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马来文学
萧招麟与他反西化小说

70年代,马新两地已经涌现一些表现不俗的华人马来文学作家,萧招麟(Siow Siew Sing)是当中的一位小说家。

从其作品主题看,萧招麟似乎对西方文化抱持一些警惕之心,其中一个原因是,西方威胁了“传统”的延续……



萧招麟的两本马来文学作品。

1950年前后的独立建国时期,华社开始积极学习马来语文,至1960年以降,特别是1970年之后,马新两地已经涌现一些表现不俗的华人马来文学作家,萧招麟是当中的一位小说家。

萧招麟生于1946年森美兰,著有短篇小说集《十字路口》(Antara Dua Persimpangan)、《跨过彩虹桥》(Meniti Pelangi)等,于1960年代涉足马来文坛。

他的小说主题概略地说,可以分成两个部分。首先,书写华人传统文化与习俗在西方现代性挑战下所面对的困境;其次,关于离散在海外的大马公民所面对的各种困难,包括家国认同、思乡情怀、种族主义等。

从其作品主题看,萧招麟似乎对西方文化抱持一些警惕之心,其中一个原因是,西方威胁了“传统”的延续。

华人信仰面对挑战



萧招麟第一本小说集《十字路口》收录了好些关于华人传统信仰与习俗面对基督教挑战的作品,小说中,主角往往陷入传统、祖先、基督教、西方理性与科学之间的挣扎。困境经常发生在父亲肉体缺席、但灵魂存在的情况,而且最终都会导致死亡事故。

传统仪式斥为迷信

例如小说集中的〈十字路口〉,讲述“我”之父已死,在丧礼上“我”对许多传统的仪式感到不满,斥之为迷信。在为父亲上香时,“我”与父亲进行了一场心灵对话。

对话中,父亲斥骂“我”已经受洗为基督徒,背弃自己的宗教。但是“我”却坚持自己仍然是个佛教徒。无论如何,“我”仍然对许多迷信行为感到极度不满。

另一边厢,“我”又因为女友美琪要求他转信基督教而倍感压力。“我”成为了中间者,夹持在两个人(传统)之间。“我”不想失去美琪,又不想被父母责骂,尤其是父亲。在进行内心对话时,父亲曾告诉“我”,母亲将因其改教行为而死。

故事的结尾,母亲要带“我”去见神婆问米,“我”强力反抗,母亲遂以扫把追打他,过程中发生意外,母亲竟然摔死了。

萧招麟的立场在这篇小说显得暧昧,究竟作者倾向于捍卫华人传统习俗,还是拥抱基督教?

父亲成功预言母亲之死,以及“我”可以跟已死父亲对话,都为小说添加了神秘色彩。这是否说明传统信仰不是迷信,而是真实的?

华人习俗 消失殆尽

萧招麟的其他小说,如〈背叛〉和〈清算〉,也是发生在父亲肉体缺席而灵魂再现的情况。主角同样深陷于两难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的理解是,肉体不在的父亲,象征华人习俗在形式上的消亡。另一方面,小说中的主角,往往都因为婚嫁而改信基督教。结婚,象征着下一代的延续,也意味着“族性”——小说把传统习俗当作华人族姓的一部分——的消失殆尽。而父亲灵魂的再现,象征残存于华人族性的精神被萧招麟召唤,以警惕、阻止下一代失去华人族性。为凸显其召唤的力量,小说总是以死亡事件做结尾。

另一篇小说,〈当大风浪起时〉讲述郑罗纳娶了洋人妻子克莉丝马绍尔,后者无法适应华人传统习俗的束缚,想跟郑罗纳摊牌分手,要求他在父母与她之间做出抉择。虽然郑罗纳与妻子曾有山盟海誓,但最终却选择回到父母身边。放弃洋人妻子,选择了父母,多少表明作者在华人文化与西方文化之间的立场。

不屑西方文化价值

萧招麟小说向来不屑西方文化与价值观,其他小说如〈Ngugi Okwonko〉和〈寄自索韦托〉,讲述白人种族主义者如何欺负黑人,又如〈Bad Bargain Lane〉讲述留学英国的安迪,经历许多不开心的事情,他尤其无法认同西方国家对伊斯兰国家施加的各种暴行,以及当地人对他的语言歧视。

这一类题材都完成于1970末、80年代初,当时华社正处于变动之中,为了回应国家文化而客体化马华文化,在去芜存菁思想主导下,许多陋习、不良仪式与迷信逐一淘汰。

另一方面,年轻人也逐渐地西化,这促使不少老一辈华人担心自己的文化将被时代潮流埋葬。

萧招麟小说主题,应该就是对上述现象的一种书写者的回应。

对西方化 感到担忧

萧招麟的〈当雪飘下〉把焦点放在伦敦一场反对萨尔曼鲁西迪(Salman Rushdie)的游行示威。此事缘起于萨尔曼鲁西迪的《魔鬼诗篇》亵渎回教先知,伊朗领袖科梅尼颁布全球追杀令,各地回教徒群起抗议萨尔曼鲁西迪。

不契合西方文化

故事讲述道菲尔和美玉在伦敦留学。美玉曾经活跃于各种洋人的节庆活动,如万圣节、圣诞节等,却始终觉得西方文化与自己不契合。她总觉得这些活动太不知所谓了。反之,后来她随同道菲尔一起参加抗议萨尔曼鲁西迪的示威活动,途中遭到几个庞克青年投掷石头击中道菲尔,后者却不为此生气,反之心平气和地处之泰然。整个游行集会在平静、安全的情况下和平进行,凸显了回教徒的超高素养,同时也反衬了西方文化的堕落。

觉得灵魂空洞

游行结束后,美玉告诉道菲尔,她觉得自己的灵魂是空洞的,白雪象征回教的结晶,如此的纯净美好,因此她对回教徒心向往之。

这篇小说勾画出回教徒平静、和平、善良的一面,反之西方文化却充满暴力、不可理喻。

结合萧招麟其他小说主题来看,大致上就是“东方VS西方”的结构,回教、华人传统习俗等都在“东方”的范畴中。并且,作者对东方的西方化感到担忧。他之所以担忧,因为西方文化在他看来,并非什么好东西。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