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湖景,春暖花开。

“这简直就是人间仙境了吧?”面对着一片堪蓝的多巴湖美景,我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昨晚好友的巴塔克人司机从棉兰一路跋涉载我们上来后,因为夜色已深,没有看到这一片美景。今晨醒来,在千多公尺的高原上,披着一身凉意,从别墅走出来,面对着这一片披著雾气与云层的湖景,我惊呆了片刻。



别墅前这一片草地所面对的多巴湖视角,非常辽阔。不同层次的灰蓝,仿佛水彩一般涂抹在天空与湖色之中。满是负离子能量的环境配上绝美的风景,真是多得好友的厚爱,才让我得以享有这样一片天地。

喜欢,真心喜欢。

“过来喝你最爱的咖啡吧!”朋友在后面召唤。

我这位好朋友,名叫Jamin(以下简称J), 印尼华人,建筑师出身。近年隐居在苏门答腊北部的山居,玩建设、玩生活。我说玩,是的,玩。

建设心中伊甸园



J买下了这整片面对多巴湖美景的山头后,用了十多年的光景,孜孜不倦地在山头这片原本荒凉的高原上,建设了他心目中的伊甸园。他在这片山头建了一座英伦乡村风格别墅,加上花园,有机蔬果农场、宿舍别院、活动中心、凉亭,以及还可以供一批人搭帐篷露营的营地。

从一片荒芜至到今天可见的典雅山居,从植物花园里的每一种乔木、灌木、藤木、地被植物到每一种花草,甚至小农场里的每一种有机蔬果,直至别墅与别院的每一砖一瓦,都是J自己精心策划并与他所聘请的山区巴塔克族工人们,以心血以爱历经岁月的洗礼慢慢组建成的。

在这里,我看见J独特的建筑与景观美学。他把自己的建设融入多巴湖最美的景观之中,不与多巴湖争夺美,而是很质朴低调地衬托她的美。

隐退山区静静生活

90年代印尼排华事件之后,J因为自身的建筑事务所遭到破坏,当时就收拾破碎的心情,飞到新加坡重新来过。在新加坡地产界历经了一些年,觉得是时候隐退了,就又回到苏门答腊北部的山区,静静地生活。为了逐步完成他心目中的这片伊甸园,J可以摩顶放踵,忍受孤独。

J喜欢恬静的生活。我说,“你这可是住在‘东京’呐!”这片高原区域,叫Tongging,我管它就直接翻译成“东京”了!

在“东京”的这些日子,真心享受在凉快的天气底下恬静的慢生活——与J钟爱的一批狗狗们玩耍,适时适侯还有巴塔克族厨师下厨给我们烹调的地道饭菜,且都是新鲜的自家有机蔬果;饭后或没事的午后还可以在面对多巴湖美景的长凳或吊床上发呆或喝杯咖啡。夜里,面对无光害的天空繁星点点,与J促膝闲聊,一起畅饮几杯,真的让我觉得,人生夫复何求。

我喜欢这个区域巴塔克人的热情与淳朴。开车经过当地巴塔克人的村庄,看见村民们举办婚礼,下去观礼,他们尚且会热情地邀请你一起参与。而在贝拉斯塔基泡温泉当儿,当地一起泡在牛奶色温泉池里的男人们还会主动要我共尝他们自家酿造的米酒,然后用马来话与我哈拉。无论世界哪个角落,我心里最美的风景,是人们无机心的笑容与善意。

J 说:“你若要,随时都可以回来这里小住,写写东西静静地过日子,修身且修心。”嗯,真心希望如此。但是活在凡尘中的我,应该暂时还无法活得如J的境界。

只是,我却早已把J位于苏门答腊北部山区这个巴塔克人境地的伊甸园,纳入我心目中的私房地图了。不分享GPS,外人占领不得,只让自己细细回味。(好吧,我自私,呵呵)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