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琴看起来像是同一张脸,其实各具独特的个性,制琴师对于每把琴的个性塑造是很执着的。

当你看外国月亮特别圆的时候,是否忽略或小看了本地的月亮?月亮只有一个,问题在于人的心态。

最近在意大利荣获“第10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双金奖的大马制琴师陈振盛,击败了16国的参赛者,历届从未出现在得奖名单上的“马来西亚”首次入榜就登上最高位置,在制琴界的国际舞台上向全世界证明了“马来西亚的月亮也很圆!”



金奖小提琴“我的国家”。
金奖小提琴“我的国家”。

说到制琴工艺,相信很多人都会认为,那是外国的产物;或,当然是外国制造的琴才好。鲜少人知道,本地也有制琴师,而且是东南亚唯一一位精工制琴师。

陈振盛,一个曾在波兰、美国、意大利、马耳他和中国参加过大大小小比赛的制琴师,可从未得奖,这次在意大利“ANLAI提琴制作比赛”中一连夺得双金,连他本人也惊叹难以置信!

尽管兴奋的心情仍未平伏,他却无奈地说:“这不像羽毛球,制琴工艺在本地是冷门的,甚至没有人知道有这一门工艺的存在,所以不被关注是人之常情。不过,这次获奖不仅给了我一个肯定,也能让更多人知道大马制造的提琴也具有国际水准!”

该项比赛是由意大利国际提琴制作艺术协会(ANLAI)主办,赛场位于赛斯托-菲奥伦蒂诺。比赛分为职业和非职业制琴师组别,“职业”的参赛对象是专业制琴大师,而“非职业制琴师”并非指“业余”,而是为所有制琴新秀而设的组别。

由音乐家评分



比赛为期4天,参赛者把参赛作品带到现场让评审团进行评分。参赛作品共分为4类,包括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和古典吉他。

陈振盛在非职业制琴师组别中,报名参赛4把提琴,分别是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可是,大提琴来不及完成,所以他只带了3把提琴参赛。

结果,他凭其名为“我的国家”(Negaraku)的小提琴,以及名为“辉煌条纹”(Jalur Gemilang)的中提琴,分别获得中提琴金奖和小提琴金奖。

提琴除了是一种乐器,也是一件艺术品。论艺术,各花入各眼,主观的评价是必然的。由国际制琴大师组成的评审团,是以工艺、油漆、装配、个性和艺术表现的标准进行评分。

接下来还有一个关卡,就是由音乐家演奏参赛作品进行评分,评分标准包括声音穿透力、音色、琴弦平均和演奏顺畅度。

“每次参加国外比赛,我就是唯一一名大马人。比赛除了靠实力,也需要靠运气。对我来说,这次也许是获得幸运之神的眷顾,我的作品刚好就对上评审团的胃口。”

得奖后新启发

他透露,得奖的小提琴并不是为了比赛而制作,而是在还未打算参赛前就做好的,而且已经出售了。真正为参赛而制作的提琴必须花更长时间琢磨细节,得奖的中提琴就是专为参赛而制作的作品。

“我是在出发前一天才从物主手中把小提琴借来参赛。我觉得幸运的是,由于那把琴已经被使用过一段时间,音色变得纯熟丰厚,这在音乐家评分环节占了一点优势。”

从意大利凯旋回国后,他得到了新的启发,隔天便马上投入制琴工作。每次的比赛都是一种收获,除了可累积经验和不断学习,也可趁机目睹来自世界各国专业制琴师的作品,并与各制琴大师进行交流。

“我以后还会继续参赛,因为我想让更多人知道大马也有精工制琴师,而且东南亚的制琴师也正逐渐萌芽。”

琴之所以是一件艺术品,是因为它在制琴师的一双巧手中被创造,并赋予专属的个性。

制琴工艺“冷门”行业

一问下才知道,原来陈振盛差点与双金奖擦身而过!虽然一早就报了名,但他却产生了想放弃参赛的念头,原因是……现年39岁的他发现自己出现老花眼的情况。

“我一向来的视力都很好,所以突然有老花眼的打击蛮大的……报了名不参加又觉得可惜,最后还是决定参赛。不过,往好方面想,老花眼也改变了我的心态。”

尽管制琴比赛没有年龄限制,但突如其来的老花眼让他自觉年龄渐长,以后参赛的机会可能会较渺茫。所以,他现在除了把大部分时间专注于制作新琴,也致力于栽培学徒,希望日后可以当他的接班人。

机缘北京学艺

在2010年之前,制琴这门活儿从未在他的大脑中闪现。虽略懂演奏小提琴,但并非专业的演奏者。2008年,他开了一间音乐学院,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在中国北京认识了著名制琴师韩兆生。他拜访了韩兆生的工作室,亲眼目睹传统制琴工艺的制作过程后,大感惊讶。

不过,那时他还没产生兴趣,只是带了一把琴回马。后来,那把琴需要维修,可是本地人没有人会修,他只好把琴送回中国给韩兆生维修,大约需要10天时间。

“在那段期间,我待在他的工作室开始向他学习制琴,自此便开启了我的制琴人生。2012年开始,来自意大利克雷莫纳的贝童大师(Bertrand Yves Delisle)每年都会到访大马与音乐家交流,并传授制琴秘诀,我也受益良多。”

陈振盛在意大利“ANLAI提琴制作比赛”中一连夺得双金,扬威国际!左为贝童大师。

谁要买他的琴? 

陈振盛在2015年决定展开全职制琴生涯。起初面对的最大问题是,谁要买他的琴?

“真的很难……一把琴卖数千令吉,有人会觉得太贵,但我又不能把价钱压得太低,毕竟我需要花时间、买材料来制琴。而且,如果外国琴和大马琴价格差不多,多数人选择外国琴是无可厚非的。”

受访时,他总说自己很幸运,在制琴生涯的路上遇上不少贵人。“在我的制琴事业刚起步时,一些朋友非常支持我,几乎把我制作的每一把琴都买下,即使是有瑕疵的琴也不嫌弃。你能想象这种支持给了我多么大的鼓励吗?”

人是现实的,制琴工艺在国内不仅是“冷门”,而且是零起点,所以当初不看好他的大有人在。奇怪的是,数年过去了,他还在做,既没有打广告又没有做宣传,订单却逐渐增加!是有什么商业秘诀吗?

“当提琴家把琴捧在手中演奏,大家自然会察觉那把琴所散发的熠熠光彩,进而对那把琴的创造者产生兴趣,这就是我的宣传方式。”

崇洋心理作祟 

许多制琴新秀都有一个想法——“我们制作的琴也不差”,包括他在内。可是,人们的崇洋心理就爱作祟,认为本地制造的水准肯定不比外国好。因此,透过参加比赛,这些人把作品带上国际舞台,无论有没有得奖,至少自己的作品有机会展示在众人眼前。

“因为这样,我在2016年开始积极参赛,不管是大奖或小奖,我都想要得奖!虽然制琴是我的兴趣,但我不想让别人以为兴趣就是玩玩性质的。我想获得肯定,也想让大家知道大马制造的琴也能登上国际舞台!”

陈振盛希望通过参赛让更多人知道大马制造的提琴也具有国际水准。

世上没最完美的琴

一般人都会认为,精工制琴师理应追求完美,而陈振盛制琴9年,心目中却还未有一把最完美的琴。

“我总觉得下一把琴会更好。每次看回以前的作品,都会觉得还有不足、不够完美,即使是刚得奖的提琴也是这样。我在想,世上也许没有最完美的琴,即使有,它给人的感觉是很冰冷的。”

琴之所以是一件艺术品,是因为它在制琴师的一双巧手中被创造,并赋予专属的个性。纵然提琴看起来像是同一张脸,其实各具独特的个性,外行人看不出,但制琴师对于每把琴的个性塑造是很执着的。

3种提琴不同制作

从一开始制作小提琴,到后来接触大提琴和中提琴制作,是身为精工制琴师的必备条件,即不被这三种不同尺寸的提琴给难倒。别以为只是把小提琴“放大”制作就行了,其实它们的装配是有区别的,而且声音也截然不同。他也是接触后才知道,这3种提琴完全是不同的世界。

制作一把小提琴或中提琴通常需耗时250个小时,即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单是油漆程序又要再耗时一个月,而大提琴则需要多3倍的时间。

换言之,制作一把中小提琴需时2个月。这2个月就是一把琴的售价,这是全世界精工制琴师的收费标准,等于是买家付给制琴师2个月的薪水,薪资从经理级以上计算。

木头成本最高

制作一把琴的最高成本是木头。一把琴基本上是由3种木头制成:背板是枫木、面板是杉木、直板是乌木。

“木头买了还不能马上使用,必须先风干,大约需要5至10年的时间,所以我随时都会先买来存放。所以,如果提琴卖不出,那就血本无归了。”

一把琴的主要材料是木头,而木头质量也将影响声音素质。琴声的最终音色是由各种元素发挥作用所形成的,包括木头质量、琴形、装配、琴弦等,倘若有一元素失去作用,音色也会受影响。

“并非所有提琴的音色都是一样的。每个音乐家对音色的要求不同,那是很主观的,不过重点是‘引擎’必须要做得好。

“制琴师就像是汽车引擎的制造者,只要一切按照标准程序制作,性能基本上不会有太差的表现。声音素质不是靠运气,制琴师必须根据采用的木头作出调整,才能让声音达到最好的表现。”

制琴并非是单方面随心所欲,制琴师和买家双方必须先沟通。他会先了解买家对木纹、音色、琴形等的要求,通常他遇到的买家都不会有太苛刻的要求,所以他还是有自由发挥的空间。

“我希望所制作的提琴能够在精工的基础上,把自己的想法自由地表现在细节里,让提琴在一个固定的框架里展现独一无二的个性。除了艺术的表达外,我也坚持在提琴声学上不断寻求突破。”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