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接触到的两位心脏病吹波术后的患者颇让我感慨。关于心脏吹波术后如何应用中西药物是许多大马心脏病患者心中的迷思,借这两例实例作一简短交流。

一例孙姓患者,68岁,曾在某私人医院做过心脏吹波术一次。去年年初,在本地一间中医诊所看病,这位中医先后给他开服中药4个月,并嘱他停服所有西药。



4个月后,惨剧发生。他又发作心脏病,并且是一根最大的血管阻塞,虽然医生再次为他吹波,但心肌已大片坏死,在心电图上遗留下疤痕。他的心脏功能严重受损,一般生活动作均气喘。

这是一例不具备心脏病常识的中医乱停西药造成的后果。

心存侥幸不可取

数日前,在一场大型义诊活动中,一个同样做过吹波的中年男士前来咨询。他告诉我他已经自行停服所有西药一年余。问他为什么要停药,他说那些都是“毒药”。当我告诉他中药并不能完全取代西药,建议他吃回稀血的西药或中西合并治疗时,他还是拒绝服西药。当时,我们甚至讲出了前一患者的教训,他居然回答:“我已停了一年多,也没出事。”

平时,我在门诊经常遇到吹波后的患者前来咨询能否用中药代替西药。但每当讲清道理,阐明厉害后,他们多数能接受我的劝告。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执迷不悟的患者。看来他心中的侥幸心理占了上风。



预防发作有效药物

我曾在既往的文章中写过。对心脏病发作不能心存侥幸,因为一旦发病往往是致命的。西药的“稀血”药(抗血小板药)是预防发作的有效药物。尽管中国的中医界做过许多科研,但至今没有一种复方或单味中药可以取代西药稀血药。

因此作为一名中医心脏病专家,再次呼吁大马民众和大马中医不要轻易停用稀血药。与心脏病发作导致的严重后果相比,这种药物带来的副作用是微不足道的。

当然,在大马,也有另一种不协调的声音来自部分西医。既反对心脏病患者采用中西合并的方式治疗。

有个别极端的医生甚至威胁患者“如服用中药,不要再来找我看病。“我只想告诉大家一个现实,中国现代化的中医医院对绝大多数心脏病患者采用中西结合的治疗,取得良好的疗效。

除了服用抗凝药华法令(Warfarin)的患者,中药与西药并不会产生“相冲”,中西合并治疗是相当安全的。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