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艺术在夏天

《我相信独角兽》以说书方式进行的单人剧,演员Danyah Miller在演出后,带着独角兽跟小朋友观众互动。

亚维侬艺术节后,我和女儿回到英国,先到西南部去看一个原始花岗岩巨石剧场(Minack Theatre),位于康沃尔,大西洋就是它最壮丽的背景,是一位外形纤弱内心坚毅的女子和她的园丁在八十多年前“从悬崖上雕刻的剧场”。站在梯田似的观众席望向大西洋,就足以让人内心澎湃,表演区内上演什么剧目其实都不重要了。

后来,搭乘近9个小时的火车北上,回到女儿生活了4年的杜伦大学城。大学城离爱丁堡不远,虽然预算不太足了,但“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在召唤,按捺不住,又上网订购演出票,唯自限只能三天两夜。时间虽短促,但有了亚维侬的经验,掌握了看演出的节奏和速度,一共看了7部作品,有国际性备受赞誉的戏码,也有Fringe的作品,包括苏格兰芭蕾舞剧《炼狱》、全男现代芭蕾舞《他们/我们》、俄罗斯肢体剧场《森林》、单人说书《血与金》、儿童说书《我相信独角兽》、现代肢体音乐剧场《诞生》,以及澳洲大戏《河流》。



除了《森林》比较稚嫩,每一个作品都充满惊艳,不但表演者演技精湛,所有剧场元素的使用各有创意和巧思,尤其丰富的内涵,让我回味无穷。艺术节外围作品(Fringe),种类繁多,对一个亚洲观众实在难以判断,而《诞生》是因为出来推票的团员充满热忱,并且有缘三次相遇,就支持一下。

值回票价

一出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作品,没有一句语言,演员丰富的肢体语汇细腻内敛、充满诗意的导演手法,加上现场和谐的音乐演奏,果然如推票人所言,值回票价!在爱丁堡看戏比较满足,因为“听得懂”,融入其中;但比较起来,法国人在亚维侬把戏剧过得如斯沉醉疯狂,还是让我着迷。

回到吉隆坡两周以后,受邀到“澳门国际戏剧节”担任观察嘉宾,观看了来自香港、澳门、马来西亚、新加坡、乌克兰、非洲佛得角、广州7个国家的戏剧演出,还包含几场讲求创意和灵活机智反应的Theatre sports竞赛表演,真是直呼过瘾!

整个夏天几乎是在艺术节里度过的。没有四季之分,说这样一句话是很突兀的,但我喜欢。今年的夏天,因为艺术节,因为戏剧,丰盛美丽。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