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存活意念/林美强医生

周一能悠哉的晨运是件多么奢侈的享受;奔驰的快感,扑面而来的凉风与花香,都拜女儿假期所赐。电话却不识趣的响起,几乎脱口而出“今日休假”,却被陈教授的威严给慑住了。“是的,看了病患后即刻向你报备。”女儿的假日游又泡汤了!没来得及知会睡梦中的女儿就赶往医院,心里盘算着待会儿要如何安抚她。

92岁老妪,两天前从云顶赌场“撕杀”回家后就持继腹胀、呕吐、飙汗、心灼热及气喘,初步鉴诊为急性胆囊炎。注射吗啡止痛却不见效,才转介心脏内科询诊。老妪大汗淋漓、紧握拳头猛捶胸口;由于我不谙客家话,从“视诊”断定她严重心绞痛,心电图确诊急性心肌梗死,急需进行心导管气囊扩张手术(通波仔)疏导血流。



手术艰难高风险

简单的向老妪家属道明病况、治疗方案、手术风险及后遗症。急性心肌梗死、心脏衰竭、“超”高龄、慢性肾衰竭、周边下肢动脉梗塞等共病大大提升了术中、术后死亡、永久性肾衰竭需长期洗肾的风险。还以为家属会毅然放弃抢救,毕竟都92岁了,就算能跨过这次死劫,她还能活多少年?况且术后生活素质欠佳……哪想到老妪的洋媳妇竟说:“陈教授已吩咐我们一切遵从林医生方案,我们相信医生会竭尽所能治愈她,那些非人能左右的风险只好听天由命了。”这信任简直把我吓呆了。

手术比想像中艰难。通常面对病危急性心肌梗死、低血压/休克、慢性肾衰竭病患,医生会选择在右腹股沟动脉插管。可是老妪患有周边下肢动脉梗塞,双边股沟动脉严重梗塞,唯有在右臂桡动脉插管,延伸到心脏冠动脉。冠动脉造影显示左前降支及右冠动脉严重梗塞。时间紧急,愈快疏通血流、愈少心肌受损,从而降低心脏衰竭与猝死机率。铁线(Coronary wire)与气囊(波仔)顺利越过狭隘梗塞,可惜冠动脉梗塞严重钙化,气囊根本无法扩张梗塞,宛如以卵击石。病况告急、血压骤降、肺积水、代谢性酸中毒。

支架撑开冠动脉



此时,仅存方案为斑块旋磨术(Rotational Atherectomy)或手榴弹爆炸切开术(Grenadoplasty:Balloon Angioplasty Modification)来疏通梗塞。斑块旋磨手术繁琐冗长,如果无法马上扩张梗塞,病人将返魂无术……综合病况及技术性挑战,手榴弹爆炸切开术或许能爆开石头般梗塞表层;立即高压引爆气囊、液体从爆裂的气囊高速高压射出、切开钙化斑块梗塞表层,再引进崭新的气囊,成功撑开扩张梗塞、疏通血流。再植入支架撑开冠动脉,命总算捡回来。术后系上维生器、洗肾器来排出肺积水及尿毒症。

生命如此顽强,老妪醒来后问我的第一句话让我啼笑皆非:几时可以出院到云顶赌博?那或许是她拼命存活的意念。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