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落地的旅人

今年选在生日的那一天起飞返乡过年。班机是在星期六下午。早上醒来洗刷过后,一边打开笔电为比我更年轻的作家写篇推荐序,一边吃完前一天同事巧思设计的生日祝福蛋糕。交了稿,才来收拾行李。这可简单!

这几年家人已不再要求从西马带什么年货回家,所以只需收起一些衣物,再把过年要看的或文友托运的书装进来,就完事了。特别是近期因为运动,多了一些较轻省的运动装束,行李重量相比从前更容易过关。出发前往机场前,到住处附近的商场吃了顿简单的早午餐。一如以往,飞行日的食欲总不太好,内心总有莫名的焦虑。有时挂念未处理好的工作,有时挂虑久未见面的人们的变化,微微点点的心事总在这个时候冒现。



穿着透风凉的跑步短裤和恤衫,背着笔电、拖着行李,没耗太久时间就顺利将行李托运。在乏善可陈的机场找了个新开的咖啡座,吃点心、看点书,任时间慢慢过去。不知是否年纪增长的缘故,还是周遭太多事情发生,心情总像是悬在半空的气球,迟迟不肯飞走或落地。飞机飞进婆罗洲上空的时候,看到了曲折蜿蜒的拉让江。不由得深叹,一年又一年鸟瞰江河的样子,一年又一年不一样的心情。我始终是个不落地的旅人,只稍作片刻逗留又得起飞。

不知不觉在意衰老

我想,我是忽然开始害怕衰老。约莫两三年前,在书展的一角让药剂师做了简单的血液检测。药剂师先生很认真地向我分析数据结果。当时发现三酸甘油酯的数值都偏高,还生动具象地向我描绘了心脏血管被油脂阻塞的情况。他说:“你现在开始运动,还有机会。你会发现这些数值很快就会下降,到了35岁过后,人体的新陈代谢就会下降,到时就要花费更多力气去调整健康。”我把这些劝说听进去了。却是到半年后才开始投入运动,又过了几个月,感受到体质明显有改善,去做了一次血液检验。这次的数值几近完美,全在安全范围内,没有其他增补说明。今年36岁,好像就是新陈代谢开始减缓的第一年,我开始不知不觉地在意衰老。

若是我有幸活到70岁,我已经用掉了一半的配额。虽然有些比我老的朋友会说:“安啦,你还年轻啦!”但是免不了惆怅。想想那些自己还未遇到的人,将来遇到了,却已经未必还能拥有最好的状态可以去相迎面对。不免可惜呐!

早归的日子,白天继续处理手边未完的工作、书写将要截稿的稿子,傍晚过后开始约家乡友伴喝茶闲聊;哀叹景气犹如一片冰山雪地、花红数目不如预期、经济情况恐怕要让更多人遭殃。很少人还能满面和颜悦色、喜气洋洋地迎接这一个农历新年。而我,长期处在一个不太高也不太低的景致里,此时只盼一旦有多一点余裕,就好好睡个觉,看一点书。衰老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我“书”得起!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