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众生苦难
不是佛陀本怀

年轻时参与佛教活动,总会见到陈进丰的身影,但访问他的因缘却在二十多年后才成熟。

陈进丰积极参与社会关怀与关心人权,因此在“世界人权日”即将到来之际,走访他谈佛教与人权的关系。



年届81岁的陈进丰,讲话声如洪钟,身体硬朗无比。他首先分享其学佛因缘。

由于母亲是泰国人,住在大山脚的他从小就常跟母亲去泰国寺庙参与活动,母亲经常到寺布施,心里对佛教产生好感与亲切感。当上警察后,他到十五碑的锡兰寺庙接受三皈五戒。“那时我每到外地,总会到当地佛教道场拜访,进入庙里敬拜。”后来,他到吉隆坡工作,常到当时还是亚答屋的鹤鸣寺,还成为该寺弘法团的发起人之一。陈进丰在修学上,南传北传两个传承都学习,他将其一生的宝贵时光都奉献给佛教。后半生的陈进丰则积极参与反毒、监狱弘法与反死刑的运动上。

为何会选择监狱弘法与反毒反死刑的因缘?长期监狱弘法与关心反毒工作的陈进丰回答:“人犯错不应该用一辈子来惩罚,而犯罪原因背后因素很多,不只是犯罪者一个人的问题。”他所接触的的吸毒者,不只是底下层的人士,律师、医生等高职位专业人士也涉及,包括警察。

应以同理心看待犯错



陈进丰也分享反对死刑的理由,“人犯错应给与悔改的机会,国内的死刑主要是贩毒,但涉及者多是入世未深的年轻人,他们只是毒贩的跑腿。至于杀人案,很多人是当时因情绪失控所造成,应给予重生的机会!”他强调应以同理心来看待犯罪与犯错的问题。

陈进丰认为关心吸毒与囚犯是一种“救心的工作”,他最最开心听到囚犯说:“很开心看到你们来弘法!”他几十年进进出出牢房点燃心灯,深感我国最大敌人或克星是吸毒,导致家破人亡,破坏性极大。他感叹惜一般人爱用“有色眼光”与“偏见”看待囚犯,认为他们“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导致到他们出狱进入社会面对诸多障碍,因此很多又走回吸毒的老路。

“我坚决反对一旦吸毒被查出尿液呈阳性,就马上定罪,这会导致孩子失学、妻子另嫁等家庭问题,这也违反人权!”

他分享当前的毒品比以前可怕,很多冰毒都具杀伤力,会破坏大脑神经,因此才出现很多的杀人与伤人事件,毒品危害无穷。

引导囚犯学佛要有技巧

监狱弘法经验丰富的陈进丰表示面对吸毒者、普通囚犯与死囚要用不同的弘法技巧。

“囚犯不能讲太深道理,念《金刚经》或要他们守八关戒,这些过于训导性的弘法,会让他们抗拒与无法适从。”因此他一般采用轻松的方法,如唱歌,先制造快乐轻松的气氛,如此囚犯才会讲出心里话,要先建立朋友关系,才能慢慢引导他们学佛。

“一般上我们会讲八正道与六度,先建立因果论。对囚犯要有同理心,不要以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姿态。”

由于进入监狱弘法手续很繁琐,要过“八个门”,时间很宝贵,因此他们决不浪费时间,很珍惜与囚犯的相处时光。

“我们欢迎有兴趣人来参与监狱弘法,但会安排先上课培训。监狱是修行的道场,很多体验与知识是书本上学不到的!”

死刑是不可逆转酷型

陈进丰认为吸毒主要是“心病”,是心被毒瘾所牵制,佛教是“心的宗教”,处理心的转变能提供善巧方便。他建议政府可效仿台湾与北欧国家,鼓励厂商或老板请出狱的囚犯工作,可获某些税收回扣,这能鼓励厂商有意愿聘请“前囚犯”当员工。“监狱不应只是惩罚,应是改造的地方!”

无数次进出监狱,他对监狱对囚犯的对待不很人道有很深的感触。多数监狱的卫生没备不太理想,很多囚犯挤在一个狭小空间,导致很多健康问题,尤其皮肤病,特别是死囚的空间更不理想,政府应纠正与改善。

“国内很多死囚都是与毒品有关,但很多等候很多年都未经审讯,一直被关押,这不很人道。”

近几年,陈进丰也积极参与“废除死刑”的运动。请教他佛教如何看待死刑?

犯错不应夺走性命

他个人认为,基于佛教“不杀生”的理由,他反对死刑。“没有人有权力夺走他人的性命,犯错应惩罚,但最终的目的应是改造,不是以牙还牙、以命填命。另也有冤案,因此死刑是不可逆转的酷型!”

这么多年来,监狱弘法与废除死刑的路不好走,也很孤单,甚至面对很多人批评说他们爱出出风头,甚至有佛教朋友认为他们在浪费时间,去辅导“坏人”,这点他表示已看开与释怀。

“别人去教导好人或因缘好的人学佛,我们的看法是坏人或因缘条件不好的人,更需要被救度与接引!”

宗教与政治无法分割

陈进丰的一生很传奇,原是执法人员,后来却成为“人权斗士”。

他先后当过警察、野战部队、战地医药师、镇暴队等。“五一三期间,通过广播器用华语广播的就是我的声音!”

从职场退下来,他毅然换跑道,学佛让他的心更悲悯,他更关心边缘弱势群体的心声与困境,曾加入政党为人民争取福利,最后成为社会工作者,成为当局的“头痛人物”!

支援木屋居民

陈进丰极力参与各地的“反木屋区拆迁”运动,并力求与政府、发展商对话。他常去支援被拆建的木屋居民。“发展商为谋利,常进行不合理的逼拆,那里的木屋被拆,我就会出现参与反对!”

他因此常被执法人员捕捉,但一般上只在扣留所呆一天,除了东帝汉事件,他呆在扣留所较久。他笑言:“有时里面的警察会劝告我:老前辈你不要为我们添麻烦!”

陈进丰认为佛教性关心人权是应该的,他反对一些佛教徒将宗教与政治刻意切割,因事实上政治管理一切,包括宗教,两者无法分割。

“我们应关心政治与人权,逃离政治,不理会众生苦难,那不是佛陀本怀!”

后记

参与弘法与社会工作多年,询问陈进丰,是哪来的力量在背后支持?他表示是佛法给予他无限的推动力。

“社会生病需要宗教,佛教讲‘法施布’最殊胜,因此弘法很重要有意义。

有些人会去佛教会或道场弘法,对象多是好人,我选择去囚房,对象是犯错的人。”

我深刻感受到陈进丰的愿力很大,弘法成为他一生的志业,坚持为处在黑暗的人,点一盏亮灯与心灯。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