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无花〈梦见黑暗中弄脏了自己的脸〉
Vs. 国见比吕〈公案〉

(“摆花阵”阵主无花每期邀一位海内外创作人,一同发表一首作品,并配上照片/插图/画作一件。)

〈梦见黑暗中弄脏了自己的脸〉:无花



醒来,打一盆水

用自己的倒影,净脸

从心出走

每一条独自蹓跶的归家路上

入口处栽种花草



半山搁下浮云

山顶释放一朵风

下山时劈开另一道无雨幽径

学习与昨日死去的那只小兽

今日再死一次

从心出走,一直往那堵墙碰撞

出不来也进不去

风阖眼掠过,那里

从来没有一堵墙

从心出走,在渡口等船

我摇橹于终站与起站

一条河千万种的流向

唯有桨,不会知道

从心出走。打破一杯水,一只牛成佛

再打破一杯水,另一只成魔

〈公案〉: 国见比吕

“正如我正在复诵的一部经书

可现在我的速度已慢了下来

字词与字词之间的距离变得无比遥远

顿挫在语句与语句之间霎时轻盈如羽

无尽的留白皆填满了段落与段落之间”

“你时时站在页复一页的留白里

偏执地想要衡量那顿挫与抑扬的缓急

欲丈量的刻度何以能换算成温度

以二十念换回一瞬一归何处?

仅仅为在初识蕴藏着万物的世间逗留片刻”

图:姚于玲

国见比吕简介半岛人。自年少,断断续续地写过一些诗。曾在某段困顿的岁月里,把《迷路的诗》当作个人的精神鸦片。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