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麻雀画了五十多年,朋友见我时总爱说我是“画鸟的鸟人”,我只好很无奈的一笑置之。



“鸟人”之称,“雀王”之称亦有,是好是坯,我都无言待之,总之将对方好意放在第一位即可。看到对方善的一面,对自己也是有所得。

一只站在由许许多多鸟堆成的立锥形上的顶尖处,仰头侧视,似乎在沉思着——我终于站在众人之上,唯我独尊。

世上多少英雄称王时,是牺牲了多少群众才能登上王位。做学问做艺术的,也是要累积了多少画稿文稿,读了多少的书才能站立高峯。

唯我独尊,不是我要的——但世上俗习,不知不觉中,在竞争,中,甚至不折手段的牺牲他人完成自己的“唯我独尊”。



反应