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画上黄色安全线的人行道



走入热闹已经打烊的夜晚

有些酒馆还有人在有些熄了灯

海在我们并行的另一边

靠在堤上也听不到海浪的声音

想起不久前有人在这里



歇斯底里唱着加州酒店

吉他solo催醒摇滚的灵魂

对着一杯冰啤酒打拍子

那些轻狂的岁月到最后都没有喝完

走一条长路去买了起司蛋糕

两杯热咖啡安心地等着我们回来

夜太深,竟然找不到回去的门

才想起你的脚伤让我感到很自责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