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玥莹边缘过往成就现在
生命影响生命

一句话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生命吗?真的。当年朋友的一句“你要不要学打鼓?”让走向边缘的伍玥莹悬崖勒马。现今回首来时路,她感恩自己来自一个“非常”家庭,感恩自己当过一个边缘青年,感恩过往的宝贵经历成为了她如今从事青年发展工作的最大资源。

伍玥莹感恩过去的艰难经历没有摧毁她,反而成为了她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宝贵资源。

伍玥莹坚信,上天让她经历每一件事都是有原因的。自从担任了大马青体部副部长办公室(青年发展)特务官员后,她更证实了这个信念。



从16岁开始,她对青年发展工作产生了一种使命感,希望能为边缘青年伸出援手,把他们从悬崖边拉回,协助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和积极的人生态度,再重新出发。

为什么对青年发展工作深具使命感?那就要从她的家庭背景说起了……

伍玥莹来自槟城,从小在一个三代从事毒品和黑社会活动的家庭长大。在一个小女孩的眼中,看着家人吸食鸦片已见惯不怪,她知道那是在犯罪吗?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记得父亲非常讨厌毒品,但他却是黑社会分子,三不五时警察就找上门来,日子过得很不安宁。她有两个哥哥,在同样的环境中长大,十多岁便染上了毒瘾。在家里,鸦片就存放在冰箱里,随手拈来,毫不费力。

庆幸的是,她从来没碰过毒品,因为母亲在她1岁时便托人看顾,只有在周末才回家,成为受害者的风险大大降低。



哥哥的悲惨人生

“每次回想起儿时经历都让我深深感受到,上天把我放在这个家庭是有用意的,我既是一个旁观者,也是一个受到保护的经历者。”

虽然一个星期只回家两天,但她很清楚家里的情况,也亲眼目睹哥哥的生命被毒品摧毁。当父亲发现哥哥吸食鸦片后,便把他赶出家门,后来他加入了黑社会。

她形容哥哥生性聪明伶俐,讨人喜欢,一加入黑社会就被赋予制毒和运毒的“重任”,在毒品界瞬间名声大噪。他后来多次遭警察逮捕,虽曾尝试改过自新,却遇上一些问题而不得不走回头路。

有时候,生命影响生命未必双方都是正向的,一个反向的生命也能影响一个“年少无知”的生命。哥哥的悲惨人生就是她日后投入青年发展工作的启发之一。

“他的生命让我看到很多孩子也是恶劣家庭环境的受害者。青年的问题就像癌症,如果在前期出了一点小偏差或做错决定,将对后期造成很大的影响,想要回头已为时已晚。”

伍玥莹走入校园与中学生互动交流。

遇到“天使”改变人生

伍玥莹视青年发展工作为一个使命,自从接触了来自社会最底层的边缘青年后,她更看重自己手中握着的“魔法棒”,渴望挥一挥就能改变他们的生命,可实际上,改变生命的工作非常不简单,身为“过来人”的她很清楚这一点。

在16岁之前,这名边缘少女经常逃学和欺负同学。在中三时,因为跟同学打架被停学了两个星期。当时,她和另一名被停学的同学一心想着辍学,她想当一名调酒师,也没什么特别原因,只是觉得特别帅气。

想当别人的“天使”

在这关键时刻,她遇到了人生转折点。一位同学问她要不要学打鼓,她想了想,学打鼓也蛮帅气的,而且每月学费才20令吉,就马上答应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决定从此改变了她的生命。

“爵士鼓班是由一个青年发展中心开办的,另外也设有阅读、品格塑造、社区服务等活动。那是我16岁开始参与青年发展工作的起步点。”

而那另一名被停学的同学遭遇就不同了。自中三被停学后,他没再回到学校上课。10年后重逢,她才知道他在赌场工作。从谈话中也得知,他不喜欢赌场的工作环境,担心自己也会变成赌徒,更怕自己成为吸毒者。

两个同一时间被停学的人,境遇却如此不同。这让她深深领悟到每个人的生命中都需要遇到一个“天使”,当时的她就遇到了一个,现在她也想成为别人的天使。

中四复学后,她成功获选为学生警察团体的副主席。一个曾遭停学的不良学生,复学后居然有如此大的改变,这引起了一些同学的质疑,这样的人有资格成为纪律团体的领导吗?

成立“青年赋能平台”

“坦白说,我从小到大都想当优秀生,可是所处的环境条件无法做到,而我从来也得不到任何机会。直到我参加了青年发展中心的品格塑造课程,我得到了很多机会,才发现我不是给社会制造麻烦的人,而是一个可以对社会作出贡献的人。”

她时常告诉年轻人:“品格好比一个硬碟,技能则好比一个软件。如果硬碟的配置良好,即使里面没有任何软件,使用者还可以安装。可是,如果硬碟的配置不好,即使里面有一些基本软件,却因容量不够而无法再安装更多。”

3年前,她在槟城槟榔河的一栋廉价租屋成立了“青年赋能平台”(EYP),旨在鼓励年轻人多参与社区活动,从中提升自身软硬技能,并遇见生命中的贵人。该平台迄今影响了超过200名孩子。

伍玥莹曾走入原住民村落了解原住民孩子的成长情况。

没忘青年发展使命

伍玥莹予人的感觉很阳光,乐观、开朗的个性蕴含着一种感染力,似乎无时无刻都在传递着正能量。在言谈举止间,不论是外在或内在,都充分展现出她对青年发展工作的满腔热忱。

在沙巴大学完成青年与发展社会心理学课程后,她当了约4年的电台DJ。2014年,她到中国参加《我是演说家》,获得亚军,而后在一家中国公司担任国际外贸部经理。

“在中国工作期间,我确实赚到不少钱,可是心中却觉得很空虚,除了同事,我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我一直在思考,我到中国是为了体验人生,而不是落地生根,我也从来没忘记当初的青年发展使命。”

实力和价值来自经历

摸清自己的人生方向后,她马上采取行动,通过社交媒体联系了槟州青年与社会发展部的理事主席章瑛,并获聘成为特别行政助理。去年杪,她正式加入大马青体部副部长办公室(青年发展)担任特务官员。

“关系和机会很重要,但本身也必须具备实力和价值。我的实力和价值来自于我过去所有的经历,以前流过的泪水,经历过的痛苦和挣扎,都是我现在拥有的宝贵资源。”

她深刻地体会到,边缘青年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群体,他们所经历的一切对于日后发展有很大程度的影响和帮助。

“我能体会边缘青年所面对的窘境,我真切感受到他们的痛。这些意志消沉的人,已经失去了很多机会和正能量。一个与社会脱轨的人,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就会重蹈覆辙。我希望能够帮助他们回到正轨,并恢复他们与社会的连接和竞争力。”

她指出,有4个步骤可以帮助边缘青年重新融入社会。第一,重新连接;第二,重新培训(社交能力、竞争能力、生活技能);第三,自我品牌重塑(转移到一个新圈子,重新认识一群新朋友,重新建立自己的人设);第四,重新融入社群。

目前,她正致力于推行“Inspirasi Anak Muda”项目,旨在教导青少年(15岁至17岁)关于生活应对技能。目前,全马7个州属、42间学校和7间感化院已实行该项目。

“只要心态对了,方式对了,没有事情是不可能的。不管你的生活再糟糕,只要咬紧牙根熬过去,你的应对能力就会被撑大,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事情是跨不过的。学习把生命中的难题当作是人生功课,经历过了,自然就解脱了。”

影响基层社群领导

伍玥莹现在有了一个新使命,所扮演的角色升级至更高层次。她从影响基层提升至社群领导,接触的对象多是青年社团领导,在拟定政策方面可发挥关键作用。

我国的青年人口(15岁至40岁)目前约有1300万,相关单位分为8个群体进行管理,包括在校青年、高校青年、在职青年、社团青年、边缘青年、少数民族青年、大众青年和具国际竞争力的青年。

“我目前主要是负责边缘青年发展的工作,不过只要是任何有关青年发展的工作,我都很愿意做。我非常感谢过往的生命经历,也很庆幸自己能够在青体部发挥我的影响力。

“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通过与青年社团的领导层接触,我可以分享自己的想法、政策和计划,并借由他们的影响力来传递青年发展的理念。”

她希望在自己身上所发生过的祝福,能复制到更多年轻人生命中。

*伍玥莹这次受邀为“TEDx茨厂街2019年会”的主讲嘉宾之一,届时将分享更多关于她对青年发展工作的热忱与愿景。TEDx茨厂街将于10月5日登场,地点位于吉隆坡马华大厦三春礼堂。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