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美强医生 (心脏内科专科)

自从选择从医,就注定要过不一般的生活。能安然的陪家人看完整部电影、吃顿饭、或与同窗高谈畅饮简直是天方夜潭。每每接到“求救”电话,都得在第一时间给予援助,只因拗不过良心催使,因而错过了许多与家人共聚和参与孩子成长的重要时刻。

2014年除夕夜,正当与家人闲聊时,手机那端传来陈伯病危的厄讯。临危拿了听筒、血压器、手电筒就赶往看诊。陈伯傍晚申诉头疼入房小休,当家人尝试唤醒他吃团圆饭时,发现陈伯呈半昏迷状态、没意识的呻吟、右嘴角下垂、右边半身瘫痪:纯粹是左脑中风现象。



证实缺血性脑中风

血压180/90mmHg、心跳规律正常:70/分钟、瞳孔3mm (双眼平等及正常光反应)、Glasgow昏迷评分9 (Eye 2, Motor5, Speech 2)、无颈部僵硬,心脏与颈动脉无杂音。陈伯是个79岁的罗里车斗老木匠:身体健硕、老烟枪、偶尔小酌、之前无其他病痛。八成是缺血性脑中风(Ischemic Stroke:由血栓梗塞脑血管造成)。

喂他服食阿司匹林后,紧急送院。由于曾经在麻坡中央医院服务多年,与急诊部的医疗人员都相当熟络,大家热心给予协助,紧急为陈伯进行脑断层扫描(CT scan),证实缺血性脑中风,无脑溢血。幸运的是陈伯在等待入院的当儿却戏剧化的康复,开始自动张眼、开口讲话、右边半身不遂也恢复正常。这类病症称为:短暂性脑缺血微中风(Transient Ischemic Attack:恢复迅速、残余障碍低;但2年内再次严重中风机率高达5成,除非妥善冶疗),真是令人安慰。

缺血性脑中风主要由高血压、心脏病和颈动脉硬化狭窄引发。常因如心肌梗塞造成心衰竭、风湿性心脏病、慢性心房纤维性颤动、失水等、造成血流缓慢,血粘度增加或血液凝固性异常增高而形成心脏或血管内壁血栓。壁血栓脱落,随波逐流堵塞脑动脉引发中风。

诱骗读医科的“帮凶”



华族最忌讳新年入院,我却成天往医院跑,不因陈伯是家父多年劳工党同志,只为陈伯乃诱骗我读医科的“帮凶”;当年陈伯“误导”我放弃南大机器工程系,害我与世隔绝在吉兰州理大医学院荒度青春;除了读书,还是读书。他们俩老虽只念过夜校,却充满人生智慧,竟然算准我能医人、不能修机器。

对医者最残酷的打击不外乎无能的看着挚亲病痛、往生。

在那短暂的3小时,我目睹了老、病、死、生。生:只因为陈伯奇迹般康复,而且脱胎换骨过着健康的生活。

多么不一样的新年……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