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巴刹的榴梿档口,听见熟悉的小贩在喊:“来来来!黄姜吃完,就要等待明年的正月了!”声音沙哑,略带惆怅。

今年的榴梿,在5月分的时候小贩朋友说,也许不会丰收。没有想到天气突然转好,无风无雨有温煦的太阳,不管乡野村姑还是名门闺秀都陆续登台,一直热闹到8月中旬。



5月的时候,北京的朋友说要来,我们忙告诉他,6月一开始就好来了。7月是最美好的季节,千万不要让俗务延宕了一年只有两次花季的榴梿。朋友终于因为办理外交文件,延迟了一个多月,让我们捏了一把冷汗,担心8月吃不到好榴梿了。幸好一伙朋友还算有口福,迟到了还有机会一亲芳泽。当然这多少还是同事的父亲乃榴梿园主,有得依靠,清晨到园里兜个圈子,也拾回来三五个。

这些年,榴梿的品种愈来愈多,因为江山代代有能人,培育不同的名果。在槟城的浮罗山背的榴梿山庄,人们沉溺于研究榴梿品种近乎痴狂的阶段。这些山林中的好汉,每隔二三年,必有新的、更加优良的榴梿品种成功问世。他们也没有进入学府深造,却能够自我提升,培育数不尽的好榴梿,令人肃然起敬。他们的叶子楣、Ganja、D2、D24、红虾黄姜各有特色,而且都曾经以各自的姿色口感震撼江湖。但是好日子不长,三两年这些名榴莲就会被后起之秀取代。

人人痴迷猫山王

榴梿的世界是很无情的。名种榴梿的出现,固然能够诱惑榴梿饕餮攀山入林,一睹新秀的英姿,但是在数年后,现实会马上将新秀排挤一旁。今年的果王之王,人人都痴迷猫山王,一个猫山王榴梿曾经炒高一二百令吉。更有小贩以1000令吉卖了几个榴梿而被提控上法庭,真是水果界奇闻。

看起来,未来的日子或许应该让猫山王独占鳌头。但是我们已经隐隐然看见黑刺正在拓展版图,来年黑刺和猫山王来个血拼并不稀奇。这种贴身肉搏战,想当年还不是一样曾经发生在黄姜身上?如今黄姜却只有1公斤12令吉的票房。



尽管榴梿价格高,它的魅力是无法阻挡的。喜欢它的人,可以日夜吃它,无日不欢。不爱榴梿的人,闻之则退避三舍。

一位榴梿小贩告诉我,它像性爱之于人。不碰触它,它可以如冬眠的白蛇,并不张扬。一旦苏醒,则一发不可收拾,天天都在找榴梿。先人早有规劝:榴梿出,沙龙脱。切莫错误解读,尤其是在夜半三更。我对小贩另眼相看,不知师出何门,淘淘不绝叙述经验。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