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这种飞禽,在大概8000年前才成为我们的家畜,它们的原型是东南亚野生丛林鸡,原生地可能是从中南半岛或印度大陆,至今它们仍然以不善飞翔的姿态窜走于林丛中。



当鸡只被人类饲养,便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从一条商道到另一条商道,渐渐的传播到了世界各地,过程尽管缓慢却势不可挡。今天,人类每年宰杀720亿只鸡供食用,平均每人一年吃掉10只鸡(评估自己的肉食量还真有可能,虽然自己不常吃鸡,这份罪业人人有份),但鸡对人的奉献远不仅仅是肉身,一只鸡每年能产下300颗蛋,这才是真正无所不在的日常食品。

少见到鸡的真正活体

尽管鸡只在营养上贡献良多,而且肉身鸡蛋无处不在,我们却很少有人能见到它真正的活体,更枉论是听到鸡啼,踩到鸡粪,或用手握着温暖的蛋,后两点至关重要,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由于小时候没机缘踩到鸡粪,结果患上多种过敏症。

我小时候家里也常常养着鸡,高脚笼一直是后院的一部份(尽管有时空着),但后来消失了,许多年后的今天,我则在工作的油棕园区里重新看到它。

养鸡似乎是亚洲农民的天然本能,为了能在节庆时分能大肆庆祝,我那些农民出身的印尼工人总是尽可能的饲养一窝鸡,于是工舍里的纸箱及篓筐中很快的就出现了鸡蛋,接着母鸡开始带着小鸡在我脚下啄食,我也有幸能重新踩上鸡粪。而鸡的天敌可真不少,首先该预防的是蛇,但予于它们最大伤害的却是鹰,鹰能把母鸡啄死和把小鸡掠走,工人们为了防治鹰的袭击,便在工舍一带安置了好些能迎风摇曳并发出声响的空铁罐子,但成效不彰,不得以只好把鸡只通通关入笼子里,结果却引来了蛇在晚上混入鸡笼,而放养的鸡本来能栖息在树上而逃过蛇劫的,出乎意料的是园区的狗狗们即使饥肠辘辘也不曾动鸡只一根羽毛。



尽管波折重重,开斋节来临时鸡只才真正的显著减少,被工人们吃进肚子里去了。不久后,又一批小鸡被细心的呵护长大,重新又一次的畜道殃劫,伴随着人们数以千年,没完没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