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K C

绳索系于脖子,被拖走的那个午后,夕阳温煦、花草美艳、公园很大。

也不知兜兜转转了几回,有一张长椅,很空。



坐了下来,不知怎的,独泣狗日子。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