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换位

“同一个人,过街时讨厌汽车,开车时却讨厌行人。”

——余光中《我的四个假想敌》



多少花开花落之后

我才学会,换位

看见时光在你白发上的作为

听见岁月直叩我心的责备

当大雨下成倾盆



我要如何理解街上

一个瑟缩的乞丐儿

即使你在我俩共伞的当下

伞沿飘洒着水花

是不是就无需说话

你的手握在我手中

就像当年年纪小

我蹦跳上学的路上

你欲放不放的牵挂

多少个花果飘零之后

我才读出你眼中的寂寞

听得见你心底的啰嗦

换了是我,谁愿意晓得结果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