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的伪小说家

为了把手边的工作做完,于是迟了下班。离开办公室时,阳光已近熄去。背着电脑包,往回家的相反方向走去,走去轻快铁站,到距离七八个站以外的商场吃晚餐。然后打算逛逛书店,有时间再喝杯饮料,打篇稿再回家。

这真是难得松懈的方法了。平日下了班回家,会撐着换上运动装跑步鞋,硬是要将最后一点力气也榨净才甘心。今天,没回家没跑步,慢慢地在日本餐厅吃荞麦汤面、吃清爽不腻的蔬菜手卷,不看时间,没人赶着、等着你快点吃完立马翻桌;连呼吸也可以不疾不徐,牢牢实实地吸进吐出,有多久没这样休息了啊?



英文书店就在餐厅隔壁。可以在书架前、书桌前细细地观看许久,寻找有意思的书名、作者名或封面设计。这阵子对丧尸题材特别感兴趣,在末世小说那一柜前流连了特别久。脑海中始终挥不去日前在网飞上看过的《黑色夏日·Black Summer》,那是一部关于不明疾病爆发导致活人一受重伤即可能受感染变成丧尸的影集,几个事前从未有交集角色人物在逃命过程聚到了一起,一路奋力砍杀向前,一路有人阵亡瘫倒;伙伴倒下之后,其他伙伴就会毫不迟疑地朝他脑门开一枪,既是保命,也是痛快地挥别,免去一轮不忍不舍、牵扯不断的追逐逃亡之苦。

当通俗小说家是理想之一

心里想着写一部关于丧尸的惊悚小说,仍在寻找一条串联故事的路径,自娱娱人。当个通俗小说家是我的理想之一,只是一路来都将自己深埋在纯文学里,那点俗艳、豁然、利索的趣味就这么被耽误和掩盖过去了。在书店逛到最后,一本书也没下手。想拿别人的故事布局来参照,定必就更写不出自己那个版本的故事。

离开书店,转到超商,买了一杯冰抹茶拿铁。平日总是挤满人的餐饮区,此时空荡荡的,大抵是斋节月,晚间允准进食后,把人都赶回家去了。此时,只想着继续不事生产,该写的稿子就由着吧。一点一点啜饮饮料,听店员闲散的笑闹,播放节奏轻快的流行乐;超商24小时营业,维持明亮的灯光,忽然有种令人冷静安然的感觉,可以放心地把更多身上的疲倦卸下。

如果丧尸来了,我的角色人物来到超商,会发生么样的故事呢?超商有三面墙是落地窗玻璃,视线里外透明,撞进来闯出去都是两难、张力、危机或转机。



在超商呆得有些迟。在手机上与友人闲聊了几句,交换了彼此的倦意和安慰,才舍得回家。回家洗澡、洗衣、晒衣、安睡,周末来临之前,还得要再劳动两天。我带着我的小说理想和丧尸故事,走进轻快铁车厢,每个乘客都散发着各自的疲劳,使得整列车似乎也跟着拖慢了一些。

当不成一流小说家没关系,即使努力地把想说的故事写出来了,还只能当个二三流的小作家,那也没关系啊。快点把想了很久的东西给写一写吧,将丧尸病毒不客气地散播出去!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