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楚汉

人在路口,车来车往的虎口,血压正飚

难禁倦意,随时侵袭



竞选宣言是一排不知天高地厚的

蚂蚁

早已被压成班马线

与世无争的文字因此横越

有理与无理切割着坚定的心,已忘了



楚汉之争

本来就要争一行一句

诗集被风吹开一页

一页风吼,一页马嘶

一页页都有人在咆哮

我不是将军,和这片山河没约定

今夜若雨 ,配诗饮酒

心只挂念,杜甫李白会否应邀入梦

在我们的楚汉,争一个举手不回

输的,干完这一杯

我已干净一个大马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