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暗之间,重拾生命色彩

永恳版本的《呐喊》。每个人都会害怕,永恳最怕飞行生物,画中卷发的就是她。
仿莫内的笔触,永恳喜欢这种绿色,能够表达生命不同的层面,像她小时候画的那棵树。
这是永恳的内心,她的生命有不同色彩——蓝色是平静,橙红黄等,表示热情澎湃。她的生活多样充满色彩,既丰富又平静安稳。

张永恳早上7点多就出门,一个背包,一个大环保袋。等巴士,转巴士,上轻快铁,来到这个地方等人。她早到半小时,两三趟轻快铁过去了,下一辆该是了……她一直伫立在再也花园站的轻快铁月台,旁边就是椅子。

车厢里播报到站,缓速之间我望向窗外,掠目而过的是一张紧张面孔,等着许久不见的人。直到见上,她笑弯的眼睛,牵着的嘴角,一如既往。她曾给我们机构打过工,做过清洁,现任职国际学校美术老师。今天,她还是穿着T恤和七分裤。一身轻便。



她带我上了雪兰莪免费巴士,到指定咖啡厅。甫坐,从大环保袋里取出一幅幅画,有直的横的,兴奋展示——几张临摹名画作品:《呐喊》、《星夜》、《池塘睡莲》;风景画:湖、海、树等,属于印象派画风。

曾有人说永恳的画是“垃圾”——那堂小学画画课,老师说画树,树叶青色的,树干褐色的。永恳望向窗外,那棵斑驳老树,顶着满头深浅不一的叶子,阳光底下,风吹摇曳时而金黄时而青白,她想把这棵树搬到画纸上……但老师看了,不留情面只评了两个字……

永恳微笑说:“当时我很不好受,我很爱观察光暗色调的……那次却打击了我信心,十分挫折。之后,我还有画画,但不被认同,别人不懂我画什么,说乱七八糟的……”

5年级一次音乐课,每个学生轮流独唱。永恳嗓子一开,一支宝特瓶就飞来正中自己——接着是零落的讥笑声,笑她五音不全。老师把那些学生警告;后来也没人安慰她,独留在她心中的,是那些笑声奏响整个课室的乐章,令人不安,却不摸到一扇逃生门。

自卑把头压得越来越低



中学毕业,她听人说,念了没兴趣的多媒体科目。毕业,从关丹来到吉隆坡,担任精品店收银员。一次无意把15令吉键入成150,老板破口大骂。勉强坚持了3个月,她离职回乡。她再没办法工作,觉着自己跟周遭格格不入;想到自己做事说话缓慢、不利落,家人有时也不耐烦。这种自卑叫她把头压得越来越低,以后跟人说话也是不敢看的……但,上帝却看见了她——

大她5岁的堂姐常去她家,每次都把永恳“抓”来聊天。她说:“我带你去教会主日崇拜,你会很高兴的,大家都热情,不用担心别人伤害你。”永恳情况糟时,双手会不安分地抓这里弄那里,但听堂姐的话去教会,却让她心情完全放松下来。永恳说:“第一次去教会,既渴望又害怕,堂姐说那边的人会关心我,而我也想认识些人。一进教会,大家都来欢迎我,诗歌也很安慰人心,我仿佛踏入了另一个世界!”永恳想再去第二次,堂姐却车祸去世了……永恳问“上帝,你在哪里?为什么当我踏出第一步,却把带领我的天使带走了?”

一段日子后,永恳随家人搬家到吉隆坡。她记得给堂姐主持丧礼的是八打灵再也一间教会的牧师,堂姐固定参加这教会。她的心里就响起:堂姐这么关心我,带我去教会,没理由她去世了我就放弃啊!于是她从蒲种搭巴士转车,用一个小时多到八打灵再也,第一次自己踏入教会。但是,城市里专业人士多,学识饱满,感觉大家是“高高在上”的——这么一想,永恳又自卑下来。

几次,教会的人关心永恳的生活、工作,她急起来随口诌,说自己在某公司上班,事后却心里难受不踏实。日子渐久,大家察觉了不对劲,担心她有妄想症。教会一名同工鼓励永恳拨打文桥辅导热线,辅导员温婉的声音叫她安心,答应上门面谈。但是,约定的日期近了,永恳又踌躇——万一真的是妄想症怎么办,服药又是一笔钱……她爽约了,也再一次瞒过教会的人。

面对心理障碍 不是妄想症

直至谎言再度拆穿,教会同工依旧不放弃,说要陪她去辅导。永恳挣扎:不能再这样了,再逃避下去,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了!她立定心志,终于上门接受辅导。最记得辅导员让她抱着大抱枕,回想以往种种,自己哭得稀里哗啦,心的重量却跟着轻了起来。辅导员说她面对的是“心理障碍”,不是妄想症,总算放心。

接受辅导那阵子,情绪时高时低。一次很低落沮丧,她给同工写了一封电邮——忏悔过去谎话连篇,说如果教会要将她从会友籍除名(当时已洗礼,成为教会会友),她也无怨。教会同工马上回邮,说大家仍然爱她、关心她,为的是要她勇敢面对问题。邮件里,同工又带领永恳一起向上帝认罪、祷告,求耶稣基督宝血洁净,赦免她的罪。那次,上帝让永恳如释重负,重新得力。她越来越期待辅导,聊着聊着,快乐起来,生活渐渐回到正轨。

曾经,她不知上帝在哪里;现在,她最爱这首诗歌——《我知谁掌管明天》。她背了几句歌词:“有许多未来的事情,我现在不能识透,但我知谁掌管明天,我也知谁牵我手”。永恳笑说:“我有太多忧虑,担心这担心那,害怕明天,也在意别人怎么看我,又怕没工作……但现在我知道,上帝掌管我的明天,祂的安排是最好的!”问永恳现在还敢唱歌么?她说:“现在我敢唱歌,敢。”

辅导员用绘画治疗帮助永恳,让她在画纸上随意驰骋抒发。她把在家完成的作品带来文桥辅导室,也给文桥机构里其他同工看。一名同工是有专业美术底子的,看了后赞赏鼓励,永恳的信心顿时提升。她又认识了画家阿米,便常到画廊去交流,阿米也帮助她找出适合自己的画风。之后,文桥机构正好有空缺,她应征兼职清洁工;同时,她报读马来西亚艺术学院MIA。

成为美术老师

修完两年课程,学院派永恳到一间国际学校实习教画,以后获得录取,便辞了工,正式成为美术老师——这是永恳意想不到的结果。她很热爱这份工作,在一班30几个小孩子中,与他们一同作画、成长。班上有孩子很安静的,永恳想起自己小时候,就主动关心;有孩子画了她看不懂的图,她说没关系、没关系,自由发挥,不要担心其他同学笑你……那些经历提醒她,每个孩子的观点不同,与其命令孩子一板一眼地作画,不如尝试多了解他们。

永恳仍然爱画风景,画光线洒下时闪烁的树叶。她望向咖啡厅外的街道,说:“我很喜欢看树,为什么会有绿色,有时又变褐色;叶子枯干掉了,又长出来……我看到上帝的作为,看到自己的生命,曾经挫折,遇到问题不懂解决,但现在,找到方法了!我像树,叶子不总是枯干的,会长出新的——上帝给了我新生命!”

《圣经·腓立比书》三章十三节:“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这是永恳最喜欢的经文。显然地,永恳没有“忘记”和“刻意埋藏”往事,倒是释然了。每当困难,心情低落,她就祷告,深信上帝一直都在。她接受辅导约1年,以后都是上帝在“扶”、在“导”,叫她真的得了新生命,彻底地改变。

在主的脚前卸下重担,她真的一身轻便了。

永恳也为新年特意作画。在《圣经》里,耶稣用五饼二鱼喂饱了5000人。这幅画也寓意“来自上帝的恩典”——领受从天上降下五饼二鱼的福份,心里充满平安喜乐,胜过丰收五谷、新酒(参《圣经·诗篇》四章七节)。

永恳作画至今百多幅,平均每周一幅。

永恳说,这是“彩虹的约定”,中间是十字架,说明“我(上帝)与你(永恳)同在,不要害怕”,现在永恳不害怕了。
永恳有时会带着画笔和画纸旅行,如果天气好,就当场作画。画图和上色,通常需要半小时。这是山打根Pulau Berhala,永恳说,她喜欢海岛,还有阳光照射海水呈现的碧绿。
张永恳用画画丰富自己的生命。
永恳“五饼二鱼”。
这是湖,下边特意留白。永恳说,人无完美,不必要求把所有空白填满;这样也很美——就像舒伯特未完成的第八交响曲。
把梵谷《星夜》搬到吉隆坡。画这幅画时,永恳想起自己的经历——上帝带领她走过低潮,又发掘了她绘画的能力。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