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旅途上移动,我的住宿是比较随性的。一般上我选择城市的旧区,只因有古老的传统人文。人和环境,环境和氛围,下榻的饭店只要干净和出入方便。

1978年首度来台北,往昔的记忆与怀宁街和台北车站一带有着种种难忘时光。我的台北朋友很多,但尽量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我会继续下榻小旅馆。



我告诉旅店负责的人,只要房间有个窗口面对忠孝西路就行。小窗户不需大且华丽,只要让我有呼吸的空间就可以。

窗户小,面对繁忙的大街和对面的公园,街流动的线条和公园的青葱都是画。可惜旧城的建筑物空调水管都显示在窗户外,这是旧款的设计,坦然自若,与同存在。

新与旧,光华自在,任君选择。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