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半百后,发现身边的朋友同事中,有许多中年少女,更有不少五、六十岁的中年男孩。

一个同事,大概有63岁吧,每年学生票选好老师他几乎都上榜。他常在课余给学生辅导功课,也常耐心开导受感情困扰的学生,他说,应该曾从自杀边缘救回了好多条年轻人的命。



这么一个无私付出的好老师,人们大概觉得,他一定充满了正能量。但是,接近他内心世界的朋友却说,他其实常濒临重度抑郁边缘,陷于讨爱讨不到的“求不得苦”之中。他讨爱的对象,自然不会那些受关怀的学生,却是一些好同事。

在师生关系里,他扮演成熟的师长角色;在好友关系里,他却不时会“莫名其妙”地与人闹别扭。明明一个六十几岁大叔,却常做出18岁女生谈恋爱时的举动,对好友生闷气,甚至会封锁讯息,拉黑对方。

负面情绪开始引爆

他大半生都认真辛勤地教学,但事业一直走得不顺意。上个月他在中国教聘约满,离开中国之际,他内心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挣扎,一方面他似乎很渴望与几个好同事加深友谊,另一方面强烈的负面情绪却开始引爆,他出现了一连串离奇的行为,犹如琼瑶小说中极度情绪化和缺乏安全感的主角。

64岁变14岁小男孩



临走前因为与同事的约定不能如愿进行,他大发雷霆,发了一连串讯息,用孩子般的语气直斥对方:“你从来都不关心我!你是一个无比自私的人!我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你!”随即就把对方拉黑,不让对方有所回应或解释。感觉中,一个64岁的人莫名地退行变成14岁那个在跟父母闹别扭而情绪崩溃的小男孩。

其实他过去也曾透露,每隔数年就要离开原来的地方到另一地方教书,在告别之际,他都要经历一番惨烈的关系破裂,把多年建立的友情狠狠斩断。

现在,相信他已平安抵达南美洲,开展另一段人生旅程,但同样的绝裂剧情也如他所说的重现了。相信这样离开,他心里也不好过,也让原来好友留下甚多的不解和遗憾。

如果每换一次新工作,搬到一个新国度,都像是一次微型的轮回,他都希望能从同样的痛苦里寻求超越和解脱,但最终却又非常无奈和沮丧地遭到挫败。

这么一个好人,好老师,却要随受着漫长的失落和痛苦。真心希望下一次再面对离别时,他会试试用不带遗憾的方式,平和地告别。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