斯很远,还是说一下近些的香港。虽然90年代末去过香港之后就没打算再去,但数月来的动乱至今没有消停,心头不能说没有隐忧。我的学生YX毕业后就到香港理大任职,倏忽六载,与我偶有联系。自6月反送中事件开始师生通信颇频,常有一手资料传来。日前她来信说他们大学“沦陷”了,里头的人出不来,外头的人进不去,她只好死守宿舍方寸之地。这是真的,不是写小说。

放眼到处政经时局乱象,就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是多么微不足道。想到自己还能平安过日子,不免心存感激。作为世俗的一分子,最关心的还是与自己切身相关的问题。比如个人生活变化,家里老人家的状态,小辈的成长等,一不小心就会把个人焦虑无限放大。浏览国内外乱局,关注一下别人的困境,除了增广见闻,心理上也算有些制衡。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